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恶魔手心

第七百五十六章 恶魔手心

    沈冰一边跑还一边问东问西的,我根本没心回答,闷头跑到张金霞门外,就听里面传出了一声微弱的惨叫。心说不好,赶紧冲进去,只见两条人影从后窗跳出去,似乎就是曹明路和曹慧燕两个。

    张九山浑身鲜血的趴在床沿上,还是救人要紧,跑到跟前一看,他胸口上cha着一把匕首,血液正从伤口往外汩汩冒涌,人已经昏迷过去。看架势他是为了保护妻子,才舍命挡了一刀。我刚才就想到了,曹明路要杀张金霞。

    我们俩把张九山慢慢翻过来,发现还有气,沈冰检查了伤口和刀子说,伤口不深,应该没有性命大碍,我们得赶快给他之血。我们出门经常挂彩,所以现在之血药物和药棉之类的带的很充足。于是拿出这些东西,用手指压迫住伤口周围动脉,把刀子拔出来,鲜血还是窜射而出。

    沈冰很有经验的用上了止血药的药棉塞进伤口,然后用绷带压住,环绕身体几周,紧紧的勒住打个结。虽然血水还是不住的往外渗出,但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喷涌吓人了。

    张金霞还在沉睡着,根本不知道丈夫受了重伤。我们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张九山脉相逐渐平稳,这才松了口气。看样子刚才我们来得及时,才让他们这刀刺的不深仓惶逃走,不然就是马上送医院也救不活了。

    折腾了半夜,天马上要亮了,张九山应该还没给张金霞吃泻药,就让沈冰代劳了。我们也不敢离开,在床边守了一个多小时,外面天色大亮,张金霞突然醒过来,都没顾上看丈夫一眼,慌忙下床跑出去。

    过了一会儿,捂着肚子蹒跚走回屋,一看到我们和丈夫身上的血,吓得失声大叫:“九山他怎么了?你们……”

    我们连忙跟她解释,让她明白怎么回事。张金霞不是个笨女人,看了看丈夫发现他还活着,就放心了。听我们说到有可能是曹明路起初下毒要害她,之后又跑到这儿动刀,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噗通跪在地上。

    “求你们救救我和丈夫吧,我四年前好不容易挣脱了这个恶魔的手心,现在他又要杀我们……”张金霞说着痛哭不止。

    我心头一动,果然没猜错,她跟曹明路原来也有关系。于是把门关上,让她把整件事说出来。

    张金霞二十年前,那也是一位出名的漂亮姑娘,早被曹明路打上主意。可是这小子从小就不干正事,再加上也不富裕,张金霞父母当然不会看上他,提了几次亲,都被回绝,所以就娶了现在这个老婆。不过一直对张金霞念念不忘,也没忘被拒绝的耻辱。在一天夜里她去五里村看戏回来的路上,把她拖进田地qj了。

    从此之后,只要她一个人在家,曹明路就会偷偷溜进来下手。张金霞人生陷入噩梦之中,也不敢跟父母大哥说,人跟傻了似的,再没人跟她提亲。家里又穷,正赶上曹明路母亲忽然提亲,就赶紧嫁出去了,也不管策里村的诡异传闻。

    说起提亲的事,还是曹明路出的主意,他母亲对这个独生子特别溺爱,经不住挑拨,就把自己一个远房亲戚张九山介绍给老张家。他们成亲后,曹明路借着串亲戚的理由,还是不断qb张金霞。二十年前农村人思想还是很封建的,张金霞哪敢让丈夫知道这事。这种事居然持续了十几年之久,直到四年前张金霞年纪越来越大,没年轻时漂亮了,曹明路又看上了五里村的曹慧燕,才答应放过她。

    张九山不是没发现,但跟张小军一样是个穷苦孩子,加上跟曹明路是亲戚,后来这小子一夜暴富,财大气粗,他惹不起,就忍气吞声了。好在张金霞跟丈夫始终是一条心,倒是让张九山感到很安慰。

    张金霞被放过之后,两个人特别高兴,谁知道没过几天,厄运降临,她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一直在变瘦,并且整个人神志恍惚,想不起以前的事。后来被驱邪之后,才明白是曹明路故意要杀她灭口的,用的手段很高明,用恶鬼慢慢把她折磨死,谁都看不出任何毛病。

    谁知我横cha一杠,把她救活,这才让曹明路使出投毒让张金霞变疯自杀这种邪恶的手段。

    曹明路为什么要杀她灭口?因为当时他曾经从她家里出去后,却跑去后山,张金霞感觉奇怪,就偷偷跟在后面,发现了一个秘密。他竟然残忍的活埋了一个人!

    听到这儿,我大感错愕,活埋人的不是老太婆么,怎么会是他?跟沈冰对望一眼,越发感觉这事匪夷所思,以前的推测出现了偏差,得重新捋一捋。

    张金霞接着说,她跟踪的事,也被曹明路发现,威胁她说,要是敢把这事说出去,就把他们一家全活埋了。并且还跟她讲,这些人死后,鬼魂都会跑到附近一座古墓里的,这个树林里暗藏了一种诅咒,如果敢公布这个秘密,不用活埋,也会死的很惨!

    我听到这儿,忽然脑中闪过一道亮光,对,古墓!

    “今天是初几?”我问沈冰。

    “大哥,你脑子坏了吧,昨天是月底……”

    “呃,那今天是初一,小雪要被送进古墓!”我猛地站起身,没心情再听张金霞故事了,再说这故事基本上完了。

    “你怎么知道被送去古墓了?”沈冰愣道。

    “猜的啊……”

    沈冰直接晕倒。

    我安慰张金霞不用担心,让她去找大哥,先把张九山送医院,这两天暂时不要回来,就不会出事。至于她求我的事,一定会办到,如果顺利的话,今天晚上就能把曹明路送警局。不顺利那就不用说了,肯定死在古墓里头,让他们也做好远走高飞的打算。

    说完这些,拉着沈冰急匆匆跑出去,路过街边买了一笼屉包子,一边吃一边冲向策里村。

    “我们要去策里村啊?”沈冰气喘吁吁的问。

    “傻丫头,这是去往古墓的捷……”我说着一口包子给噎住,差点没噎死。

    沈冰递过一瓶水笑道:“慢点吃,傻土包子。”

    看着她灿若朝霞的笑容,我一时心里忽然高兴不起来。因为想起了老祖宗的警告以及他曾经因此重伤丧命的事,我们今天是否能活着带小雪走出邙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