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章 地府禁忌

第七百七十章 地府禁忌

    当时我真给吓得尿意充盈,碎片插进眼珠不足以致命,可是插进喉咙那就悬了。也顾不上浑身伤痛,使出全身力气往旁挪动一下。碎片全cha在枕头上,真是险到了极点!

    可是挪到这下子,也让我吃紧了苦头,全身无处不痛,差点没痛晕过去。身上霎时布满冷汗,牙齿都快咬碎了。

    好一阵子才缓过劲,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心想倒霉催的,怎么住上这么一间病房。赶紧再往屋顶上仔细瞅瞅,看还有什么要落下来的没有,忽然间看到了两只鬼脑袋。心头突地一跳,我勒个去的,这哪是倒霉啊,简直是2012大灾难啊!

    这两只鬼脑袋,就从屋顶上探出来,身子还在墙体之中,瞪着圆溜溜的鬼眼珠,正惊讶的瞧着我。们二大爷,是在瞧笑话,没见过这么倒霉的孩子吧?心里嘀咕同时,也警惕他们的来这儿的目的,是不是趁我运气不旺,身受重伤也是生气最低弱的时候对我起了什么歹念?

    “不对啊,这小子怎么死三次都不咽气,害我们等两天也不能回去交差。”左边一只脑袋忽然开口说。

    “再等等,生死簿上已经划了叉叉的,不信他不死!”

    靠,敢情是两个鬼差,正等着我死后勾魂呢。我心头一紧,这不是倒霉的问题了,看来真是跟那个算命先生有关。我得问清楚怎么回事,死也要做个明白鬼不是。于是张嘴要说话,结果半天发不出蹦出一个字,好像声带出毛病了,发不出声音。

    左边那鬼差看出我想说什么,就笑道:“这小子好像要问我们吧?那爷就告诉你,你道破天机,生死簿上已经划了叉叉,本来昨天该是被车撞死的,结果愣是没死,不过还是迟早要走的,就别坚持了。这样你也不舒服,我们哥们也受累,你说是不是?”

    你个王八蛋,哪有这样劝人的,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再不舒服,哥们也会挺下去,等死你们。

    “喀喀喀”这时外面可能起风了,刮的窗户发出让人心悸的响声。我心里又开始发颤,窗户不会被刮坏吧?按照目前情况,这种几率估计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指不定碎玻璃外加刮断了树头什么东西,全都会冲我过来……

    我很悲剧的乌鸦嘴,全部猜中,“咣啷”一声大响,窗户碎了,一股巨大的风势卷着无数片碎玻璃外加一颗大树头,冲向病床!

    我一闭眼,心里那个气啊,亏我修炼了这么久道术,斩妖除魔,怎么连自己小命都保不住?炼神还虚白练了,还有什么青冥箭,也是个渣,到关键时刻全他妈没用。你别说,想起了炼神还虚,这股道气自然而然的从丹田升起,冲进四肢百脉,感觉全身一阵精力充盈。

    碎玻璃打在头脸上的同时,我一个翻身滚到了地上,在电光石火之际,躲开了这些尖利的东西。树头也“咚”地一声重重落在床上,床都给砸踏了。我要不是及时滚下来,这次铁定没命。

    “他娘的,这小子怎么可能又躲过一死,老子做鬼差两百年了,还是头一次遇见。”

    我这儿正痛的昏天黑地,连心里骂他们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倒是真盼着还不如死了痛快。

    “不行,老子等不下去了,这样会把我bi疯的,得使点手段,让他赶紧死了好回去睡觉去!”另一个鬼差叫道。

    我心说糟糕,鬼差要动手,那肯定是不容我反抗的,这咋办?正想着,就见那颗大树头忽地被一阵大风吹起来,往我身上砸落。完了,这次是真完了,右边是墙,左边是床,躲不开了!

    在这千军一发之际,以为必死的时候,树头竟然“呼”地倒飞回去。我不由一怔,不会是树头良心发现,自己撤了吧?

    跟着眼前闪现一条人影,身后拖着几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我心头顿时惊喜交集,是曲陌来了!

    她如同鬼魅般快速闪到跟前,一把揪住我的左肩,就跟腾云驾雾一样,跟着她飞出窗口。与此同时,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及那两只鬼差还在生气的叫嚣。不过很快声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飞远了。肩头虽然痛的厉害,可心里却感到无比的安全。

    曲陌把我带回店铺,让我躺在桌子上,这才开口问:“怎么样了?”

    我张张嘴,还是发不出声音。

    曲陌满脸焦急的看看门口,那意思我明白,鬼差很快就会赶到,不光是他们,还有伴随而来的厄运,不知道下一秒,又会遭受什么样的横祸。

    我眼珠看着铜镜眨了眨,曲陌立刻心领神会,念了请镜子神咒,死耗子又是打着哈欠那副欠扁的德行出来。

    “咦,习风怎吗了?”死耗子看到我这模样后,一下就清醒过来,小眼珠瞪的。

    我心里不禁有气,你就装吧,有啥事你不知道。

    曲陌急忙说:“习风可能泄露天机,遭到天谴,鬼差正在追着勾魂。大神快想个办法,怎么让他躲过这一关。”

    死耗子小眼珠眨巴几下,忽然用爪子捂住嘴,惊骇的说道:“原来都被车撞过,还被水泥砸过,又别热水烫过,真是可怜!”

    你们知道我现在啥想法吗?真想跳起来把他摁倒在地上,狂扁一顿,再拔光它身上的老鼠毛。

    “是的,我也是刚刚知道,碰巧遇上他差点被一颗大树头砸死。”曲陌说。

    死耗子一脸郁闷的说:“这个其实怨我老人家,没想到一条往生鱼会惹出这么大麻烦。”

    曲陌忙问情由,死耗子说,往生鱼是地府一大禁忌,抓住了只要放生,不说出此鱼身上的秘密,就不会出事。可是忘了跟我说这个,导致跟算命先生斗气,道破天机,能不遭到天谴吗?

    “那怎么样才能摆平呢?”曲陌焦急的问道。

    死耗子愁容满面的说:“摆不平,除非让他老祖宗求求情,把生死簿的红叉叉给抹除了,不然……”

    刚说到这儿,就听外面“喀喇喇”响起一声巨雷,震得房梁上“簌簌”往下飘落灰尘,让我们同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