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53节

第53节

  苏释没有出现,姜天然却惊醒了,抬起头来,看到霍星满眼的泪水,他情不自禁的柔声问,“怎么了?”
  她低下头看他,跌坐在他花园的地上,眼泪掉在他脸上,“没有……”
  他伸手擦掉她的眼泪,她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却甩不掉眼泪。
  “哭什么?”
  “你干嘛要这么好?”她边哭边擦眼泪,“你干嘛要这么好……我很笨,我冤枉你杀人,我欺负你……我又不知道你生病,呜呜呜呜……看到了你生病也不知道很严重,我笨得要命,你干嘛要这么好……”
  他头晕得很,神志却还很清醒,唇齿一动,本来想说只是因为是朋友。
  但她的眼泪一点一点的滴落在身上,那温暖的、冰凉的温度,那带着她的气息,一点一滴……一点一点的打乱了他的心跳。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情绪在澎湃涌动,他渐渐有些控制不住,她就在眼前她在为自己而哭,她在后悔她在伤心,而他……也许就快要死了,怎么……能真的……真的什么都不曾留下,就这样死去?
  她……她正在哭……
  而他是一向舍不得她哭的。
  一个快要死去的人,要能认真地说爱你,需要多少的勇气?
  “是苏释用针刺你所以你才生病的对不对?”她还在哭,“都是我不好,我没抓住他的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老是记着你开枪打了他,但我一点也没有记住他也伤了你,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开枪是为了救他,我老是冤枉你……所以你后来讨厌我了,生病了也不给我说,辞职了也不给我说,什么事都不给我说……连米缸没米了也不给我说……”
  他几乎就要笑了,心里有一根弦在这个时候崩断,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没有讨厌你。”
  “那生病了为什么不说?”她立刻瞪眼,“为什么不和我吃饭?”
  他有些张口结舌,也许是他平生第一次被问得张口结舌。
  她看着他微愣的样子,眼泪还没干就笑了出来,“哈哈,你发呆的样子很笨,姜呆呆,姜笨笨。”
  他微笑了,笑得温顺柔和,只要她开心,叫他什么他都无所谓,“小星,”他很认真的说,“我快要死了。”
  霍星脸上的笑突然僵硬,她还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听他微笑着继续说,“我快要死了,但是我很爱你,很想看见你笑,不想看见你哭……怎么办?”
  她眼眶里还没干的眼泪滴落在他干裂的嘴唇上,她低头用力的亲住他,咬着他柔软的嘴唇,把他咬到流血,舌尖上尝到那甜甜的味道,然后说“我活着,你就活着。”
  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我亲人亲得很烂是不是?”她苦笑,“我从来没有被人亲过,就算我那么爱苏释……可是我爱得太累了,一点也没觉得开心,不管是他说喜欢我还是他拉着我的手,我都没觉得高兴。他去见理佳,去为了理佳哭去跪理佳去保证会永远爱她,我无话可说,只想和你去吃饭,可是你不肯和我去。”她把头埋在他怀里哭,“你走了我在路口等啊等啊,我总以为你还会回来的,可是你都不回来……”
  他心疼了,他知道她会失望,却不知道她会等,“我……”
  “你怕你死了我会伤心,所以不敢说对不对?”她咬了他胸口的衬衫,狠狠地咬着,“我这么倒霉,你要是走了、不理我了、死了,我以后再倒霉、变得更倒霉更倒霉的时候,谁来救我?谁来帮我?我不要没有你。”她吸着鼻子,“没有你我都找不到地方哭,不管我怎么哭别人都不理我。”
  “别哭。”他不知不觉的给她擦眼泪,“我喜欢看你笑。”
  “呵呵呵~~~”她露出个假笑,龇牙咧嘴的。
  “我很爱你,不管我活着还是死了,我都会心疼你,都会保护你。”他柔声说,“要是我死了,你再倒霉的时候,记着还有我是会心疼的。”
  “是苏释那根刺害你的吗?”她低声问,眼里已经有了熊熊的怒火。
  他摇了摇头,“不是。”
  “骗人!你干嘛不承认?”她怒目瞪着他,“明明就是,你当老娘是白痴么?”
