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戴孝的女人

第七百五十一章 戴孝的女人

    张金生见到我们好生生的回来,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说中午炖了一大锅牛肉汤,都来找过我们七八次。看他起初那副担心模样,肯定知道策里村的诡秘之处,他不说可能也有什么苦衷吧。

    现在天还早,况且我们才吃过午饭,就让他回去了。在客房睡了一觉,下午六点多才去张金生家。他老婆把饼也烙好了,不但做了牛肉汤,还有一桌丰富的菜肴。孩子们另外安排了一个小桌,他的妹夫和妹妹也过来向我们亲自道谢,于是一块坐下吃饭。

    张金霞尽管还是那么枯瘦,不过脸色却非常好,让我放下心。现在看起来,这四十岁出头的女人,竟然有些姿色。而张九山纯属一个愚鲁庄稼汉,当初肯定是一颗大好白菜被他给拱了。

    席间又提起策里村的事,张金霞两口子马上转移话题,根本不给我们机会。这让我心里好生纳闷,你说策里村诡异老太太的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有啥不能说的?

    由于他们两口子三番两次把我们要说策里村的话头给引开,席间气氛多少受到影响,这顿饭吃的挺郁闷。就喝了不到一瓶白酒,感觉晕乎乎的,不敢再喝了。吃过饭后,沈冰居然童心大起,拿出手机教孩子们玩游戏,明天是周末,孩子们不用上学,围在一块玩的挺痴迷。

    我就跟张金生他们三个坐一块闲聊,说说他盗墓那些事,当然少不了这个凶墓。又提起清末那时候,一对男女盗墓贼,在这座墓上打出一个盗洞。据说他们进去倒是平安出来,只不过没多久就相继离世。是什么原因,相隔百年之久,谁都说不上来。至于墓顶那个盗洞,那是后来有人打出的,听说从那儿进去的都没出来过,所以谁都不钻那个盗洞。

    一时听张金生讲盗墓挺有趣,没看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十二点。我赶紧告辞,张金霞两口子跟我们一块回去。

    当走到黑漆漆无人的大街上时,突然听到一声孩子的啼哭声,划破寂静的夜空,特别惊人。我心头猛地一震,感觉这是小雪的哭声,慌忙转头四看。

    张九山跟我说,夜里孩子哭是正常事,不用担心。我心想还用你说,这道理我怎么不懂,主要这哭声感到很熟悉。

    只是一声啼哭,然后就没了任何声息。奇怪啊,孩子哭不可能只哭一声吧?心里虽然奇怪,但也猜不出怎么回事,于是跟他们两口子道别,回了旅馆。刚走到一座小楼跟前,看到从里面走出一个人。从婀娜多姿的身影上看,是个女人。

    我抬头一看这座小楼是曹明路家,心里开始打鼓,刚才听着孩子的哭声就是这个方向,并且半夜他们家有女人出来,显得很诡异。你不想想现在都夜里十二点多了,一个孤身女人从他们家出来,不是很奇怪吗?

    想到这儿轻轻一扯沈冰,我们溜到街边躲起来,看着女人左右瞧了几眼,转入一条巷子里,往北去了。我们俩悄悄跟到巷子口,依稀看到她已经出了对面巷口。又一路跟过去,发现这女人出了镇子,往北去了。

    听张金生说,镇北只有三个村子,策里村虽然在最北端,可是其他两个村分居东西两侧,镇上有另外两条捷径可走,这条路其实就是通往策里村的。一个孤身女人,半夜三更去策里村干什么,就不怕那里的神秘传闻?

    有问题!

    好在路两边长满了大杨树,今晚又有风,吹的树叶哗啦啦响,正好掩盖我们的脚步声。

    我们俩就像做贼似的,跑下路边,在一棵棵树后溜过去。女人走的很快,但我们也跑的不慢,最后追到她身后几丈外缓下脚步。

    女人走着走着,手上抖落出一件白色的衣服穿在身上。再往前跟了两里路,眼睛习惯了黑暗才看明白,敢情她刚才穿上的孝服。靠,半夜遇穿孝服的女人,感觉不吉利啊。

    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觉得一阵阴风吹过来,冰凉刺骨,草他二大爷的,有鬼出没!

    我急忙打开背包,拿出点睛笔开了阴阳眼。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团浓密的黑雾,正滚滚朝这边窜过来。我顿时吃了一惊,那模样和速度,太熟悉了,看架势像是映月之煞!

    可是今天是农历月底,月亮不出来,它出来干吗呢?

    正在疑惑之际,就见黑雾迅速窜到女人跟前,霎时不见踪影。我倒吸了口凉气,女人被映月之煞上身了!

    这我可不能不管,否则这女人会跟张金霞一样的下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于是从包里拿出红绳,没月亮也就用不上月孛符,只能用斗灵术了。让沈冰眉心贴上辟邪符,以免被映月鬼再扑到她身上。

    她一听是映月之煞来了,拔出铜钱剑就要跟上来,这把剑是今天下午才重新用红绳绑好的。我连忙阻止,问她还记得昨天张金霞那股疯劲吗,搞不好会被这死玩意给杀死的,沈冰打个冷战,这才不跟了。

    我把桃木剑cha在后领上,见那个女人这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便猫腰溜过去,到了跟前,她也没什么反应,于是快速将红绳往她一只手腕上缠过去。谁知这女人突然一抬手躲开,跟着急转身。

    眼前蓦地一亮,她原来手里拿着手电,现在打开了。你说灯光不是照向我,而是竖在胸口这儿往上照射。搞的一张脸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惨白,跟鬼似的,吓我一大跳!

    这下看清了她的容貌,长的挺不错的,不过让我一怔,那不是张小军老婆吗?尽管在灵棚前只撇了一眼,但这女人模样长的挺俊俏,我记得很清楚。呃,对好看的女人,男人都会记忆深刻的。

    难怪她在半路上穿上孝服,这是回去跟丈夫守灵的,可是她怎么会从曹明路家里出来呢?刚想到这儿,这女人眼珠一瞪,显得特别凶狠,伸出跟鹰爪似的双手,猛地叉向我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