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乌卵换形

第七百七十二章 乌卵换形

    曲陌身上有令狐撑着,虽然飞奔一夜,却丝毫不显疲态。我也受到魅宝补充能量,非但不累,反而感到全身精力饱满。

    这座荒山我们也不知道是啥地方,走出去之后才知道是在河南,前面就是三门峡市,距离西安只有两百多公里了。这儿接连豫西大峡谷,出了山不远处是贯口镇。我们满身泥污,于是就在道上拦了辆货车,去往贯口镇,买两身衣服换上。

    谁知我忘了自己是灾星,这辆大货车刚开不久,就方向失灵,在路上横冲直撞,刹车也不管用了。

    我勒个去,除了跳车还有更好的选择吗?好在跳车后,司机也没什么大伤,我们很不好意思,想赔他点钱,无奈身上只带了几百块现金,给了他衣服就买不成了。司机不知道内情,还一个劲的跟我们道歉,问我们吓着了没。

    我们也就昧着良心丢下司机,步行去了贯口镇。在镇上买了衣服换上,把脏衣服丢在角落里,心里琢磨着,就凭我目前的情况,坐车肯定不行,让曲陌带着我飞来飞去,那太惹眼了,指不定会被当成外星人,调来大炮战机就惨了。

    无奈下,买了几个包子,一边吃一边往前步行,只能等天黑。走在大街上时,发现街边围了一伙人,透过人群缝隙看见有个人蹲在里面在摆算命地摊。这种生意在县城以下地区,那是很多见的,并不稀奇。可是算命先生就稀奇了,因为这人是在尚城镇被我吓跑的那个!

    我急忙扯住曲陌,悄悄走到人群跟前,绕到这家伙后面,让他看不到我。看着一个个兴奋异常的群众,我心里感到极度纳闷,这小子太神秘了。我们家距离这儿少说也有五百多公里,一个算命先生,怎么会跑这么远来做生意?

    就算到哪里都有钱赚,可也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天内,跑这么远吧?尤其是我到的地方,他怎么会出现,难道仅仅是巧合?

    曲陌没沈冰那么鲁莽,她看出我对这人有疑虑,所以只站在一旁静静观看,并不开口。

    我正在想的出神,猛地听到众人中爆发一阵惊呼,紧跟着曲陌拉我一把,一件沉重的的东西擦着我身边砸落下来。正好砸在算命先生屁股后头,吓得他抱头拱在摊位上,撅着屁股,让我很有一种踢上一脚的冲动。

    人群呼啦散开,都远远躲到了街对面。我现在才看清,落下来的是一块大青石,足有五六十斤重,要不是曲陌出手拉我及时,肯定被这玩意把脑袋砸进肚子里。我和曲陌抬头瞅着上面,老天也太能整了吧,居然天上下石头,你怎么不下金条呢?

    一看才知道,这是两层小楼,石头可能从楼顶上掉下来的。正好主人从里面慌忙跑出来,跟我们解释,小孩子上楼顶去玩耍,不小心把压卫星天线的石头给推了下来。主家见我们都没受伤,这才松了口气。

    算命先生这时抬头看到我,登时瞪大了眼珠,像是看到了猛鬼那么恐怖。捂着嘴巴说:“你……你怎么还没死?快……快离我远点……”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一边连滚带爬的往旁边逃开好几米。

    靠,你怎么知道我肯定得死?这其中必定有诈,元芳你怎么看?

    我摸了摸鼻子,往前走上一步冷笑道:“看来咱俩还挺有缘,到哪儿都能遇上。你不是算的很准吗,今儿就没算到会碰上我?”

    这家伙往后又缩了缩身子,喉头不住滚动,急忙说:“我算过今天会遇故人,没想到会遇到你这个灾星。”

    “我是灾星吗?也对,全是拜你所赐。这样吧,你不是会破解凶灾,就帮我破解一次,否则,我这辈子会跟着你。”我一脸坏笑的对他说。

    曲陌走过来问:“他就是那个算命先生?”

    我点点头:“就是他,害我时刻遭遇灾祸,我如果跟他绑在一块,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曲陌虽然暂时捉摸不到我什么心思,但跟着点头笑道:“的确很好玩,要死大家一块死。”

    “别,别这样,我帮你想想破解之法。”这家伙急忙摇着手说。

    “那好,给你一分钟时间,不然又会发生灾祸。”我这不是说胡话,每时每刻都有发生灾祸的可能。现在群众都站在对面看热闹,七嘴八舌在议论着。

    这家伙战战兢兢从地上爬起来,伸着脖子小声跟我说:“有两个办法能破解,一个是逆天改命,另一个是乌卵换形。逆天改命就不必做了,那个很麻烦,我从没做过,乌卵换形还是比较拿手,咱这就找个没人地方,我帮你破解。”

    我摸着鼻子紧紧盯着他,良久不说话。要知道遭天谴想要破解,除非是逆天改命,这个我是懂的,那可不是简单的法事,这小子肯定做不了。乌卵换形,我从来没听说过,再说听这名字就觉得像是愚弄人的,什么乌卵,是鸟蛋吧?你个王八蛋,还敢在关夫子门前耍大刀,我捏碎了你的两个鸟蛋!

    但我有心摸清这个家伙的底细,凭我跟曲陌两个人的智商,还怕被他骗了不成?想到这儿点头说:“好,咱们出镇,找个偏僻地方。”

    这家伙收了摊子,跟我们一块走向镇外。这段时间,倒是风平浪静,没再出现什么异常。我想就是天谴,也不可能一刻不消停吧?除非到了晚上,屁股后头跟着鬼差,那才会多灾多难,白天总会有喘气的时候。

    出了镇子,往西进入一座山里。昨夜经过一场大雨清洗,漫山遍野郁郁葱葱,非常清新。这儿挺安静,三人站住脚步。在路上问了这家伙姓名,他叫庞富荣,就是河南人,家距此不远。他上次去我们那儿,那是当地有人请他过去算命,后来又想多捞点外快,就一路算命往回走。谁知碰上我这事,吓得赶紧坐火车回来了。

    他掏出一颗鸡蛋,跟我说神秘兮兮的说:“这是乌鸡蛋……”

    听了这话我真想抽他一嘴巴子,原来乌卵说的是乌鸡蛋,还搞得这么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