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映月(二)

第七百四十五章 映月(二)

    张金生和张九山慌忙跑过去,就要把她拉起来,被我喝止,并且要他们远远退开,无论发生什么事,谁都不许接近她。他们两个神色迟疑的往后退开。

    张金霞慢慢从地上爬起,但没站起来,而是在地上趴着转过身,抬头望向我。那对金鱼眼一样的眼珠子,散发着无穷怨恨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沈冰见她身上邪祟还没走,心里没底了,走过来在我耳边小声嘀咕:“这办法管用吗,你看她现在变得很凶啊!”

    “你先闭门谢客,待会儿别让邪祟跑你身上。”我跟她说。

    “她敢!”她说归说,还是咬破手指在眉心上点了一点鲜血,念了声闭门谢客。又拿出一张辟邪符贴在胸口。

    我看着张金霞这脸凶相,嘴里还喊着那只血淋淋的鸡头2c说不出的邪恶。心说你个死玩意不给面子是吧,那咱们接着玩下去。又拿出一张月孛符,这次贴在桃木剑尖上,念了咒语,把符火用力甩过去,正好落在张金霞面前熄灭。

    月孛咒对付映月之煞最为有效,啥叫映月之煞?就是死前对着月亮叫冤的主儿,怨念冲天映月,死后必化成一只凶猛异常的厉鬼,只在月出时出没,被称作映月之煞。由于生前冤魂吸取了月华,在月光下是很难对付的,尤其是附在人身上,除了用月孛咒,那是没别的好办法。

    月孛为十一曜之一,十一曜为:日、月、金星、木星、火星、水星、土星、紫炁、月孛、罗睺、计都等,其神称为十一大曜星君。道教以月为夜明之神,称之为月孛星君。这映月之煞源于月孛君,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用月孛咒来化解。也必须有月亮之夜才行,不然月孛咒发挥不了效用。

    虽然符火并没有触及到张金霞,但她犹如遭到重击一般,往后咕咚倒翻一个跟头,听声音摔的挺重,不过又慢慢爬起来。两只骇人的眼珠死死盯着我,散发着恐怖的光芒。

    张金生和张九山面露心疼之色,看看她又看看我,那意思是问还要继续下去啊?

    我心里也感到这事有点棘手了,按说映月之煞只要灌入鸡血和月孛符灰,再加以鸡头,一般都能搞定。可现在我都连催三道符,她居然还能撑得住,显然这只映月之煞非同一般,让我心里都没底了。

    没底归没底,还是要跟她玩下去的。月孛符外加一张大金光神符,金光符直奔张金霞眉心,再挺起桃木剑,脚下踏着罡步,当金光符灰触到她皮肤一瞬间,桃木剑配合咒语也指向她的眉心。

    这次张金霞立刻双手捂脸,往后仰身跌倒,双腿仍旧跪在地上,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张金生和张九山以为我把她打伤了,同时带有怨恨的瞪我一眼,一齐跑过去。

    “不要过去,快走开……”他们这举动吓我一跳,急忙跟他们挥手。

    但为时已晚,当他们刚奔到跟前,张金霞突然直挺挺坐起身,放开双手,一人一巴掌,两个人就像放飞的风筝一样就飞出去了。汗,没见过这么重飞的这么高的风筝,并且没有风筝线。

    “砰砰”两声巨响,两个人重重摔在地上,哼哼唧唧半晌爬不起来。幸好这是片空地,地面也没什么硬物,摔得尽管不轻,不过看上去没什么大碍。

    此刻再看张金霞,双眼血红,仿佛要往外淌血一般。眉心上宛若烧焦了一块,往外冒着丝丝黑气,脸上神色却是非常狰狞凶狠。

    沈冰拔出一把铜钱剑说:“不如我过去跟她玩两招?”

    我一听赶紧摇手:“你还是乖乖站一边吧。”我现在都没胆量敢直接跟她近身过招,不过她也不敢到我跟前放肆,我们俩这属于对峙,耗上了。

    “哦,那我过去看看他们俩有事没。”

    我盯着张金霞的眉心,摸着鼻子琢磨,她已经被月孛符加大金光神符攻破灵窍,映月之煞鬼气正在往外泻出。这个时候是最为危险的时刻,一旦被人近身,她体中那股凶猛的煞气就会对其全部发泄而出,会被当场杀死,然后吸取死尸鲜血,变得更加强悍,更不容易赶出身子。

    她忽地一甩头,让我心头一紧,还没想出她要干什么,就见她跟着大蛤蟆一样跳起来,冲着刚刚被沈冰扶起的张金生扑过去。

    草他二大爷的,在鸡血符灰酒的压制下,她居然还能动手,让我有点傻眼。这死玩意不但凶,并且是凶的过头。张金生吓得扑通一下跪倒,沈冰挺起桃木剑大声念道:“顺鬼不斩,恶鬼截头。上帝敕下,不得停留。急急如律令!”

    咒语不错,可是没符相辅佐,威力就一般了。结果“砰”地一声,她给打飞出去,铜钱剑散成了一片铜钱,哗啦啦落地。不过这下也让张金霞受到震荡,往后一个筋斗,落在地上,仍旧是跟蛤蟆一样趴着,一对血红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沈冰,充满了无限怨恨之色。

    偏巧这时候,天上一片乌云飘过,将月亮遮住。我心说坏了,不见明月,月孛无力。刚才灌下去的符灰失效,这玩意更不易制住了。我慌忙拿出红绳,做出最坏打算,用斗灵来解决。今天不是哥们斗死她,就是她斗死我。拼了!

    窜身上前之际,先撒出铜钱阵护身,以免出师未捷身先死。到了近前抛掉手电筒,桃木剑cha在后领上,双手扯起红绳甩出去,正好套上她的脖颈。现在黑漆漆的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依稀看见挥起双手就来扯红绳,随即眼前一亮,沈冰爬起身捡起手电照过来。

    顺势手腕一抖,把红绳缠住她的双臂,往后飞退,不敢跟她近身搏战。但这死玩意居然跟着跳过来,比我速度都快,我双脚还没落地,她的一只右手已经叉住了我的喉咙。

    草,真给她斗死了!

    感觉喉咙一阵收紧,透不过一丝气息,好在死命扯紧红绳,她手上发不出力道,让我还能苟延残喘一会儿。

    月亮又突然从乌云中跳出,让我一下看到了曙光,把早就攥在手里的一张月孛符猛地贴在她嘴巴上。反手从后领上拔下桃木剑,一边大声念着咒语一边狠命的一剑切在她的脖颈上。

    咒语一毕,符火燃着,正赶上她往内吸气,符火全都吸进嘴巴里。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