  他又笑了,却还是摇头。
  花园之中,房屋的角落里,有个人一直无声无息的看着霍星和姜天然。
  刚才霍星大叫“苏释——”
  他没有回答。
  霍星和姜天然相拥着说话,他也没有动,只在她说到“他去见理佳,去为了理佳哭去跪理佳去保证会永远爱她,我无话可说”的时候微微震动了一下。
  现在姜天然拒不承认是他的黑刺伤害了他,导致不可挽回的局面。
  苏释脸色苍白,眼珠子犹如染墨一样黑,带着不可名状的一抹幽蓝,说不出的通透妖异。
  “你干嘛不承认?你怕你死了我会恨他吗?我会恨他——就算你不承认我也会——”
  他听着霍星的声音,身子又在发抖,他不在乎这世界当他是妖物,但他怕听到霍星的声音,听到她大喊大叫会恨他的时候,仿佛支撑他整个灵魂的柱子就在逐块崩溃一样,让他怕得发抖。
  “他没有错。”姜天然柔声说,“我伤害了他,他当然不会就此认命,苏释是一头美丽的猛兽,他那么耀眼,如果他会放过伤害他的人,他就不是苏释了。”
  “他只是……”她凄然了,“他只是不甘心被你杀死。”
  姜天然点了头,“不要恨他。”
  “我一定会救你的。”她亲了亲他的脸颊,“就算找不到苏释,我会像苏释爱理佳那样拼命,一定会找到救你办法。”她把他抱了起来,“我们去找罗叆,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姜天然微笑,胸口已经很闷,心跳的是快是慢他已经分不清楚,霍星抱着他奔跑的时候那震动让他想吐,但心里却是温暖平静的。
  痛苦是痛苦的,却也是幸福的,他不畏惧什么,温暖得连死亡都很温柔。
  霍星抱着姜天然向放在屋后的车跑去,突然看见那辆车已经发动了,她蓦地的一呆。车门被打开了,开车的人个子很小,语气冷淡,“快上车!”
  她想也没想抱着姜天然上了车,苏释猛踩油门,凯美瑞很快冲了出去,直奔X部门。
  “你——”她低声问。
  他不说话,一句话都不说。
  一路超速到了X部门,罗叆立刻把姜天然推进了急救室,苏释把一个小盒子交到了罗叆手上。
  她跟到急救室门口,苏释交了那盒子之后掉头就走,她一把把他拉住。
  “喂?”她说,“那是什么?”
  他抬起手来,更加用力的甩开她的手,“药!”
  她差点被他摔到墙上去,踉跄站好瞪眼看着他,半晌问,“为什么……你突然肯救他?”
  苏释凶狠的瞪回去,突然再一次把她推开,砰的一声她真的撞到墙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苏释一个人向外走去。
  他的背影那么小,影子拖得很长。
  仿佛很孤寂,却走得坚定不移。
  她久久的看着苏释离开的背影,她从不善解人意,但这次苏释把她甩开,她没再感觉到伤心或者委屈。
  那是不一样的,他那么用力那么坚决,坚定得就如那年在圃元县,无论生存、疾病、死亡他都要留下等待理佳一样。
  有些什么东西变了,不再一样了,她不再伤心,却感到了惆怅。
  几个小时后,罗叆走了出来。
  她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姜天然已经没事了,因为罗叆很沮丧,距离把姜天然放在解剖台上解剖的梦想又遥远了。
  “他怎么样了?”她笑了,从心底是一种通透的欢喜。
  “活过来了。”罗叆耸耸肩,“但他始终是不会长命的。”
  “我不怕,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他长命百岁的。”她笑靥如花,“你说世界上都有像天然像苏释像你这样的怪人了,一定有人有办法能让他长命百岁的。”
  “怪……怪人?”
  阳光温暖和煦。
  苏释走在大街上。
  人来人往,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这个漂亮的人,他是如此美丽,像个正在拍摄mv的模特,很多人东张西望,看着有没有摄像机。
  苏释顶着风在街上走着,围绕着他议论纷纷的人群他都没看在眼里。
  他知道姜天然会好起来,急救应该已经结束了。
  他想着姜天然会拥着她,她会抱着姜天然,想着她说“他去见理佳,去为了理佳哭去跪理佳去保证会永远爱她,我无话可说……”
  想着、想着……迎面的风吹来,他往前走,五指捂脸,已是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