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映月(一)

第七百四十四章 映月(一)

    我还没抬手时,张金霞突然全身一阵痉挛,从床上一挺身坐起来,猛地缩到墙根下,满脸惊恐的骂道:“你流氓,要往哪里摸?”

    暴汗,我这不是停手了吗,再说对你这样的,打死都不敢有这念头。我转回头,沈冰瞪着眼一时不知道我是不是真有邪念,张金生一脸尴尬,把我拉到一边。

    “当时在医院,医生摸过她肚子,也就是摸到肚脐下,她就开骂了,兄弟你别介意。”

    我点点头,低声问他:“你请的那些先生,都没看出肚子有毛病吗?”

    “没有,他们来了就看看额头,然后给喝一碗符水,观察一会儿没动静就说没事。”

    明白怎么回事了,我回头看向张金霞,发现她现在的目光特别骇人,非常凶厉的在盯着我。就像一只护犊子的野兽一样,让我看了感觉背后冒凉气。

    “这病有得治,不过时间太长了,可能有点麻烦。就看今晚是不是有月光,如果月亮出来,咱们就下手,不然就得等改天了。”我把嘴伸到张金生耳朵边压低了声音说,不敢让张金霞听见,然后又嘱咐他,不要告诉妹妹。

    张金生点头如捣蒜,一脸激动的说:“你说咋办就咋办,咱们先回去吧。”

    我们从张金霞家里出来,往回走的时候,又遇到了曹明路,把张金生拉到一边,小声嘀咕什么。他们俩目光不住的向我们扫过来,估计那家伙是在探问我和沈冰虚实。张金生回来后,发现曹明路看我们眼神有些不对,似乎隐有一丝怨念。

    张金生一边走路一边跟我们小声说:“他问你们是不是收古董的黑商,我说不是,他还不信。这年头人心隔肚皮,他这种奸商最不相信人。”

    “随他去吧,反正我们最多在这里住上一两天,也不收任何东西。”我满不在乎的笑道。

    “万一这两天不出月亮呢?”沈冰问。

    “不出月亮,就暂时先离开这儿,等办完我们的事再回来。”我们来找小雪的事当然不能告诉张金生,提起这件事也得瞒着他。

    我们没回张金生家,就在镇上一个小旅馆入住,条件还不错。因为这儿经常有外地“文物经纪人”光顾,所以旅馆有好几个,硬件设施也都很好。现在才下午四点多,先冲了个澡,换了干净衣服美美的睡了一大觉。

    醒来的时候,正赶上张金生过来叫我们吃饭。已经是八点多,天黑了下来。他们家孩子老人一大家子人,我们再过去凑热闹觉得乐意不过,就叫上他在一家小饭馆简单吃了点东西。张金生要结账,但被我算了,这人也不容易,顾着老人和妹妹看病,尽管饭钱不多,还是不忍心吃他的。

    今天是农历二十七,月亮要到半夜才能出来,我们就在客房等着。后天是二十九,这个月是小月,月亮不会出现,所以我才说最多在这儿住一两天,不然后天再空等一天太浪费时间了。

    直等到凌晨两点半,才隔着窗户看到一弯月牙挂在东边天空上,总算出来了,我们都松了口气。赶紧把准备好的东西带上,出了小旅馆奔向张金霞家。张金生妹夫早等的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忙让我们进门,但我嘘了一声,摇摇头示意都站在门外。

    张金生妹夫叫张九山,这个地方除了姓曹的就属姓张的是一大姓。人挺老实,地地道道的一个庄稼汉。

    张金霞这会儿睡着,我让张金生和张九山悄悄把她抬出来,放在屋后一片空地上。谁知刚抬出来,就见她猛地惊醒,抬头望着天上大声惨叫道:“我好冤哪,苍天啊,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我……”

    她瞪着一对鼓暴的眼珠子,神情特别吓人。惨厉的叫声,让我和沈冰听了,都感觉背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在她半夜叫冤,基本上一个月倒有二十天发生,镇上的人都习以为常,没人出来。

    我发现她的目光直勾勾盯着那弯下弦月,印证了心里的一个想法,果然没猜错。估计这一个月里半夜叫冤,都是有月亮的时候发生的,而阴天下雨或是到了月底这些天,她肯定很安生。

    张金生和她丈夫两个人把她牢牢按住,放在了屋后空地上。我赶忙让沈冰拿出一束香点上,面朝月亮cha在地上。先叩头纳拜,然后把今晚画好的“月孛符”拿出,将一只公鸡当场宰杀,鸡头由沈冰拿着,鸡血滴入一碗白酒之中。随后轻声念月孛咒:“威彗神猛,震断九天。神剑挥击,鬼灭九泉。奉承轰令,不得留连。急急如律令!”

    黄符燃着,待烧成灰烬落在碗里,用手指在里面调匀,把碗交给张九山,让他灌老婆喝下去。

    这会儿张金霞像发疯似的狂叫,不住在地上挣扎折腾,张金生一个人摁不住,张九山没掰开她的嘴,反而把那碗鸡血酒撒了少半碗。我冲沈冰使个眼色,她立刻会意,冲过去帮忙将张金霞按住,张九山这才掰开她的嘴,把血酒灌进嘴巴。

    “嗬嗬……”血酒在她嗓子眼冒泡,一个劲想吐出来。

    我大声跟沈冰叫道:“把鸡头塞进嘴里。”

    沈冰依言把鸡头塞入她的嘴巴里,刚刚冒上来的酒水泡立刻给压下去。这下张金霞更来劲了,双腿乱踢,身子一阵扭曲,那么瘦的小身板,眼看就扭成麻花了,吓得他们仨全都放开手。

    张金霞嗖地从地上一窜而起,这哪像一个瘦弱无力的病人,比一只大公鸡都有劲。撒开双脚,往前就跑了。

    “啊,怎么会这样?”张九山失声惊叫。

    “兄弟,这……”张金生看着我惊骇的说道。

    我镇定的冲他们摇摇头,又拿出一张月孛符夹在指诀上,再念一遍月孛咒,黄符燃着之际往前猛力一丢。符火犹如流星赶月般飞向前,迅速抄到张金霞身前。就在这时符火熄灭,一片黑灰洋洋洒洒飘落而下。

    “大胆孽障,还不出来吗?”我大喝一声,捏法诀踏罡布斗,挺起桃木剑直指张金霞!

    张金霞噗通一声,头朝下栽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