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尖头鬼往事

第七百五十二章 尖头鬼往事

    我慌忙往后一仰身,举起红绳套向她的双手。映月鬼相当机灵,疾如闪电般把手缩回去,红绳套了个空。跟着眼前一花,我的左手反而被她攥住,往回扯了下,草,跟被铁钳夹住一样,根本扯不动,反而手骨给差点给夹碎了。

    这咋办,斗灵搞不成,反被对方制住,那不是只有等死的份儿?眼珠一转马上有了主意,右手把红绳往她身上一丢,在包里摸出小白旗,急忙叫尖头鬼出来。

    这时红绳被打飞,右手也被她握住。

    尖头鬼出来的够及时,一把打开她的手,算是保住了这双爪子。尖头鬼跟着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用力扯翻在地上,大声骂道:“敢欺负我们爷,你不想活了,今儿我就让你……”说到这儿,忽然松开手,带着哭腔跟我说:“爷,这妞儿身子里有只映月之煞!”

    我瞪他一眼,爷怎么会不知道,还用你来提醒,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管他什么煞,把它弄出来!”

    “爷,我发过誓的,这辈子绝不动映月之煞,你老怎么处罚我都成,今儿我是帮不了你了。”说着哧溜一下钻回旗子里。

    这下把我气的直翻白眼珠,你个混蛋小箭头,敢不听话。转眼看见这女人正从地上慢慢起来,看来刚才被尖头鬼摔的不轻。我赶忙不失时机的一把从地上抄起红绳,就缠上了她的两只手。

    当要去缠她双腿的时候,就看见一缕黑气从头顶冒出,发出一声极其阴森的冷哼,让我瞬间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黑气迅速往北飘走,眨眼不见踪影。

    这女人咕咚再次摔倒在地上,手电脱手咕噜噜滚到一边。我急忙把手电捡起来一看,她紧闭双眼,已经晕过去了。探下鼻息还有气,这才放心。大声把沈冰招呼过来,今晚我们得把她送回去。

    沈冰一边把她背在身上,一边问我:“今晚怎么这么利索?”

    我也纳闷呢,不会是怕我的斗灵术吧?感觉不像,这死玩意跟寄宿鬼一样牛逼,哪看得上我这跟红绳呢。诶,我想到了一件事,是不是跟尖头鬼有关?

    一边往策里村走,一边把尖头鬼叫出来,这家伙探出尖长的脑袋,转着小眼珠四处看看,才闪身出来。嘿嘿跟我赔笑道:“爷,你不生气了吧?”

    “生气。爷正在想,让你拿一晚大顶还是两晚呢?”我没好气的说。

    尖头鬼差点没哭了,哀嚎道:“爷,你饶了我吧,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子里能撑船,别跟我们这没爹没妈的孩子一般计较……”

    草他二大爷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气的抡圆巴掌狠狠扇在他脑袋上:“少跟我胡说八道,跟爷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认识这个映月之煞?”

    “认识,不过不敢讲,我是发过誓的,并且是毒誓!”

    “好,不讲就不讲,就拿一个月大顶吧,让林梦溪和三丫监视……”

    “爷,千万别这样,我说还不行吗?”这小子耷拉下脑袋,一副特别委屈的模样,看着相当猥琐。

    “那还不快说,装什么可怜?”沈冰狠狠瞪她一眼。

    尖头鬼吓得一哆嗦,连忙说道:“那是很久以前了的事了,你老祖宗还活着,我还在小白旗一个人逍遥自在……”

    “啪”地一声,他脑袋上挨了沈冰一巴掌:“你是鬼好不好,什么一个人逍遥自在,屎壳郎爬铁轨,冒充什么大铆钉?”

    尖头鬼捂着脑袋不住点头:“是鬼,是鬼,我口误。”然后又接着讲:“我跟着你老祖宗来到邙山,就是为映月之煞来的。因为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到地头后,我被叫出来的时候,你老祖宗受了重伤。听说是被鬼差给打的,让我去追那个映月之煞。我就追啊追啊,追到了邙山一个阴森山谷中,我们俩干了一架,谁也奈何不了谁。

    “后来吧,七爷八爷来了,吓得我掉头就跑,谁知道还是被他们追上给摁住。幸亏你老祖宗来的及时,他跟两位爷有交情,所以就放了我。但七爷八爷下了死命令,以后不准再动映月之煞,包括这里的任何亡灵,还叫我们发了毒誓才离开。

    “你说我当着七爷八爷的面发的誓,还怎么敢再动映月之煞?说实话,昨晚上追到策里村,我看上老太太那是故意的,为的是放过映月之煞。”

    我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又问他见过死老太婆没有,他摇头,除了那次出来追到山谷见过映月之煞外,什么都不知道,包括埋尸林和凶墓,都没见过。

    我又问他既然一直住在小白旗内,为毛后来离开了?尖头鬼说,我老祖宗因为被鬼差打伤,伤了元气,回到家没多久就不行了。

    临死前,他老人家把尖头鬼从小白旗里叫出来说:“我们主仆有情有义在一起待了二十多年,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眼看就不中用了,你也跟着去地府投胎,投胎做人吧。”说着把他脖子上桃木牌摘下来。

    这小子也不是没心没肺,一路哭哭啼啼,恋恋不舍的离开尚城镇。可是他并不想投胎,因为早些年跟牛头马面结下一点恩怨,才变成了这种尖头鬼模样,所以没去地府,漫无目的一路往西哭着去了。谁知竟然遇上失散多年的兄弟,那是当年跟他一块遭罪的好朋友,被牛头拍扁了脑袋瓜,后来得了个外号叫作碟金刚。

    兄弟俩相见抱头痛哭,之后他就跟着碟金刚进了一个神秘的山谷内,见到一位叫蓝登的老人,没说几句话忽然间失去神智,浑浑噩噩过了不知多少年,终于在茅山被我挂上这只桃木牌才醒过来。

    “你说的那个山谷是不是长满了竹子?”我摸着鼻子问。

    “对,就是这个样子。”

    明白了,他是被自己兄弟骗到了竹虫谷,让这个叫蓝登的老家伙给使了迷魂手段,白痴了很多年。这次因为守竹族倾巢而出,老黑才带他去了茅山。

    说着话就到了策里村外,遥遥看见一条黑影矗立在村口,在凄迷的黑夜里,显得特别诡异。我赶紧让尖头鬼回到旗子里,往前晃了晃手电,灯光在那人身上扫过,心头不由打个突,竟然是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