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四章 迷踪阵

第七百七十四章 迷踪阵

    我一把捏住他正在掐指的手腕,冷哼道:“别装神弄鬼的,我知道你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快带我去!我都被鬼差追的满世界跑,不怕杀个人被警察追,你要不要试试?”

    庞富荣那挺得住我这铁钳一样的手指,顿时痛的冷汗淋漓,点头如捣蒜的说:“我这就带你去,快放手,啊……”

    我放开手一看,自己都不忍心了,把手腕上给掐了一圈的淤青。

    这小子乖乖领着我们出镇,往南进了一座荒山。我们跟在他后面,曲陌小声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饭馆发生的诡异情形跟她说了,最后怀疑这颗乌鸡蛋是真的有毒,不过不是致命毒药,而是控制灵魂的毒咒!

    曲陌带有埋怨口气跟我说:“早提醒你不要吃……”

    我笑着在她耳边说:“其实我早看出乌鸡蛋有问题,只不过将计就计,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我遭到天谴的事,总觉得是他已经知道我捕获往生鱼的秘密,故意诱我犯罪。我想借此机会,把这个阴谋解开。”

    “可是你被控制魂魄,那不是很危险吗?”

    “不怕,我这么做也是在做实验,果然魅宝有压制这种东西的能力。”

    我在走出饭馆的时候,就伸手在口袋里把包裹魅宝的黄符扯开,那股子阴柔的凉意钻入体中,发觉整个人又恢复了正常,走路也不是八字了。虽然这乌鸡蛋害人,但也真如庞富荣所说,让我换了神形,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还没遇到什么灾祸。

    庞富荣带着我们曲曲折折的走进一个隐秘的山谷内,我在后面冷眼看着,这么偏僻的地方,他看上去非常熟悉,并且等在这个镇上引我上当,如果不是早有预谋,我这习字那就倒着写。可是沿着这条线往深里想,顿时吃了一惊,鬼差把我们拦在这里,难道就是为了配合这小子吗?

    这个可能xing不大,毕竟像张寒雪那样的主儿,世上恐怕只有一个,行政长官不会容许再有第二个的。也许是种巧合,亦或是我遭受天谴的一个重要步骤。

    他为什么要控制我的魂魄呢?这一路上,对于这个问题翻来覆去的想,最终觉得,应该与三大禁忌有关。邪派术人一直在不遗余力的要得到这三样东西,于是我就成了他们垂涎欲滴的一枚钥匙。

    山谷中长满了荒草,一眼望过去,相当凄凉。在几棵大树围绕中,有一间木屋出现在视线内。怎么总是荒山木屋这种桥段,草他二大爷的,就不能换个剧情?老子都反胃了。

    庞富荣远远站住脚,指着木屋说:“你要找的孵卵地方就是那间木屋,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你觉得我会同意吗?”我冷笑道。

    庞富荣立马耷拉下脑袋,跟斗败了公鸡一样,乖乖往前走了。曲陌一声不响的跟着,双眉紧锁,我心说她这就不如沈冰了,要是沈冰遇到这种情形,肯定会落井下石,狠狠讥刺庞富荣几句,让我也开开心。

    来到木屋前,庞富荣显得很紧张,两只眼珠瞪得大大的,指指紧闭的木门说:“里面没人,我们直接进去吧。”

    “不直接进,还有间接的办法啊?”我没好气说。

    庞富荣苦着脸推开门进去了,我跟曲陌对望一眼,彼此发送一个小心的眼神,一齐踏进屋子里。

    进到里面结果让我们大感意外,这哪是屋子啊,就是一道木墙竖在这儿,中间还开了扇门,真让人以为是个木屋。不过庞富荣不见了,并且从这儿往四周看过去,不是山谷情景,倒像是在一座山峰上。对,前面就是悬崖,我勒个去,怎么会这样。

    我跟曲陌面面相觑的走到崖边往下一看,草,山谷在下面,还有个木屋,庞富荣正急匆匆的从木屋里跑出来,我们中招了!

    “追!”我咬牙切齿的叫了声,掉头跑出这扇门,忽地眼前一黑,这次好像进了一间屋子。

    “习风,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陷进了邪阵。”曲陌在黑暗中说,却看不到她一丝影子。

    “嗯,应该是迷踪阵一类邪术。”我说着回头看一眼,得,屋门不知道是关上了,还是消失了,反正是看不到一丝光亮。

    “迷踪阵是怎么回事?”曲陌问。

    我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离开这里,一边跟她解释,在大无量术中,有一种在山中让人迷失的邪术,叫做迷踪阵。由于不是鬼术,所以不管是白昼还是黑夜,都会生效。但不管什么邪术,总不会离开阴阳八卦、奇门遁甲等术数,其中还保罗有洛书河图,是邪术中比较繁复的一种,我只是简单看过一次,并没往深里研究。

    闭目想了想,这种邪术应该以九宫图布成。九宫在奇门遁甲中代表地,为奇门遁甲之基,是不动的,奇门遁甲分为天、地、人、神四盘,四盘之中唯有地盘是不动,为坐山。九宫再按洛书图解,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九宫格。

    我们进来时,是从履一位进来的,出来时是在肩二位,回来时,却进左三。九宫是按照顺序循环的,要想出去,只能转上一圈,最后从戴九回履一。说到这儿,问题又出来了,要说这种阵法,困一个无知的普通人是绝对没问题,因为这个人根本走不完九个方位,恐怕就吓死了。而对于了解九宫术数的行里人,不算什么秘密。

    可是庞富荣带我来这里,他怎么会不知道我深解其中三昧?这么说,这个迷踪阵不会是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戴九可能回不到履一。就算回到履一,也可能把生门移位,让九宫之术无限循环下去,我们就在这里兜圈子吧,直到兜死为止。

    大无量术中说迷踪阵只有一种解法,就是进中五位,用自身鲜血滴入土下,然后闭上眼睛一直朝前走,就会走出去。可这里四面有墙阻挡,恐怕闭着眼会撞墙吧?不管是不是有用,先进了中五再说。

    接下来回头找到门推开,里面依旧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这可能是肩四位,然后回头就是中五了。我扯住曲陌衣袖,走进去又掉头回来,结果门是关着的,让我一头撞在上面,脑门上起了一个大包!

    草他二大爷,玩人不带这么干的。

    门“吱呀呀”的被我脑袋给撞开,向内缓缓开启。漆黑之中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像月光匝地般,能够模糊看到一些状况。我心头一凛,很有那股看到破壳鸡蛋时的情形,我这就要见到那个美女了么?

    随着门扇完全打开,冷不防一条黑影出现在面前,又接着迅速倒地,发出一声“咕咚”大响,吓我们一大跳。在灰蒙蒙犹如地府一样的环境里,这条黑影横躺地面上,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让我心头猛地收紧!

    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念了咒语,黄符燃着的一瞬间,我们看清了这人形貌。不由大吃一惊,连曲陌都惊异的发出一声呼叫。

    是个死人!

    但我们都认识,绝不会想到他会死,并且死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