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封门镇尸

第七百三十八章 封门镇尸

    死鬼瞬间显出原形,披头散发,一脸狰狞可怖撞。我看了这副造型不由愣住,是一只女鬼。呃,不是说见到女鬼就该发愣的,哥们还没那么不争气。原因是她身穿那身襦裙,以及那副鬼脸,就是遇到张金生时见到的那只女鬼。

    难道我回到了这座墓里?这一惊非同小可,此地距离白花谷最少十几里路,怎么可能在谷内转了几个圈子就跑到这墓里头了?

    女鬼肚子上被铜钱剑捅出一个大窟窿,往外喷着黑血,狠狠瞪我一眼,呲牙咧嘴的飘到墓室门口。两扇门嚓地打开,她进去之后门又自己关上。

    两只小粽子似乎为主人被我捅伤发火了,嗖嗖跳到跟前,伸出干瘪的爪子,瞪大眼珠跟铜铃似的。嘴巴张的大大的,露出两颗尖利的僵尸牙!

    我心头一紧,赶紧把虚弱无力的张金生推到一边,先撒了一把糯米碰碰运气,万一撒进他们嘴巴里,那就万事大吉。结果他们又打开伞,把糯米给挡了回来。

    趁此机会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抓住张金生给塞到了门缝外,当他们收伞后,我又快速划出一剑。现在铜钱剑上涂了阳血,他们更为忌讳,往后慌忙跳开。我趁机钻出门缝,毫不停留的拉住门环就要把门合上。

    但此刻他们身子没跟出来,四只小爪子却从里面探出,一下握住我的手腕。跟四把小铁钳一样,夹的骨头感觉要断了一般。我咬牙忍住疼痛,用力往回一扯门环,大门合上,硬生生的夹住了他们四只细小的胳膊。

    好在门板很厚重,一夹之下,四只小爪子全部张开,并且想缩一时也缩不回去。可是他们力气挺大的,要是真把他们惹毛了,估计能把两扇门给摧毁了。但这会儿好不容易把他们手夹住,放开又不甘心,忽然想起了那张镇尸符。

    符是要贴僵尸灵窍上的,要不就要像麻云曦当时封棺镇尸那样贴棺材底上。一想到这儿,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封棺镇尸!

    虽然没棺材,但两副门板也能暂代。古代穷人死后,有的都是用门板抬着下葬的,所以在穷人之间,这也叫抬尸板。能有抬尸板下葬算不错了,有的甚至连张草席都没混上直接挖坑掩埋。

    想到这儿摸出那张符贴在门板上,想着当时麻云曦的那句咒语叫道:“天邪地煞,速速归位!”

    还真是管用,四只小鬼爪马上停住不动,我用铜钱剑在上面敲打几下,没任何反应。镇住了!

    我大大松口气,此刻发现衣服全部湿透,全身疼痛不堪,刚才被小兔崽子差点玩死。靠着门板坐在地上喘气,这时张金生居然还醒着,冲我无力的抬起大拇指。

    “你干吗要回来?”我没好气问他。

    “咳咳……因为我想干完这票就金盆洗手的,还是回来了。你是怎么进……进来的?”他失血过多,伤口又是在脖子上,说话有些费力。

    我心说我是穿越过来的,你信么?我苦笑道:“你别管我怎么进来的,反正咱们成了难兄难弟。”

    张金生脸上忽然闪起一丝狡黠的笑意:“你是不是也惦记这墓里的明器,你看到了吧,那些物件拿出去卖了,够我们这辈子吃喝不愁了。”

    草,你都快死了,还惦记着那些物件,一说这个,这混蛋两只眼睛直发光。

    “我不是为这来的。”我说着站起身,“你明知道这是凶墓,怎么就不能换个地方,这不是自找死路吗?要不是再次遇上我,你就变成了这些陪葬尸骨中的一个了。”

    张金生一听这话,瞬间满脸的恐惧,颤声说:“我……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死在里面,太可怕了!”

    我冷笑一下,你还知道可怕啊,墓道里那么多尸骨都没阻止你摸进墓室,真是胆大包天。当下没再说话,弯腰把他扶起来,就要往外走。

    “别……别走,拿几件东西再走啊。”这混蛋还扯着身子往回走。

    我心里不由来气,怒道:“你不要命了咋地?小粽子虽然暂时给我镇住,可是你一开门,他们马上会复活,并且里面还有一只死鬼,你要不怕,那就进去吧。”说着我放开他。

    张金生马上一脸的惊恐,摇摇晃晃的扶住我,嘿嘿笑道:“我们还是走吧,还是命要紧。”

    扶着他一边往回走,一边从他身上撕下老鼠衣,把脖子暂时缠起来止血。问他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除了墓顶那个盗洞,还有另外盗洞吗?他说这座墓有三个盗洞,一个在墓顶,两个在墓道墓墙上。我说我怎么在墓道没看着,他笑着说,因为在接近墓道顶部,可能是我因为走的太急,没留意上边。

    这么说也对,我之前急匆匆的追赶死鬼,的确没留意墓道顶部。往回转了几道弯,他指着上面一处说这就是盗洞了,由于这个凶墓传说过于诡异瘆人,所以不敢直接进墓室,先进墓道觉得比较踏实。

    我先让他在这儿等着,跑回起初遇到的那个刚死不久的尸体身边,把包里的药品和绷带拿过来。帮张金生清理了伤口,伤口有三寸多长,露出了喉管,给他简单上了点止血药,用绷带包扎上。他说是女鬼用尖利的指甲划开的一道口子,差点就划破喉管要了小命。

    他带来的绳子够长,把我和他捆成一串,以我的体力觉得把他带出去不成问题。往下扯了扯绳子,感觉挺结实,于是双脚在墙壁上一撑,双臂用力交替着往上攀爬,我先钻进了盗洞。

    盗洞里的空间相当小,只容下身子,往上爬可就费劲了,感觉有点吃力。当我双腿也进入盗洞时,就听张金生在下面惊叫一声说:“快爬,鬼又来了!”

    鬼来了怕个毛,哥们怕的是那一对小兔崽子。于是把铜钱剑丢下去,又念了两句驱鬼咒,笑道:“不用怕,那个娘们被我打伤,有铜钱剑在下面镇着,她不敢过来。”

    “不是那娘们,是一群死鬼,啊,快上去啊,他们来了……”张金生失声大叫,显得非常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