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52节

第52节

  他闭上了眼睛,窗外的阳光对他来说太刺眼,霍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的肤色很白,很快在阳光下泛起了淡淡的红痕,她拉起窗纱,将大部分的阳光挡在窗外,姜天然脸上的红痕褪了下去,但脸颊上的红晕却没有褪。
  “天然?”她叹了口气,苏释在外面的事仿佛变得不重要了,“生病了为什么不说?”
  姜天然微微动了下,仍然没有说话,她看见他嘴唇干裂的伤口,摇了摇头,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坐到沙发上把他扶起来,一口一口的喂他喝。
  他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全身热得发烫,毫无疑问是生病了,而且连话都说不出来。姜恶魔也会生病的事实让她很吃惊很担忧,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安心。
  他并没有从屋里消失,也不是妖怪变的,更没有不理她。
  他只是病了,没有在忧郁、也没有在自闭。
  也许那天晚上没有答应她一起去吃饭,只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她想到这些,身体里充满了温暖,三天的胡思乱想得到了答案,整颗心都能定下来了,他只是病了,没有失踪。
  喝了几口水,姜天然慢慢的能自己撑起身来,一旦稍微有了力气,他就不靠在她身上,坐到了另外一边去,“对不起。”
  “干嘛开口就说对不起?”她放下杯子瞪眼,“病了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过来?也不找罗叆?你不会自己一个人真的在这破沙发上躺了两天一夜吧?”
  他真是躺了两天一夜,一开始是因为眩晕在这上面睡了一晚,当第二天天亮他想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起不来了,并且连打个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但看着她那凶巴巴却鲜活明亮的眼睛,他含笑摇了摇头,“我的年假还没休完,昨天睡在沙发上可能感冒了吧。”
  “烧得好像很厉害,难受吗?”她跳起来,“我去给你烧点水,中午想吃什么?给你煮粥吧?”
  他什么都不想吃,但喜欢看她兴冲冲的笑脸,于是点了点头。
  她挽起了衣袖,进了厨房东翻西找,看有什么能弄成吃的,锅碗瓢盆叮当响个不停,他的微笑始终没有收敛,小星就是小星,连拿个东西也能如此热闹。
  “萝卜吃不吃?”她远远的在厨房那头喊,“萝卜汤喝一点吧?”
  “好。”他的微笑在放大,厨房里霍星还在自言自语,“没有肉啊!你家里怎么都只有鸡蛋没有肉的?反正我煮饭是很差劲的,凑合着就这么吃啦!只有鸡蛋和萝卜只好鸡蛋萝卜汤了,连我也没有喝过……”
  他听着这声音,这就是天堂,如果时间可以停滞,明天不再来临,永远留在永远,那有多好?
  阳光淡淡的透过窗纱,映在大理石花纹的地面上,他很累,也很温暖。
  “喂,你给我买了半缸米怎么你自己家的米就剩这么一点连煮两碗都不够啊,这是喂猫……不不,是喂老鼠的吧?”霍星拿着一把白米冲出来,“天然?”
  他倚在沙发上,似乎又睡着了。
  她慢慢的凑过头去,姜天然依然在沉睡,脸色显得分外的红晕,她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热得滚烫,而且全身的衣服都汗湿了一半。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病得很严重,能背着铅块跑过那种跑道的人,应该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死的吧?就算生个病,也是发点小烧,咳嗽两天就会好的那种小病,刚才她还在为了他生了个小病而偷偷的高兴。
  在照顾姜天然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发现姜恶魔有什么弱点或者缺点,世界上没有人能真的无所不能,他肯定有什么缺点她没有发现,否则怎么会总想不出把姜恶魔压得死死的办法?
  但他怎么又睡着了呢?怎么又不醒了?
  有一瞬间茫然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怎么会如此愚蠢,明明看着他进了屋子,明明知道他两天一夜没有出来,怎么会还以为只是一点小病?
  她怎么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出意外?怎么从来没有想过也许是很严重的病?
  “天然?能听到我说话吗?”她用力摇晃他的身体,他并不睁开眼睛,她开始发慌,怎么办?打120?对对对,打电话找救护车……她开始在姜天然身上乱翻,她出门没带手机的,一翻衣服,衬衫的纽扣被她扯开了,露出白皙的胸膛。
  她看见他胸口有一个深黑色的针眼,针眼的周围发红,蔓延了很大的一片,看见的时候她刚刚找到了手机,拨通120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看着那针眼。
  “喂?”120指挥中心的电话接通了。
  “……”她却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世界像是刹那模糊了,她瞬间回到了姜天然枪击苏释的那天——
  “碰”的一声枪响,苏释倒下,她看到了漫天的血雾。
  但在血雾之中,有一枚黑色的东西向窗外飞去,射中了……
  射中了姜天然胸口。
  那枚怪异的、苏释一直秘密保存在身上的黑刺!那枚她伸手去夺,苏释却几乎要把她掐死的那枚黑刺!
  天!她怎么会忘了怎么能忘了……怎么会彻底的……忘了?
  怎么会把姜天然认作杀人犯?
  那天的枪响,到底是谁杀了谁?到底是谁救了谁?
  四十八 秘密07(完结)
  “……”她却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世界像是刹那模糊了,她瞬间回到了姜天然枪击苏释的那天——
  “碰”的一声枪响,苏释倒下,她看到了漫天的血雾。
  但在血雾之中,有一枚黑色的东西向窗外飞去,射中了……
  射中了姜天然胸口。
  那枚怪异的、苏释一直秘密保存在身上的黑刺!那枚她伸手去夺,苏释却几乎要把她掐死的那枚黑刺!
  天!她怎么会忘了怎么能忘了……怎么会彻底的……忘了?
  怎么会把姜天然认作杀人犯?
  那天的枪响,到底是谁杀了谁?到底是谁救了谁?
  120的电话还在继续,她挂断了电话,那枚黑刺如果是能轻易治好的,这个针眼就不会至今还在,姜天然就不会昏迷不醒了。
  回过头来,她看着大门外吹入的风,把姜天然横抱起来,冲了出去。
  门外空空荡荡,刚才还站在她楼下的瘦小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苏释——”她开始大吼大叫,“苏释——苏释苏释苏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