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可怕的东西

第七百七十六章 可怕的东西

    刚才只顾想美事了,没注意这双手臂冰冷冰冷,哪是人手啊,草他二大爷,竟然被鬼吃了豆腐!

    手上这时还捏着三根香,马上念咒语,香火燃着同时,那双手臂倏然离开。来的突然,走的也挺麻利,让我原地转了几个圈子,烧着两张符都没看到任何异常。尽管没开阴阳眼,可是凭着感觉,附近应该没死鬼。

    曲陌此刻跑过来急问:“刚才你……你是不是……”说到这儿停住,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启齿。

    “怎么了?”我问。

    “刚才好奇怪,有人突然抱住我。”曲陌带有羞涩的口吻说。

    呃,跟我一样遭遇,谁这么色胆包天,敢去抱她?我急忙问:“你没抓住它?”

    “我以为……以为是你,没敢动弹。”

    傻丫头,我要抱你会趁这会儿吗?再说哥们是什么人,正人君子一个,怎么会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举动。其实我挺羡慕那那个家伙的,怎么这种好事没轮上我。就像神雕侠侣中尹志平奸污了小龙女,大家痛恨他的同时,都是特别羡慕他…

    咳咳,扯远了。

    我拿出整束香,念了火灵咒,不管你是什么邪祟,烧不死你也得烧掉一层皮。通天火光往前冲出,眼前一阵耀眼明亮。我勒个去的,这是啥地方啊,居然广阔的看不到边际,火光撕裂了大概有上百米的远的黑幕,也没看到任何东西,四周仍旧是无穷的黑暗。

    火光很快熄灭,我又转身冲左边烧了一把火,也是如此,仿佛我们不在五行中,到了三界外了?在火光隐没之际,猛地一张极为诡异的脸孔在眼前一晃即逝,吓得我心头一跳,再烧着火的时候,那张脸不见了。

    我心底有些发毛,问曲陌刚才看到那张脸了没有?曲陌说见到了,只不过闪的太快,只感觉说不出的恐怖,跟我一样,都没来得及看清什么模样。没看清样子都让见惯死鬼的我们感到可怖,想想就觉得是一件恐怖事情!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一股阴冷的小风从身边骤然拂过,我神经不由一阵绷紧,张口就要念咒语,谁知一只冰凉彻骨的小手封住了我的嘴巴。这一惊非同小可,已经接连两次被这东西接触身体,它要下手杀死我,还不是举手之劳?

    太可怕了,至今遇到的邪祟当中,没有比它更可怕的了!

    我急忙往后仰头,迅速念出火灵咒,不料咒语刚刚念完,香竟然脱手,我勒个去,当你面临生死关头,开枪发现没子弹了,是不是想撞墙?

    就在这时,听到了曲陌变身的声音,紧跟着灵狐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嗖地一股劲风从我身边窜过,应该是去追那只邪祟了。

    可惜老镇长就带了一束香,剩下的就是黄符,不过还有两支短小的蜡烛。拿出一根,用黄符点燃,眼前明明灭灭的闪烁着迷蒙的光亮。看不见曲陌踪影,四周出奇的寂静,唯有隐隐听到孩子的哭叫声。

    我深吸了口气,又顺着哭声往前走,心想这只邪祟不会是小乌鸡精吧?感觉不像,要是真有这本事,刚才我的咒语,不会让它现形。

    “呼”一阵轻微的冷风,把蜡烛吹灭了,顿时我脊梁骨起了层鸡皮疙瘩。邪祟回来了,那曲陌呢?

    赶紧又拿出一张黄符念咒生火,结果刚点上蜡烛,又被吹灭,草他二大爷的,它这是要玩死我。可惜没铜钱,让我束手束脚,哪怕有桃木剑,这死东西也不可能这么随意的接近我。

    连点几下蜡烛都被吹灭后,我也就死心了,还是留几张黄符防身的好。看眼下情况,这死东西并不是要马上杀死我,跟猫玩老鼠一样在戏弄哥们。我一咬牙,心想你随便吧,大不了让你qb我,哼!

    哥们这不是没脾气了嘛,只能随它蹂躏。

    于是就摸黑往前继续走,忽然那只小手又摸到我腰上,跟水蛇一样滑腻柔弱。尽管冰冷刺骨,可是竟然感觉挺舒服。摸吧,反正又不用花钱,我是男的又不吃亏。谁知小手顺着腰围转到小腹上,慢慢的滑进皮带里,进了裤裆。

    我顿时心头一颤,这玩意可不能胡来,谁知道有没恶意,万一把命根子给废了,这辈子可就成太监了。急忙随便摸出一张符,念着咒语贴在裤裆上。你说真是倒霉催的,拿出的符是驱邪符,刚好念的是驱邪咒,符竟然烧着了!

    那只小手哧溜抽回去,裤裆同时也烧了起来,吓得我跳着脚赶忙扑打灭火。草,自己对自己下手够狠的,火虽然灭了,我这痛的捂着裤裆直不起腰。

    正在这时,那只小手竟然伸进口袋里,让我吃了一惊。原来这玩意并不是贪图哥们裤裆里的玩意,而是冲着魅宝来的。偏巧黄符在左边口袋,让它的手长驱直入,没收到任何阻碍。我这时空手想要摁住它的爪子,那也做不到。

    在我掏出符的时候,魅宝被拿走了,在幽黑之中发着红光向前漂浮。我才要念咒语,借着这股红光发现符竟然是解带咒符,靠,老镇长这出远门带这玩意干嘛,老不正经的。

    眼看着魅宝往前轻飘飘的走远,似乎那死东西有意在戏耍我,故意走的很慢让我来追。我心里沉不住气了,摸摸鼻子,心想这应该是只女鬼,老子就算夺不回魅宝,总得给它点颜色瞧瞧。

    又掏出一张符,咬破手指,黑暗里在符背面写了六甲神位。把衬衣脱了搭在手上,念了七遍解带咒。

    解带符呼地烧起来,前面立马发出“嗷”一声尖叫,魅宝跟着吧嗒落地。哈哈,这死东西衣服被脱掉了,听声音挺尖细,一定是个女鬼,就是不知道长相咋样。可惜它隐着身,衣服落地也看不到春光。

    我趁此时机迅速冲上前,弯腰把魅宝抄在手中,捏个法诀,又开始念解带咒。这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意在把它吓跑。果然听到它气愤的哼了声,一阵凉风吹过,继而四周安静下来,孩子的哭声也听不到了。

    这死东西好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