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破壳美女

第七百七十三章 破壳美女

    庞富荣说,别小瞧这颗乌鸡蛋,那可是他们家祖传的破解灾祸秘方。经过神符祭炼,吃下后就能帮人换形。这种“形”说的是神形,魂魄不变,还是本人的魂魄,但一经法事改变,在天道和地府眼中,我就是一颗乌鸡蛋了。

    我听了后,对他一瞪眼,你他二大爷才乌鸡蛋!这家伙吓得一缩脑袋。

    他这么解释,倒不是胡说,道家破解灾祸,所用之物无所不及,再说在道家来讲,乌鸡有遮人蔽形一说,有点可信度。不过,我总觉得他不可能随身带着一颗乌鸡蛋来回走动,因为一般有凶祸之人,用不上这种破解方法,只有想我这种遭遇天谴的人才用的上,可是世上除了我之外,能有几个会遭到天谴的呢?

    难道,他是专门为我准备的?

    曲陌轻轻扯了我一下,示意我一边说话。于是跟着她远远走走开,只听她小声说:“这人很狡猾,不能轻易相信,我怀疑鸡蛋有毒。”

    我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但现在魅宝在身上,所以胆子就大了。这玩意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就算鸡蛋有毒,我也马上死不了。不过,我又摸摸鼻子,谁敢保证这不是上天又一次要我死的一种手段呢?

    正在犹豫的时候,庞富荣焦急的冲我叫道:“快点吧,我算着马上就会有灾祸降临。”

    看他一脸急相,不像是假的。于是把心一横,已经都到这份上了,没有其他选择,是死是活,赌上一把!

    我跑回去接过乌鸡蛋,曲陌跟着回来担心的盯着我,我冲她摇摇头,按照庞富荣交代,把鸡蛋敲破一个小口,将蛋黄和蛋清轻轻吸进嘴里不能嚼动,囫囵吞下去。然后让我跪在地上,身前插上三炷香,在心里诚心诚意念一遍乌鸡蔽形咒。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庞富荣才擦了一把额头上汗珠子,跟我说成了。我闭上眼睛提气在百脉中运行一周,没感觉有任何变化,才松了口气,确定鸡蛋没毒。不过对乌卵换形是不是起作用了,还持有怀疑态度。

    庞富荣长长吁口气说:“做这种法事很费元气,我得赶紧回去睡觉,你们现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会再有灾祸了。但切记一点,决不能再回家,一进家门,乌卵换形就会失效。”

    说完他背起袋子就要走,我把叫住:“你也别急着回家,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蒙我,咱们一块去镇上休息,你别想溜走。”

    庞富荣一副哭笑不得神情,又不敢惹我,似乎知道哥们身手不凡,只有乖乖跟着我回镇上。起初他是远远跟在后面,我回头拉上他,要跟他并肩走在一块,让这家伙半点脾气都没有。

    回到镇上正好十一点多,赶上吃午饭的时候了。拉着他进了一家小饭馆坐下,问他身上有黄符没有,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带着几张驱鬼辟邪符。要了两张,让曲陌看好他,我去了趟厕所。现在用不上魅宝,不能总是泄露煞气,会招来野鬼的。没有艾叶,先用黄符包住,虽然不能完全封堵煞气,但野鬼隔着黄符闻到味,就没那么大胆子敢来了。

    谁知包住魅宝之后,忽然就感觉身上有股异样感,到底怎么回事说不上来,反正一颗心蹦蹦跳个不停,走路时双脚不由自主的走八字。靠,咋觉得跟老母鸡走路差不多呢,乌卵换形不会是真让我变成乌鸡了吧?还是只老母鸡。

    刚走回饭桌前坐下,冷不防从厨房里飞出一只大公鸡,后面追着一个持刀的厨子,嘴上骂骂咧咧的叫道:“你他娘的往哪儿跑?给老子站住!”

    这厨子够脑残的,它要是听话还会跑吗?说也奇怪,大公鸡扑棱棱的飞到我们这张桌子上,顿时把刚上的茶水给扫落一地。大公鸡歪着脑袋紧盯着我,“咯咯”低声叫个不停。我心说咋回事,又不是我要宰你,冲我瞪什么眼珠子啊?

    这时发现坐在对面的庞富荣,竟然一脸狡黠的笑意,让我心里直犯嘀咕,难道哥们在这玩意眼睛里是只母鸡,它看上我了不成?我勒个去!

    厨子一把揪住大公鸡翅膀,拎起来就走,此刻奇异的情况发生了,我眼前出现了一种难以相信的幻觉,似乎看到大公鸡用一种哀求的眼神望着我,让我心里忽然间产生难以抑制的怜悯,腾地站起来,从厨子手里把公鸡夺下。

    “喂,你干嘛?”厨子瞪眼叫道。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只说出一个字,脑子里感到一阵眩晕,眼前顿时一黑。可是意识还在,并不是晕过去了,在无尽的黑暗中,看到一丝微弱的亮光,好像近在咫尺,却又迷迷蒙蒙,仿佛远在天边。

    亮光瞬间旺盛,看清是一只鸡蛋,个头小了点,跟我吃的那个乌鸡蛋差相仿佛,应该也是只乌鸡蛋。蛋壳上布满了龟裂的印痕,亮光就是从裂缝中透射出来的。蛋壳随着裂纹慢慢裂开,从中探出一只小脑袋,毛茸茸的,是只小鸡刚刚孵出蛋壳时的情形。

    我心里纳闷,怎么会看到这样的画面,曲陌和庞富荣哪去了?我到底是在做梦还是清醒着?

    正思索之际,那只毛茸茸的小脑袋忽地变了个模样,变成一个秀发飘逸的女孩,一脸甜甜的笑容,非常迷人,我这魂儿立马就跟着飘走了。

    “我在等你,快来!我在等你,快来……”女孩微微启开诱人的红唇,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心里一迷糊,跟着就往前走。这时眼前突然一阵明亮,那个梦一般的幻境消失,又让我回到了饭馆内。

    厨子狠狠从我手里夺走大公鸡,一边走一边骂着回了厨房。饭馆的客人都围过来看热闹,我脸上顿觉一热,无缘无故跟人抢鸡……

    拉着曲陌就逃出了饭馆,她一个劲的偷笑,可能刚才我迷糊那阵子,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丑。回头去找庞富荣,这小子正捂着脸悄悄要溜走,被我一声喝住。这小子跟个胆怯的小媳妇似的,又苦着脸走过来。

    “不吃饭了,我们去找个地方。”我盯着他说。

    “找什么地方?”曲陌接口问。

    这时才发觉她的小手在我手掌里攥着,立刻跟触电般的撒开。慌忙说道:“找一个黑漆漆能够孵卵的地方。”

    曲陌顿时睁大一双美目,皱眉道:“孵卵的地方?”

    庞富荣一脸的惊恐,皮笑肉不笑的说:“你在说梦话吧,孵……什么卵啊?”

    我一瞪眼:“别跟我玩捉迷藏,信不信我会扭掉你的脖子?”

    庞富荣被我一吓,差点没哭了:“好,这就帮你算算那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