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三生石旁的黑影

第七百七十一章 三生石旁的黑影

    这声雷震天撼地,感觉天要塌下来一般。二大爷的,当时听闻天灯照心秘密时那个雷都没这么大动静,看来这次真把地府给惹急了。也怪死耗子,怎么就不把这事跟我说清楚,害哥们遭天谴。

    雷声过后,外面哗啦啦下起了大雨。

    这时房梁竟然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往下不住的飘落灰尘,上面吊着的八口小棺材,此刻也晃动不止,不会是地震吧?

    死耗子瞪大小眼珠说:“不好,习风再不离开这里,恐怕房屋要倒塌。”

    “那我带他走。”曲陌一边说,一边将我横抱起来,然后又问死耗子:“可是我们逃到哪里,才能逃脱厄运追击?”

    死耗子皱起小眉头,思忖片刻说:“挖出地下那块魏子陵魅宝,先让习风伤势复原,然后去南山白骨洞暂避一时。”

    “白骨洞?”曲陌惊讶的说。

    “那个地方是通往聻境的鬼洞,煞气重的鬼神不敢进入,只有那个地方,才能躲避地府追命,快去吧!”死耗子抬头看看震颤不止的屋顶,焦急的说。

    曲陌急忙点头,就要出门。死耗子说声等等,忘了拿魅宝,往地上吹口气,埋在地下的那块魅宝破砖而出,飞到曲陌面前。她伸手接住,按照死耗子吩咐,把魅宝塞进我的腋下,急匆匆的冲出店铺,投入瓢泼大雨中。

    雨势凶猛,马上我们俩就淋成了落汤鸭,身上伤口受到雨水浸染,痛的全身一阵哆嗦。不过,魅宝那股熟悉的柔和凉意,从腋下传入体中,瞬间那股彻骨疼痛消失的无影无踪。感觉太好了,我闭上眼睛,非常享受。身外的大雨逐渐没了声音,仿佛进入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境里。

    这个梦没有重复楼坤前生的记忆,而是让我看到了忘川河,以及奈何桥边的三生石。

    一条高大魁梧的黑影矗立在灰蒙蒙的穹庐下,散发着一股威风凛凛的气势,让我感到一阵窒息。突然“咯咯”凭空飘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个身穿古代服饰、长相清秀的女孩,从桥头冒出来,冲着这条黑影一个万福。

    “他还活着吗?”这条黑影突然开口,让我心头突地一跳。这声音太奇特了,像金属在巨大空间中发出的摩擦回响,说不出的震撼和刺耳。

    “是,他还活着。”女孩笑道。

    “孟婆为什么不来见我?”

    “她老人家说不想见你。”

    “好,你告诉她,此人不死,奈何桥将再无孟婆一说!”这条黑影语气中爆发出极大不满和气愤。

    这黑影是谁啊,口气这么大,不会是行政长官吧?还有那个没死的人又是谁,让我感到非常好奇。

    “我一定把话带……”女孩刚说到这儿,我忽然被摇醒。

    大雨依旧在肆虐,雨滴打的睁不开眼,四处黑漆漆水汽迷茫,不知道身在何处。

    “习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曲陌在我耳边小声问。

    听她语气挺紧张,好像遇到了麻烦。我晃晃脑子,让这个梦赶紧消失,tiantian嘴唇上的雨珠说:“感觉比在医院要好很多。”说完这句,忽然想起来,我能说话了,这应该要感谢魅宝的神奇。我又挺了挺身,发觉身上的伤处也不痛了。

    “能不能动?”

    “能,你放我下来。”

    曲陌嗯了一声,把我放在地上,由于全身打着石膏,四肢不能打弯,就站在当地不敢乱动。草,哥们真像刚出土的木乃伊!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

    “我们在一座山上,前面有鬼差挡路,过不去了。”曲陌深有忧虑的说。

    哦,我说怎么曲陌会说话这么紧张,原来遇到了鬼差。二大爷,难道非要把我bi死他们才高兴么?不过跟地府搞对抗,我看没什么好下场,不能连累了曲陌,以及她身体中的令狐。

    “我既然伤势好了,你就回去吧。我正想去地府找老祖宗求情,不如这就跟他们去。”

    曲陌一把抓住我的手,依稀看见她在雨帘中摇头:“不行,镜子神都说要你去白骨洞暂避一时,说明你老祖宗现在保不住你。别贸然行事,非但救不了自己,反而再连累了老祖宗。”

    她说的很有道理,我点头说:“嗯,我不去地府了,但你还是回去吧,我有办法逃到竹虫谷。”

    “我知道你怕连累我,可是没有灵狐尾,你进得了白骨洞吗?”

    这个倒是忽略了,上次已经用了她一条尾巴,那可是修炼多少年的结果,无法用任何物质来衡量的。我实在不忍再让她自断一尾,于是叹口气说:“咱们朋友一场,你待我已经仁至义尽,我不能再连累你……”

    刚说到这儿,忽地天上“喀喇喇”打了一记焦雷,声音非常低沉,宛若就在头顶炸响。曲陌拉着我飞快向山下窜走,回头看见屁股后头冒起一团白光,跟着泥土飞溅,声势相当猛烈。我不由吐吐舌头,这雷是冲着我来的!

    “别说那么多了,没有我你根本走不到竹虫谷!”曲陌一边拉着我在雨中飞奔,一边大声叫道。

    我心里暗叹一声,别说走不到竹虫谷,压根就是寸步难行。跟曲陌也是生死患难的朋友了,再多说就显得虚假,就让她送我进白骨洞吧。

    一记记焦雷,就跟炮弹一样,在脚后跟炸响,咋感觉跟当年部队上实弹演习的情景一个样呢?不过那都是空炮弹,再加上我们带着钢盔,不会被炸死,可是这丫的天雷是货真价实,被打中一下,估计全身会开花。

    在苍茫夜雨中,看到四周团团浓重的黑气在蠕动,那应该都是鬼差。他们虽然来捉拿我,可是我不死,是不能下手的。这好比是游戏规则,是不能随便破坏的。但他们可以使绊子,往我们前面丢石头、推倒大树来阻挡我们的步伐。好在令狐遇到打雷,那是拼了命的逃跑,在山坡上兜来兜去,始终都是在千军一发之际,躲开雷击,让我这颗小心脏,差点没跳出喉咙。现在算是明白了,还有比实战演习更刺激的。

    在我们疲于奔命中,天终于亮了。雨势也慢慢变小,雷声逐渐消隐,躲在四周的鬼差一个个都回了地府。

    没有鬼差围追堵截,光凭横祸,曲陌还是能够应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