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瞎子

第七百五十五章 瞎子

    我们一听,知道那座小楼肯定是曹明路的家,看来我猜得不错,曹慧燕果然跟这个男人有一腿。

    张小军说到这儿失声痛哭,哭了好大会儿才接着说下去。他抓住老婆偷男人,反而被老婆劈头盖脸的臭熊一顿,有气没地方撒,就冲进曹明路家里找事,结果给轰出来,还给打断了两根肋骨。

    从此曹慧燕倒是安生了一些,回到家好生伺候他,并且认错再也不做糊涂事了。张小军以为诚心她悔改,也就没敢把此事告诉父母。谁知他伤一好,曹慧燕又不断整夜溜出去不回来,把一个不满一周的孩子留给他自己照看。

    他们争吵不断,可是每次都以自己败阵而告终。像他们这么贫穷的村子,能娶一房媳妇不容易,再说都有了孩子,虽然说不知道是否是自己亲生的,可毕竟是一份牵挂。所以,他就选择了忍,之后这三年多的日子,都是咬牙忍过去的。

    就在前几天,老婆突然两天没回家,感觉有点奇怪,因为平时只是傍晚出去凌晨回来的,从没在外面待过这么长时间。这天直等到凌晨不见回来,尽管恨她可心里还是放不下,就去镇上找。正好遇上她跟曹明路一起从出租车上下来,并且抱着一个孩子。

    见她没事也就放心了,掉头往回走。结果被老婆追上反问他看到了啥,张小军心里不由发火,就跟她说:“看到你们又生了一个孽种!”

    曹慧燕慌忙解释说:“那孩子是曹老板跟别人生的,花钱把孩子要回来后,他老婆偏巧这几天病了,就让我过去帮忙看孩子,一天给五十块看护费呢。”

    张小军才不信她的鬼话,五十块恐怕是piao资吧?于是没好气的骂了两句,两个人一路上吵起来,一直吵到家。张小军实在有火无处发泄,就跑出到后山上一个人静静,突然间心里一迷糊,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有意识的时候,看到了吊在树上的自己!

    听完他的故事,我还没发表意见,沈冰已经是咬牙切齿的说:“太可恶了,外面搞男人,回来还这么嚣张,你,你真不是……”

    我急忙冲她使眼色,下面“男人”两个字没吐出来。

    张小军一脸通红的低下头:“我不是男人,真的不是,每次恨她恨的入骨,想要杀死她,可是一见到她,却又心软了。还是让我回旗子里吧,看着她我实在难受。”

    我点点头,让他回到旗子里,这时曹慧燕还没醒,就打开门让张金生和张九山进来。张九山看着曹慧燕非常气愤,吐了一口口水骂道:“狐狸精,不要脸。”

    张金生看看床上熟睡的妹妹,然后问我们:“这个女人打算怎么处置?”

    “把她丢到曹家门口吧。”

    我让沈冰背起她,出了张金霞家门,张金生正好回家跟我们一路。来到曹明路家门口,把曹慧燕放在地上,然后回旅馆。张金生到跟我们分手后,我一扯沈冰,掉头又溜回去,悄悄躲在曹明路家大门一侧。

    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丢到大门上,发出“当”一声响,在夜里特别的响亮。

    不过多大会儿,门开了,从里面透出光亮的同时,探出一只脑袋,首先看到蜷曲在地上的曹慧燕,急忙跑出来。这丫的正是曹明路,光着膀子,只穿了一件大裤衩。

    “小燕儿……小燕儿……”曹明路摇着曹慧燕轻声叫。

    我悄无声息的窜到他背后,在后颈上一掌横切,这家伙叫都没叫一声软倒在地上。

    沈冰一瞪眼,小声问我:“你干么呢,要打家劫舍啊?”

    我跟他一挥手:“快点过来帮忙,把他们拖进去。”我抱起曹明路的膀子,往里就拖,这小子长的挺壮实,死沉死沉。

    等沈冰把曹慧燕拖进门口,我赶紧把门关上,又把灯关了。沈冰趴在我耳边低声问打算干什么,我嘘了一声,走上楼梯,慢慢摸上二楼。看着一扇虚掩的房门,猫腰摸过去。轻轻推开门,听了一丝呼吸声,屋子里有人。

    “明路,是你回来了吗?”一个女人在黑暗中开口。

    靠,我跟沈冰基本上没发出什么声音,她怎么听得到,莫非遇到高手了?我急忙顺着声音往前一窜,打算在她没开灯之前,先捂住她的嘴巴。谁知一下摸了个空,触手是温热的凉被,人不见了。

    “你要干什么?”女人显得很惊慌。

    看来对方不是个易于之辈,还是有话明说吧。于是哼了一声说:“我来找一个小女孩的。”

    “啊,你不是明路,你是谁?”

    我不由一愣,这什么高手啊,连我不是曹明路都没发觉。

    “我是那个女孩的亲人!”我义正词严的说。

    “她被带走了,你们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唉!”这女人语气显得挺惋惜。

    我吃了一惊:“她被带到哪儿了?”随即反应过来,这女人似乎想骗走我们。我又冷哼一声说:“别浪费口舌,快说孩子在哪儿?”

    沈冰跑过来急问:“你说的孩子是谁?”

    “是小雪!”我回答一句,掏出手电打开,往床上一照,发现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缩在墙角内,翻着一对无神的眼珠,迎着灯光没有一丝反应。我心头一动,难道她是瞎子?

    “啊,小雪?她怎么会在这里的?”沈冰惊诧的问。

    这个女人果然是瞎子,眼珠直勾勾的盯着空处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叫小雪,反正听得出是个小孩,今晚刚刚被抱走的,就从我窗前经过。”

    既然是瞎子,又不是像是在说谎,就不为难她了,我急忙问她:“知道抱去哪儿了吗?”

    这女人摇摇头:“不知道,但我知道这孩子肯定活不了,造孽啊!”说着掩面哭起来。

    我心头一惊,忙问:“你是曹明路什么人,为什么说孩子肯定不能活?”

    “我是她老婆,他经常干的坏事,我怎么会不知道?我这双眼就是给他毒瞎的!”

    一听这话,感觉事情严重,立刻拉着沈冰跑下楼。结果昏迷在大门口的曹明路和曹慧燕不见了,靠,真是百密一疏,该把他们绑起来的。出了门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小雪,摸了摸鼻子,猛地拍下脑门说:“快回张金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