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不良少妇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不良少妇

    张金生很快买回了安眠药和泻药,我们几个人按住张金霞,先让她喝了安眠药,压制住疯神散的发作,等天亮才喝泻药,将毒素排出。张金霞喝了药没多的功夫就呼呼睡过去,张金生和张九山两个人终于松口气,擦了把头上汗珠。

    张金生这才注意到屋里多了个穿孝的女人,一脸的疑惑。

    我把他拉到门外说,今天借这个地方用用,待会儿可能要放出一只鬼来,千万别吓着。张金生一听满脸恐慌,进门把张九山叫出来,为我们关上门。

    屋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以及床上沉睡的张金霞,这女人一脸诧异的看看紧闭的房门,问道:“咱们不走吗?”

    我双手在背后一负:“不急,我先问你个问题。你丈夫是叫张小军吗?”

    沈冰这会儿已经把她放在椅子上了,转着眼珠闪现一股狡狯神色,点点头:“是,你们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中午我们去你家吊过丧?”

    “哦,是你们啊,跟我们家小军怎么认识的?”她说着眼中泪光闪闪,一脸的悲戚状。

    我冷笑道:“今天在山后那片树林里认识的。”

    她顿时身子一颤,满脸震惊之色,瞪着一对美目看看我看看沈冰,脸上浮起一团僵硬的笑容:“你们不要吓我。”

    沈冰插嘴说:“没骗你,只不过在树林里还不认识,从你们家吊丧回来才认识的。”

    这女人身子忽然往下一滑,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颤声道:“他……他……还好吗?”

    我寒着脸说:“你说变成一只孤魂野鬼,想回家都不能,是不是很好呢?”

    “为什么不能回家,他是不是在外面勾搭上了别的女人?”她这么说着,却低下头,不敢跟我们目光相接。

    “荒谬!”我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一只鬼怎么在外面勾搭女人?除非有些女人不守妇道,去勾引有钱的男人……”说到这儿我察言观色,见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显然心里有鬼。

    沈冰到这会还不知道我什么意思,扯下我衣袖小声说:“别把人吓着了,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理会她,而盯着这女人说:“小军是不是在外面勾搭女人,你当面问吧,我把他叫出来。”说着掏出小白旗。

    这女人一下子脸色僵住,眼中尽是恐怖之色,对我喝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刚说到这儿,突然看见张小军出现在眼前,吓得“嗷”一声尖叫,仰身靠在椅子上晕倒了。

    沈冰看看我,一脸的不解,她心思我明白,按道理说,见到自己丈夫的鬼魂,就算害怕,也不该有这么大反应,除非对丈夫做出了什么亏心事。

    张金生以为张金霞在叫,推门探进头才要开口,一看屋子里有只鬼,吓得慌忙缩回头,把门带紧。

    张小军站在那儿看着自己的娇妻,脸上神色又是心疼又是可恨,半晌说不出一句话,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肯定有个难以言说的故事。

    我坐在床沿上说:“现在看到你妻子了,是不是该去地府报道呢?”

    张小军眼中噙着泪水,默然摇头。

    沈冰这下也看出点门道了,问他:“她是不是经常欺负你?”

    张小军紧闭双唇,一句话不说。

    我叹口气说:“你既然没什么要跟妻子说的,天不早了,我们答应送他去曹明路家的,你也先回小白旗……”

    刚说到这儿,张小军猛地双眼暴睁,迸发出一团怒火,双拳紧握道:“jian人,jian人,我死后你还要往我头上戴绿帽,为什么?”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擦,一看就跟陆飞大哥那样的主儿差不多,生前活的窝囊,死后竟然也没什么气概。

    沈冰一下张大嘴巴,冲我吐吐舌头,似是没想到牵出这么一个剧情,大出意料。

    我温言安慰张小军:“看开点吧,你都死了,以后投胎做人要选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做老婆。”

    “我看不开,我忍不下这口气,我要杀了这jian娘们!”张小军突然冲上去,伸手就去掐老婆的脖颈,但手指刚刚触及到皮肤,马上又缩回来,脑袋跟霜打的茄子似的,重重耷拉下来。

    我对他的举动无动于衷,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个胆子,跟陆飞大哥一样的懦弱。其实这种懦弱之中,也包含了对这女人的深深爱意和眷恋。问世间情为何物,呃,我又发酸了。

    张小军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哭着说道:“我是孬种,我不是男人!”

    我起身走到他跟前,蹲下身子说:“你不是孬种,你是个好男人。到底怎么回事,能跟我们说说吗,说出来心里可能会好受点。”

    张小军感激的看着我,点点头,擦了把眼泪说起他的老婆。她叫曹慧燕,是曹庄镇与策里村之间五里村的姑娘。她是十里八村出名的美女,张小军做梦都没想到过能娶上她。可是四年前,忽然有人给他家提亲,说的就是这个曹慧燕,张小军当然一百三十个同意,两人一见面,女方虽然表情冷淡,但没拒绝,亲事就算定下来了。

    没过多久,女方催着结婚,他们就把婚事给办了。自打结婚后,曹慧燕就没给过他好脸子,直到过了七个月,孩子生下来,她态度才算缓和了许多。你说他看惯了冷脸,一下给他个笑容,那真是受宠若惊,对老婆呵护备至,不敢有顶嘴半句。

    可是后来慢慢回过味,过门七个月生孩子,那不对啊。医生当时说是足月,这其中必有猫腻。心里虽然起疑,但曹慧燕坚持说就是他的孩子,他们一家人也只能疑神疑鬼的过日子。农村没有做亲子鉴定的观念,加上家里又穷,办婚事和生孩子都欠了不少债务,这种事想都不用想了。

    我听到这儿心说,刚才还真给我说对了,这女人真是不守妇道,怀了别人孩子。嘴上再硬,这遮掩不住七个月生孩子的弥天大谎。

    张小军又哭起来,跟我们说,坐月子的时候,是他一辈子之中最快乐的时光。满月之后,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一住半个月不回来。他就找过去,结果老婆不在家,岳父岳母说是去镇上买东西,可是等到天黑都不回来。岳父岳母又慌忙解释,可能住住在镇上姨妈家里不回来了。他人虽憨厚,人又不傻,又找到镇上,曹慧燕姨妈说她没来过。

    他一下明白怎么回事,岳父岳母在说谎,老婆是不是背着他去找野男人了?曾听曹慧燕说,经常在镇上玩,感觉她就在这儿。于是蹲在街边等了大半夜,终于看到她从一座小楼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