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小乌鸡精

第七百七十五章 小乌鸡精

    这个人是梅倌镇老镇长!

    他直挺挺的躺在那儿,双手箕张,手臂往前伸直了,似乎要夺什么东西一般。一看这种情况,我忽然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通天灯芯草。

    符火瞬间熄灭,但老镇长的死相却深深印在了脑子里。他脸色发灰,模样跟植物人大战僵尸里的僵尸一个模样,眼珠瞪的很大,嘴巴张开着,身上看不到有伤口和血迹。看样子是多数是鬼下的手,要不就是中毒。

    曾跟老镇长相处过几日,觉得他这个人还算不错。现在看到他的尸体,心里满不是滋味。他怎么会跑到河南,被困在迷踪阵里给杀死了呢?陡然间心底冒起一股凉气,这真是印证了在路上的想法,敌人要的是三大禁忌,恐怕老镇长手里的通天灯芯草已经给夺走了。

    想到这儿,心里又升起一股巨大担忧,不知道小五小六他们怎么样了?还有魏子陵和小雪,他们会不会出事?

    “习风,我看这儿的主人,是冲着三大禁忌来的。”曲陌小声跟我说。

    我嗯了一声,一时心乱如麻,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回家看看。现在对死耗子都不放心,这老不死的总是睡懒觉,上次小雪失踪就是一个例子。虽然不怪它,可总有疏于防范的时候。

    当下走到跟前,弯腰在老镇长身上摸了摸,隔着衣服感觉到他冰冷僵硬的肌肤,让我不由打个寒噤。还好,他出门带着家伙呢,口袋里有不少咒符,还有香烛以及一个罗盘。然后摸遍了他的全身,果然没有通天灯芯草。

    我心怀伤感的叹口气,伸手的把老镇长眼睛闭上,咬破手指,挤出几滴血落在地上。等了片刻,觉得血已经侵入泥土,站起身跟曲陌说:“闭上眼跟着我往前走。”

    曲陌“哦”了一声,我们俩都闭上眼,往前摸索前行。这屋子刚才看着不大,现在往前走了大概几分钟,居然都没撞到墙,看来是走出去了。于是睁开眼,草他二大爷,没出去,好像到了下一个房间,眼前又变得漆黑一团。

    我们没从这个门原路返回,那就不知道这个房间是什么位置了。对,不是拿着罗盘吗?我拍了一下脑袋,拿出罗盘,烧了一张符,趁瞬间亮光之际,看清罗盘上定位,这还是在中五,压根没走出去。

    “我们到哪儿了?”曲陌探头罗盘上去看,结果这时符火熄灭。

    “还在原地……”刚说到这儿,蓦地发觉前面不远处亮起一团光芒,这让我心头突地一跳,跟在镇上饭馆看到的那种幻觉一模一样!

    光芒越来越盛,其中果然有只乌鸡蛋,通体不满龟裂的裂纹,正在慢慢打开。这种情形,跟我当时如同梦境般的感觉大不相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你说的孵卵就是这里?”曲陌惊讶的问。

    我点点头:“一会儿就会孵出一颗美女头。”

    “咔嚓咔嚓”蛋壳在光芒中,发出一连串碎裂声,慢慢从中打开,探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我心头一阵紧张,这跟我当时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样,简直是重播!

    “那是一只小鸡啊,你怎么会看成美女?”曲陌噗的笑了。

    我没说话,而是紧紧盯着这颗小脑袋,在看着它如何变化。陡然间,小脑袋一抬,就变成了美女脸,我靠,根本没有任何过渡过程。

    曲陌轻咦一声,我心说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美女笑容一如初时那般迷人,你说她的长相也不是特别好看,白嫩的俏脸就是生的特别有韵味。尤其那双黑漆漆的眸子,仿佛水波一样在婉转流动,散发出无限的诱人意味。看上一眼,心头会不由自主的砰砰乱跳。

    “你终于来了,这里很安全,上天和地府都不会看到。”她甜甜一笑,差点没把我的三魂七魄全都勾走。她的声音也特别柔媚,都媚到了骨子里。

    心里忽然有种要走过去把这张俏脸捧起来亲吻的冲动,正要抬脚的时候,从魅宝上传来的丝丝凉意,将这股冲动给化解的干干净净。我一拍脑门,差点给控制了心神。你说论漂亮她比不上沈冰,论温柔不如麻云溪,论秀气不如曲陌,就是这种魅惑功夫能跟春花一较高下。汗,也就是这种魅惑才让哥们差点翻船的。

    此刻灵台一阵清明,马上猜到很可能是一只未孵出蛋壳的小乌鸡精!

    我冷笑一下,拿出一束香,从中抽出三根夹在指诀间,手腕一转口上念道:“天上地下,大力天丁。辅助吾法,扫荡妖氛。秽气速灭,汤涤妖氛。坛场速净,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三根香蓦地燃着,火光闪现之际,四周空气瞬间变得纯净了很多。这纯属一种感觉,黑暗虽然依旧,但却没了那种厚重压抑之感。

    蛋壳中的美女脸唰的脸色大变,苍白苍白,继而又变得惨绿惨绿,一对眼珠猛地暴突而出,灰蒙蒙的跟死鱼眼珠子一样恐怖。脸皮逐渐剥落,就跟墙壁上剥落的白灰,纷纷掉落,露出毛茸茸的黑毛,然后是尖尖的嘴巴。

    靠,就是一只小乌鸡!

    现形就好,说明还惧怕道家法术,于是又抽出三根香,往前走去,哥们要趁热打铁把它收了。

    结果被曲陌一把拉住,小声跟我说:“不要过去,前面是个幻境,净坛咒驱除不了这种妖氛。说不定前面是个悬崖,正等着你掉下去。”

    听了这话我心头一凛,曲陌既然这么说,肯定是灵狐发出了警告。要说妖魔还是她比较内行,我急忙收住脚。

    “哼……”

    小乌鸡重重一声冷哼,前面那团光亮突然消失,它也跟着隐入黑暗里。

    我竖起中指,鄙视这个小妖精,还没过招呢,这就吓跑了?才要开口讽刺两句,这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几声儿哭。顿时心头一震,不会是小五小六他们吧?我最怕的就是他们被偷走,所以一听到小孩的哭声,尤其不是一个孩子发出来的,首先会想到这种结果。

    不行,我得去看清楚了,不然放心不下。跟曲陌打声招呼,顺着声音方向跑过去。跑了有十几步,冷不防脚下一绊,整个人失去重心,一个跟头往地下栽去。慌忙伸手在地上一撑,身体又倒飞而回,稳稳落在地上。

    一双手臂突然从后面环抱在我腰上,感觉特别温柔旖旎,心头突突跳个不止,心说不会是曲陌吧?

    “曲陌,你……”

    “怎么了?”曲陌声音在远远一边响起。

    我不由吃了一惊,草,不是曲陌,哪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