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破空血符

第七百三十九章 破空血符

    我听着不对劲,下面跟哪儿来那么多鬼啊,不就一个死娘们吗?但听着张金生惊魂的叫声,这混蛋胆子不小的,能吓成这样,说明真有不少恶鬼。我加劲往上爬,两只腿由于不能撑开,帮不上忙,仅凭手上力气,那就慢的多了。

    “腿被死鬼给拽住了,怎么办?”张金生在下面都带哭声了。

    我更是叫苦不迭,你被鬼拽住,无疑是增加哥们负担,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往下拉扯,险些抓不住绳子要滑下去。

    “你撒泡尿试试!”我吃力的叫道。

    “不用你说,我早吓尿了……”这混蛋倒诚实,这么羞愧的事都说出来了。

    蓦地感觉下面一轻,好像死鬼放开了他,于是连忙往上爬。双腿也勉强使上了,在两边洞壁上又拱又蹭,还算给力。往上爬了两三米,忽然钻进一条斜洞内,地势呈斜坡状,一下让我轻松了很多。

    “我裤子上湿嗒嗒的,死鬼不敢碰我裤子了。”张金生在下面说。

    鬼怕污秽物,尤其是人尿,没想到这混蛋吓尿倒是误打误撞帮了自己一个忙。可是这种乐观局势没保持多久,他在下面又发出了叫声。整条裤子又不是全湿了,又被死鬼给扯住。

    我只有一只手攀着绳子往上爬,另一只手摸出一张辟邪符,这还是那具死尸身上的。念了两句咒语,黄符燃着,丢了下去。

    “啊,你往下丢什么火啊,烧着我了……”张金生带着哭腔叫。

    不过这下又感到一阵轻松,下面死鬼被赶开。这十几米长的盗洞,让我足足爬了三十多分钟,不住的跟下面的死鬼做斗,不是往下抛符火,就是丢铜钱。可是符就两张,铜钱也不过不足十枚,最后一段三米垂直的井洞,那是用尽了吃奶力气,才爬了上来。

    洞口边上有我曾经留下的镇鬼符,我死命把张金生拖上洞口,下面就立刻消静了。死鬼胆子再大,也不敢跟镇鬼符硬碰硬。

    我们躺在地上喘气,你说张金生你喘什么,你根本没用什么力气,是我费尽九牛二五之力才拉上来的好不好,我这两条手臂麻木的,感觉不是长在自己身体上。

    喘了一会儿后,张金生从身上掏出一包黄金叶香烟,递给我一支。我的手抖的都拿不住掉地上两三回,他也抖的挺厉害,看样子没出力但给吓软了。我们好不容易点上烟,半躺在土堆上抽了几口,浑身一阵舒泰。

    等他情绪稳定了一些,就问刚才下面到底是啥情况。张金生说墓道里挤满了阴魂死鬼,问我看过外国丧尸片吗,跟那里面情景差不多,黑压压的看不到边际,他胆子按说不小了,结果都给吓尿,那真的一点都没感觉丢人。好在这些死鬼怕铜钱剑,再加上盗洞狭窄,钻进来扯住他的也不过两三只鬼,要是在没进入盗洞之前遇上,恐怕就出不来了。

    我听了这情况坐起身,狠狠抽了两口烟,其实我到现在也没学会抽烟,这两口抽的有点冲,呛的咳嗽不止,赶紧把烟屁股放在脚底下踩灭。心想按他说的情形,那些死鬼应该是死在墓里的这些人,为什么都没去地府报道,突然涌出来要拦住我们?

    我转头看着苍凉的夜色,愈发觉得这座墓更加的诡异,肯定与白花谷有某种联系,不然哥们不可能直接从哪儿穿越过来。

    可是为毛把我送进这座凶墓里啊?摸着鼻子想了想,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老祖宗曾警告不要动这里的邪祟,是因为起初用铜钱把女鬼bi回盗洞,而后又用铜钱阵围困推磨鬼,才惹的祸吧?

    这两件事要说第一次我必须要动手,不然女鬼肯定会杀了张金生。要说动推磨鬼的事,的确有点不对,他没惹我,只不过想知道内情,看来鲁莽了。跟着我又打伤死娘们,封门镇尸,那比之前动作更大,难不成是因此才引发了墓中阴魂涌现?

    刚想到这儿,就听张金生惊声说道:“洞口往外冒黑烟……”

    我急忙转过头,发现盗洞口往外冒起缕缕黑气,就跟大烟筒似的,并且土堆上封的那张镇鬼符不住颤动。草他二大爷的,这麻烦大了,群鬼在下面涌动,要冲破镇鬼符压制。阴魂数量过巨,这张符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快走!”我伸手拉起张金生,就往坡下奔去。

    “他们是不是要出来了?”张金生在后面急问。

    “你没长眼睛啊,这还用问。”

    “我的妈啊!爷爷奶奶在天之灵,你们一定要保佑我,跟他们通融通融,让孙子躲过这次劫难,再不干倒斗营生了……”他在后面像老太太祷告一样嘀咕不停。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跟他说:“咋不求大神啊?”

    “我爷爷奶奶是很灵的,每次求他们都躲过……啊……”正说着他忽然惨叫一声,噗通摔倒在地上。

    我急忙停住脚步回头,发现他被几条黑气缠住,在地上不住挣扎。草,他们追过来了,此时随着有两条黑气冲我bi近,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哥们现在是弹尽粮绝,啥都没有,只有咬破手指,凭空画了道血符,念了两句驱鬼咒。这种办法是最近才悟出的,因为上次得益于魅宝恢复了元气,使修为大增,能够使用“破空血符”了,但太耗元气,再说威力并不是很大,只能对付一下普通鬼魂,所以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使用的。

    这两条黑气立马给镇住,吓得掉头往回飘去。连带缠住张金生身上的那几只死鬼都给吓跑了,我赶紧回去把拉起来,继续往前逃命。

    张金生脖子伤的不轻,刚才又被吓得六魂无主,跑起来踉踉跄跄,跟不上脚步。不多时,又察觉到了身后一股巨大的寒流涌到,我抽抽鼻子,大部队跟上来了,看来今天哥们要糟糕。

    好在这片地方我曾追赶野鸡来过,浪费了不少铜钱,虽然捡回了一大半,但还有不少落在草丛里。在头灯明亮的光线照射下,发现了几枚铜钱,居然凑够八枚,真是危难时刻遇救星,差点感动的没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