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章 火烧群鬼

第七百四十章 火烧群鬼

    被鬼追啥滋味我是深有体会的,那真是憋屈,堂堂一个鬼事传人被鬼追的落荒而逃,说起来丢人。尽管身后这些都是普通货色,可数量太多,这种规模快赶上鬼城那次了,仅凭铜钱阵,只能暂时保命,然后就是跟野狗似的,漫山遍野的拼命逃窜。草,野狗都没我们这么狼狈的。

    看看手表现在才夜里两点多,距离鸡叫还有一段时间。只要能撑到天亮,我就能重整旗鼓,对白花谷……

    能怎么样呢,再不能动他们了,乖乖求老太太把沈冰放了。然后再说小雪的事。

    张金生早跑不动了,一直被我拖着逃奔的。不过这家伙还算有良心,让我放开他自己跑路。他虽然不是啥好人,可毕竟是条命,怎么能忍心丢下不管。在山谷里兜了半天圈子,再看表,差点没哭了,还是两点多,明明秒针在转动,可是过了大半天,怎么时间怎么没动啊?

    这次cao上心,分针是指在二十的位置,然后感觉跑了有十分钟左右再看表,彻底崩溃,分针非但每往前走,反而退了两分钟。

    这已经不单单是鬼遮眼了,而是改变时间运行,这种鬼术不是没有,而是太稀有了。这让我怀疑又跑进了地府,不在人间。

    永远都看不到天亮,再加上张金生拖累的我也筋疲力尽,还跑个毛啊。于是跑到一片小树林跟前,就停下来往地上一坐,大口大口的喘息。喘息之际还在催动法诀,有铜钱阵在后面值班,倒不用担心群鬼突然袭到身前。

    “老弟啊,咳咳……感谢你这么玩命救我,我是实在跑不动了,别拖累了你,放开我,你自己逃命去吧。”张金生趴在地上非常感动的跟我说。

    我不由苦笑,你以为我能跑得了吗?现在哥俩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谁都逃不脱。眼见黑气跟着在后面追到,黑压压的排开,在夜色里看着既瘆人又壮观,以至于铜钱阵上的黄光有如一点萤火一样微不足道。

    “给兄弟根烟。”我喘着气跟张金生说。

    他摸出剩下的半盒烟带打火机全递给我,抽出一根刚点上,蓦地一拍脑门,心说真是脑残,咋忘了香烟可以代替香火的。把烟全部掏出来点上,对准那片阴魂,心里还有些不忍,心想看看情况再说,万一他们被铜钱阵挡住不攻上来,何必要他们命呢。

    但只等了不到一分钟,那些阴魂发动大规模攻击,一齐冲向我们。铜钱阵上黄光大作,不住击打在黑气之中,发出一阵阵惨叫。我心说坏了,这无疑又是在动这里的死鬼,让他们对我更加痛恨,这结不容易解开了。但我总得保命吧?

    惨叫声中,黑气还是铺天盖地的涌过来,铜钱阵对付三五只鬼不成问题,这么多它也无能无力。能击伤不少死鬼,算是恪尽职守帮了大忙。我心里暗叹一声,别怪哥们心狠手辣,让你们得不到投胎机会了。

    跟着念了火铃咒。冲天火光向前射出,那跟火焰枪喷进人群中一个模样,顿时哀嚎声遍起,听的惊心动魄,手都有点软。一股股黑烟向四处飘散,说明那是被烧的魂飞魄散了。连催急道火光,终于把黑压压的阴魂给bi退,已经是稀稀落落,没了起初那种壮观的场面。

    猛鬼都对火铃咒恐惧三分,别说这些普通野鬼了,再说火铃咒是群攻xing法术,杀伤面积相当大,正好用在这种情况下,烧死了不少死鬼。

    没死的都退的远远的,但仍然不走,似乎是一支被整编的队伍,拥有纪律xing。突然间让我想起了湘西洞神招阴兵的事,难道他们死后,都被两只小兔崽子招成阴兵?不是没这个可能,阴兵一说在茅山古籍中也有记载的,据说当年地府十帅之首鬼王作乱,占据邙山招阴兵与地府分庭抗礼,最后被地府平息,压制在邙山鬼王洞内。

    现在正好是在邙山,出现阴兵没啥奇怪的,说不定是鬼王当年部下作祟,在古墓里养阴兵。老祖宗当时嘱咐我不要动这里邪祟,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一旦惹毛了他们,出动阴兵,那是不易解决的事。

    可是这次不但惹毛了他们,还结下了深仇大恨,这怎么办啊?

    他们不敢再动,让我有时间多喘口气,想着怎么破解这种改变时间运行的鬼术。

    “兄弟,你这手太厉害了,你是不是神仙啊?”张金生趴在地上竖着脑袋,一脸惊讶之态。

    我也懒得多说,从这把烟里抽出一支叼在嘴上抽了两口。眼见这把香烟烧了几次火光后,就剩下烟屁股了,怕是火头一灭,他们还得冲上来。摸了摸鼻子,又想到一个办法,将烟屁股分八卦方位cha好,正好够八支,布成一个方圆五米的大圈子。每一个方位写了一道破空血符祭了,等于布成了一个八卦驱鬼阵。

    八道血符祭完,耗费了大半的元气,相当于使一次天雷地火咒。累的气喘吁吁,额头上热汗淌个不止。这阵法如果不管用,以我现在的状况,只有等死了。香烟很快燃完熄灭,不过阵法既成,就不用担心有没香火,那只是用来做前期法事的。

    这群死鬼一见火头熄灭,立刻就往前涌过来,草,真是见缝就钻。我伸手把铜钱阵召回,没必要再杀伤阴魂造孽,杀了这么多鬼魂,那是有损阴德。

    黑气瞬间冲到八卦驱鬼阵外,“轰轰”闪起一圈火光,把他们骇退。但他们前赴后继,又是接连几波冲上,都被阵法挡住。好在刚才他们被火铃咒给杀的吓破胆,没敢不要命的硬拼,不然这么多死鬼,总有冲破阵法的时候。

    冲了几次后他们废然返回,又退到了原先之处待命。我心里大大松口气,浑身像散了架一样躺在地上,跟张金生说:“你先值会班,让我睡一觉恢复体力。”

    “好的兄弟,你睡吧。”

    这一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不过在睡梦中还在修炼炼神还虚,让元气迅速复原。不知睡了多大会儿,就被张金生给叫醒。我以为这些死鬼又来冲击阵法了,但一睁眼,那些死鬼都还在原地没动。

    “怎么了?”我皱眉问。

    张金生神色惶恐的指了指身后的树林说:“你看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