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51节

第51节

  第二天白天也没有开出来。
  第二天夜里也没有开出来。
  第三天……
  他难道不用上班了?
  放假了?
  辞职了?
  自闭了?
  她没接到任务,于是天天用望远镜对姜天然家进行偷窥,但他家门窗紧闭,这次居然连窗帘都不开,于是根本看不到屋内的情况。她很郁闷,根据她三天的观察加偷窥,姜天然确确实实没有出门,难道他已经修炼成仙,连饭也不用吃了?而且连续三天不开窗户他不闷吗?
  她越想越想不通,难道他那屋子里还有地道,直接通向农场外?还是他在减肥?或者姜天然是个素食主义者,半夜趁她看到累了打盹的时候起来在农田里偷菜吃?
  或者他的冰箱里储存有能让他吃上一个星期的食物?不可能吧?她凭直觉认为姜天然应该是环保和健康食品主义者,不会喜欢吃储藏很久的食物。
  难道他绝食了?
  她趴在阳台上,浑然不觉她自己也几乎三天没好好睡过一觉,都在全心全意的研究住在对面的人为什么不出来?
  有个人影从遥远的地方下了公交车,慢慢的向她这栋小小的农家院子走来。霍星专心致志的拿着望远镜看姜天然的房子,完全没有留心马路那边有谁走了过来。
  走过来的是一个个子不高,非常瘦弱的人,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和牛仔裤,从背影看也看不出是男是女。侧面的脸颊线条秀丽,偶尔在日光下侧了个脸,那脸颊和嘴唇漂亮柔润得令人嫉妒。
  他当然是苏释。
  霍星通过望远镜看了半天,这次她集中注意力专门观察姜天然的烟囱,但期待了半天里头依然半点烟丝都没有飘出来,更不用说炊烟了。眼角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一晃,她放下望远镜东张西望了一阵,什么也没看到,于是又端起望远镜全神贯注的看姜天然的烟囱。
  苏释在她发现他之前,一下闪到了她视线的死角,退到日光的阴影里。
  她看不到他,他却看着她。
  他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干什么,只是理佳死了,他去跳了湖,然而并没有淹死。他有想过放一把大火把理佳和自己一起烧了,理佳已经死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追求什么、期待什么、幻想什么……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去灵堂放火,而是默默看着理佳的遗体被她的家人运走了。
  但是他太痛苦了,那一张张图画的回忆、那天穿着紫纱握着白玫瑰宛如公主的理佳亲口告诉他她是个抢劫犯、她突然死去被烧成了灰……这发生的种种都纠缠在他脑海里,让他喘不过气来。
  于是就找到了这里,本能告诉他靠近霍星就能松弛,说不定就能解脱,也许抱着她或者被她抱着他就能接受这些发生的种种而不恐惧自己又失去了什么。
  抱着她或者被她抱着的时候,他不会感到自己一无所有。
  但……
  但他找到了这里,看见她拿着望远镜望着别人的房子。
  对面是姜天然的房子。
  苏释站在房屋的阴影里,开始隐隐约约察觉……在他狂热的去见理佳的时候,在他疯狂的说爱理佳的时候,有些什么东西已经……
  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四十七 秘密06
  霍星当然不会知道苏释躲在她楼下看她,她已经把姜天然那别墅的各种细节研究了个遍,越想越是奇怪,无论从哪个细节来看,屋里都不像有人走动,难道姜天然是妖怪变的,走进屋里就消失不见了?
  一定有问题!
  她一向是个行动派,想到一定有问题的时候,立刻去换了身衣服穿好了鞋,然后蹬蹬蹬冲下了楼。
  苏释在屋后的角落里躲得很技巧,她根本没有看到他,径直穿过农田向对面的别墅跑去。
  他等她跑远了些,才缓缓的走了出来,不料她跑到一半,不知道出于什么感应,突然回过头来,一下子看到了苏释就站在自己的屋檐下。
  她绊了一下差点摔倒,苏释心头碰的一跳,他第一次觉得她是有些可爱的,但她对着他瞪大眼睛看了半天,却并没有跑过来,反而掉头对着姜天然那屋子的方向继续跑去。
  他本来几乎是要微笑了,在她回头的那一瞬间他想让她紧紧的拥抱,想对她说很多很多话,甚至对自己之前那样对她有些后悔。
  他准备好了说“抱我”,并且想保证以后他绝对不会把她推开。
  她却并没有向着他奔来,也没有对他露出笑容,就这么越跑越远了。
  一点点的笑意冻结在心里,他仿佛坠入了无边的地狱,突然之间从骨子里都寒了起来。
  一只野猫好奇的从农田里探头出来,抬高鼻子嗅着他的气息,也许猫也能观察到眼前的人类是美丽而特别的,它慢慢的走过来,在苏释脚上磨蹭它的皮毛。
  他弯下腰把猫抱起来,轻轻抚摸着它柔软的毛发,那只猫很温顺,在太阳底下眯着眼让他抚摸着,仿佛很惬意。
  “喵呜~~~~”它对着他细细的叫了一声。
  苏释紧紧抱着猫,全身都在强烈的颤抖。
  农场的另一头。
  霍星狂奔到姜天然家门口,碰碰碰的敲门,“开门开门!喂喂喂!姜恶魔!喂!我看到苏释了!你在里面吗?我看到苏——”她发现门反锁着,趴在窗缝里一看,屋里空空荡荡的仿佛根本没人。
  这是见鬼了还是真的有地道?她心里一急,抬起脚踹门进去,不结实的门锁一下崩坏,她闯进门去,屋里的空气浑浊,真的是好多天没有开窗户了。
  姜天然呢?
  她蓦然回身,只见他静静地躺在沙发椅上,阖着眼睛,仿佛睡得十分安详。
  “喂?”她探了探头,“天然?”
  姜天然微微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霍星皱着眉头向他走去,“你在干什么?睡觉吗?现在很晚了应该吃饭了。”
  他躺在沙发上对着她微笑,却并不说话。她慢慢的走到沙发前,姜天然并没有动,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保持着那温和的微笑,突然她退后几步拉开了窗帘,阳光一下子照在姜天然身上,微风吹进房间,将浑浊的空气涤荡干净,一切在阳光下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