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三章 疯神散

第七百五十三章 疯神散

    老太婆跟我们初时见到那样,一脸的慈祥神态,好像她脸上永远都写着善良两个字,其实骨子里比纳粹都纳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沈冰已经拳头攥的咯嘣咯嘣直响,咬牙切齿的盯着她,看样子要不是背着这个女人,就要冲上去把老太太狂扁一顿。

    我心里却是阵阵抽凉气,她女儿被我打回村子,是在这儿等着我们报仇的?这老太婆太邪了,我总怀疑她是活养尸,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大力气,带着人翻山越岭去活埋。想到这儿,把手指咬破,做好对付活养尸的准备。

    等我们走近后,老太婆叹口气说:“你们还活着,太好了。只是不该再回来,把人放下,这就走吧。”

    沈冰冷哼一声:“我们活着让你很失望吧?等我们把人送回家,就送你去警局。”

    “年轻人,不要浮躁。我这是为你们好,听我老太婆的,快回去吧。”老太婆语重心长的说。

    “我们要是不回去呢?”沈冰寒着脸问。

    老太婆叹口气,回头说:“鬼差大哥,麻烦你把他们送走。”

    我心头一凛,这什么话,要让鬼差送我们去地府么?丫的死老太婆,你也太猖狂了,也不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一条黑气像旋风般的倏然飘来,随即显露出原形,身穿西装,手提铁锁链,腰上挂着地府标志xing腰牌。靠,还真是鬼差,这倒不好办了。

    “还不走吗?”这家伙沉声喝道,一脸的凶相。

    “凶什么凶,你以为姐没见过鬼差啊?”沈冰冲着他皱皱鼻子,我心说坏了,惹怒鬼差可不是好玩的,才要开口,她忽然溜到我身后,小声说:“接下来该你上了。”

    晕,你净给我找麻烦。

    “鬼差大哥……”

    “我是你爷爷,快***滚蛋!”鬼差抖落着铁链当啷不住声响,冲着我环眼暴怒。

    嘿,二大爷,别以为当个鬼差就了不起,真不拿哥们当回事了是吧?我往前挺挺胸,沈冰以为我要跟他动手,急忙扯住我手臂说:“你疯了,打鬼差那可是犯法的。”

    “要不,我听你的,咱们滚蛋?”我眨巴眨巴眼。

    沈冰一撇嘴,小声咕哝:“真没劲。”

    没劲就没劲吧,鬼差不但打不得,就算打也未必打得过。我冲她使个眼色,她歪歪嘴巴,将背上女人慢慢放在地上。

    就这么走了,感觉挺没面子。再说面对老太婆显得这么怂包,心有不甘。我看着鬼差冷笑道:“你帮坏人作恶,就不怕受到地府惩罚?我跟七爷八爷可是过命的交情,你如果执迷不悟还助纣为虐,就等着挨罚吧。”跟七爷八爷是过命交情,并非胡说,提起这个感觉真心牛逼!

    “你懂个屁,还敢要挟老子,不要命了是吧?”这死东西脾气还不好,抡起铁链大声吼叫。

    这倒好,把躺在地上的女人给震醒了,一睁眼,看到他这模样,立刻吓得“嗷”一声尖叫,跳起身往南就跑。我冷哼一声,狠狠瞪了老太婆一眼,拉着沈冰掉头追向那个女人。

    一边跑一边回头,鬼差没追来,我心里松了口气。真想不通老太婆怎么能调的动鬼差,那跟七爷八爷一样牛逼了。往前追了几步,就追上这个女人,她正好一跤跌倒,被沈冰扶起来,结果崴脚了。

    “求你们快送我去曹庄镇,我好怕。”这女人一脸的惊恐,整个人在沈冰怀里缩成一团。

    “我还是来背你吧,你家就是曹庄镇的吗?”沈冰把她负在背上问。

    “不是……”

    “那你要去曹庄镇找谁?”沈冰诧异的问。

    我心说你真是脑残,她既然从曹明路家出来,当然是要回那里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这女人还不说,让我感觉其中特别有味道。

    回到曹庄镇,倒是一路平安,刚进镇子,就见一条黑影从面前急惶惶的跑过去。手电光正好在他脸上一扫而过,是张金生!

    “老张,你干嘛去?”我叫住他。

    张金生看到我们,又掉头跑过来,一脸的焦急。拉住我的手就往东走,边走边说:“我妹妹又撞邪了,刚才去旅馆找你,结果不在,快把我急死了。”

    我一听连忙跟沈冰招招手,跟着他跑到张金霞家里。还没进门就听到她在里面又哭又闹,进去后发现她坐在床上,身上披着被子,长发凌乱,一对鼓暴的眼珠子瞪的圆圆的,非常骇人。

    她一看到我们,就跟发疯了似的,破口大骂。我不由皱眉,站在门口仔细打量她的脸色,心说不对啊,身上没邪气。于是就问张九山怎么回事,他说回来好好的,结果睡了没多大会儿突然惊醒,就开始闹起来,怎么都按不住。

    我转头看看桌上一只碗,问道:“她回来吃过什么没有?”

    张九山摇摇头,又说:“回来就说吃菜太多,有点口渴喝了一大碗的水。”

    我心里隐隐猜到了一点端倪,走到桌子跟前,拿起那只碗嗅了嗅,又伸指在残余的水滴上蘸了下,在舌头上一tian,嗯,微微发酸,水有问题。转头盯着张九山一瞪眼喝道:“你在水里下了什么药,快说!”

    张九山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没下药!”看样子不像是说谎。

    “这到底怎么回事?”张金生凑过来问。

    “有人在水里下药。”我转身把桌上暖瓶提起来,重新倒了一碗水。拿出一张黄纸,用朱砂在上面画出一道沉水符,烧了丢在碗里。很快水面上浮起一层白色油脂一样的东西,哦,原来是“疯神散”,我们家就有这种药,人喝了就会失去理智变成疯狗一样,最终会撞墙死掉。

    但里面加一些ru胶和白糖调和,当麦ru精在地府里买,非常好喝。鬼的口味你永远不懂,并且鬼体壮实的多,疯神散不会让他们疯掉,就跟咖啡一样有提神功效,我都不知道太祖爷爷怎么想出来的。

    “有人在水里放了疯神散,快去买几片安眠药过来,再买点泻药,明天早上拉完肚子就没事了。”我跟张金生说,他点点头匆忙跑出去。

    当我抬头无意间看到那个女人时,发现她脸上有股古怪的神色,心里感到奇怪。她察觉到我的目光,急忙低头垂下眼帘,显得有点心虚。我心头一动,这女人有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