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六章 鬼差推磨

第七百四十六章 鬼差推磨

    张金霞瞪着的血红眼珠子,厉声长叫,模样相当吓人。

    叫声中一律黑气从她前额呼地窜出,往东飘走,瞬间就飘出几十米远。我先把忽然闭上眼睛的张金霞手从脖子上掰开,又撒出八枚铜钱,催动法诀向前急速追过。这玩意一般是不能放过的,跟寄宿鬼一样记仇心强,这次被打跑,还会去而复返,回来必定让张金生和张九山两家人全部毙命!

    可是这死玩意跑的太快,特别在月亮之下,简直如虎添翼,我觉得它比飞毛腿导弹飞的都快。铜钱阵往前打个回旋就悬在空中停下,失去邪祟影踪,铜钱阵就不会再追赶了。我又拿出小白旗,叫出尖头鬼,吩咐他追上映月之煞,把这死玩意给干掉。

    这小子一撇嘴:“爷,你先干掉我吧。映月之煞几百年不出一个,并且这位主似乎有背景,我杀不了。”

    靠,杀不了就杀不了,那么多废话,它不过一只厉鬼,能有啥背景,你以为它爹是地府行政长官啊?

    “滚你的臭鸭蛋,给我追上就行,一会儿回来报告它的行踪。”

    “得令!”尖头鬼往旗子里一钻,驾驭起小旗迎风招展的一路往前飞走。

    我回头看看沈冰他们,此刻都挣扎站起来,没受大伤,只不过擦破了点皮。而张金霞倒在地上紧闭双眼,本来枯瘦的小脸,显得更加吓人。不过脸色变回来了,从肉皮下透露出一点血色。

    张金生和张九山一站起来就急忙跑过去,张九山把她抱起来,张金生急惶惶的问我:“兄弟,她咋样了,是不是……”

    我点点头:“邪祟驱除,没了性命之忧。把她赶快抱回床上,用厚被裹严实,等她醒了,多喂姜汤驱寒气。”又递给他两张净身符,每天烧一张调水喝下,两天后就会彻底没事了。

    “这大热天的还要喂姜汤?”张金生半信半疑的问。

    “嗯。她身上邪祟盘踞太久,整个身子阴气深重,导致气血寒冷,必须把寒气驱出去。”跟他说完,我招呼一声沈冰,收拾东西回旅馆。

    张金生和张九山忙着把张金霞送回屋子,也没跟我道别。我们俩一个一瘸一拐,一个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过黑漆漆的小街,来到旅馆门前。在这儿停住,我回头望了一眼,总觉的这路上背后仿佛有人盯着一般,感觉心里不踏实。

    但空荡荡的街道,一个人影都没有,或许是元气亏耗,出现了幻觉。进了客房,我们两个都没顾上去洗澡,往床上一歪就睡着了。嘿嘿,我们要了一间房,可是呢,有两张床,没歪在一块!

    直到天亮,小白旗飞回来我们才醒。

    我拉住窗帘,让尖头鬼出来,三丫也跟着探出脑袋,她比尖头鬼最快:“我们追了半夜,追到一个村子,然后那只鬼就不见了。”

    尖头鬼见抢了他的风头一瞪眼珠,假装一脸凶狠色,伸手把她脑袋摁回旗子里。回过头时又一脸的嬉笑:“爷,这只映月之煞太了,追到一个村子里,给它转了几个圈子,结果就失去了踪迹。眼看天亮,我们就回来了。”

    “本来是可以追上的,是他看上一个老奶奶,非要转弯……”三丫又探出脑袋揭发尖头鬼谎话,结果又给尖头鬼摁回去。

    “爷,我怎么会看上老奶奶,别信小妮子胡扯……”

    “我证明,他就是看上了老太太,中途转弯,最后跟丢了那只鬼。”林梦希从小白旗里钻出来,叉着腰气呼呼的说。

    尖头鬼似乎挺怕她,张张嘴却没敢吱声。

    沈冰瞪他一眼,问林梦希:“到底怎么回事?”

    林梦希跟着瞪了一下尖头鬼,才说起这次追踪的事。本来一直跟在映月鬼身后,飞到北面山脚下,进了一个村子。这时忽然发现一个老太太坐在一间屋门外,看着一只鬼在推磨。

    听她说到这儿,我猛地吃了一惊,打断她问:“你没看错,是鬼推磨?”

    林梦希睁大一对美眸说:“是啊,怎么会看错,有只挂着地府腰牌的鬼差在推磨呢……”

    “鬼差?不会吧!”沈冰惊诧的瞪大眼珠。

    我也觉得这事蹊跷,竟然帮老太太推磨的是鬼差,难怪用铜钱阵都没困住这只死鬼。这简直不用再想,老太太就是白花谷遇到的那位。而林梦希所说这村子方位,应该就是策里村了。

    “真的是鬼差,我在地府待了那么久,怎么会认错。”林梦希说着脸上一红,她可能接过鬼差这样的piao客。然后伸手一指耷拉着脑袋的尖头鬼,“他说老太太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要过去看看,这才跟丢那只鬼的。”

    尖头鬼苦着脸还狡辩:“我那不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鬼差。”

    我跟沈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真是无语了。你说尖头鬼这混蛋,旗子里这么几位美女还不够养眼,偏偏看上了一位老太太,你这是老少都不放过啊?

    “还狡辩!”林梦希瞪着他说,“再狡辩回去让你拿大顶两个小时……”

    “我不敢了。”说完这句,尖头鬼逃也似的钻回小白旗。

    沈冰噗嗤一笑:“你这手真够狠的,让他拿大顶,怕是脑袋会压扁。”

    林梦希跟着捂嘴笑道:“这其实是木春这丫头想出的办法。”

    我感到特别好奇,夏木春这样文静的女孩,怎么会想出这么刁钻古怪的主意。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哦,不对,是鬼不可貌相,估计尖头鬼也就能欺负欺负三丫了。

    等林梦希回去后,沈冰还乐的笑个不停,说夏木春想出的主意真是绝了,想到尖头鬼拿大顶那模样,就觉得相当有趣。我跟着笑了两声,又沉下脸,拉开窗帘,让阳光透入。遥看着北方,心说这策里村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有一只映月之煞,还有鬼差帮一百多岁的老太太推磨,这简直是千古奇闻。

    忽然间心头一震,我怎么忘了老祖宗曾经说过映月的事。他老人家说小雪是受映月的勾引才自己爬出去的,当时我还不明白映月是咋回事,现在终于明白了,这只映月之煞真是太可怕了,居然能利用月孛星君勾引小雪,这想都不敢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