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凶墓

第七百三十一章 凶墓

    这缕黑气飘上来后,瞬间化成一条鬼影,长发披肩,穿着一身古代裙装。一看就是唐代的那种襦裙,肩上披着锦帛,看起来比电视上要协调并好看的多。只不过这张脸太吓人了,一张惨白如纸的脸庞上点缀着两片鲜红如血的嘴唇,再配上一对翻着白眼珠的眼睛,要多瘆人就多瘆人。

    看她这身打扮,一定是唐朝的贵妇。由于我们隐身,她看不到,皱着鼻子嗅了嗅,就把狠戾的目光盯在了盗墓贼身上。在他背后伸出一对鬼爪子,往头顶上慢慢探去。

    盗墓贼说完后,发觉四周没动静,正转动眼珠来回瞧看,丝毫不知有双鬼爪子在后头。

    沈冰捂着嘴跟我挤眉弄眼,意思是怎么办。我心想还能怎么办,当然先救人再说。从口袋里摸出两枚铜钱,分别打向两只鬼爪子。对付一般阴魂,根本用不着铜钱阵,单凭铜钱上的旺盛阳气足够了。

    这只女鬼见到铜钱飞过来,吓得急忙收手,快速转动脑袋巡视。

    一击不中,紧跟着我又一连打出三枚铜钱,朝她灵窍、胸口和小腹三个地方打去。这下出手迅速,把她吓坏了,眼珠里闪起一丝恐慌,狼狈的躲开铜钱,再不敢停留,掉头又扎进盗洞里去了。

    盗墓贼虽然没见到鬼,但铜钱在脑袋上飞来飞去,吓得瞪大了一对眼珠子,伸手捂住嘴巴,看模样是极力在忍住不叫出声。干倒斗这行的,胆子肯定都不小,尤其单兵作战的,一个人敢在深夜去墓里摸东西,没胆子干得了吗。

    等铜钱一落地,他磕头如捣蒜,颤声叫道:“小的谢过您老人家的打赏,我这就滚!”说着捡起两枚铜钱,连滚带爬的往坡下冲去。

    草他二大爷的,那是我的。我老人家又没说打赏,你这是把救人的钱都黑了,太不是东西了。

    我先掏出一张镇鬼符贴在盗洞口上,跟沈冰撒开双脚往下就追。这家伙是玩了命的逃命,我们竟然一时追不上。我不由来气,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他较上劲了,想着非把他追上不可。拿出两枚铜钱发出去,一枚打中他的后腰,一枚打中他的左小腿。

    这家伙立刻扑地爬倒,被我疾奔两步,趁他还没爬起身,一脚踩在背上,让他又重新趴在地上。他抬头看看,吓得嘴一撇差点没哭了,额头上的汗珠子哩哩啦啦又开始往下滚落。

    “我知道错了,求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放小的一条生路。我可是上有八十岁老妈,下有三岁的孩子……”

    草,把电视那套老掉牙台词搬了出来,你就是有一百六十岁老妈都不好使。我脚下用力,踩得这家伙一吐舌头,顿时说不出话来。

    其实制住他后,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了,这儿距离市区挺远,送警局是不可能的事。我们又没时间看他到天亮,等警察过来。放了他又觉得太便宜这小子了,于是用脚在他背上使劲搓了几下,冷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干这行多久了?”

    “我叫张金生,这是第一次……”

    你身上穿着老鼠衣,就是用麻布缝合的非常贴身的衣服,专门是钻盗洞用的,并且看动作十分有经验,最少也有十年八年“倒”龄了,居然跟我说谎。

    脚上一用力,这家伙惨叫一声道:“我干八年了,求鬼老爷脚下留情。”

    “鬼你个大头,我们是人。”沈冰忍不住骂道。

    “啊……”这家伙惊诧万分的抬头,但还是看不到我们,一抽鼻子说:“我知道鬼老爷、鬼太太们们喜欢称自己是人,小的说错了,您别计较。”

    擦,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念了消隐咒,问他:“现在看到我们了吧?”

    “看到了,看到了,原来是两位鬼公子和鬼小姐啊,失敬失敬……”

    我差点没气晕了,什么眼神啊,还当我们是鬼。不过这家伙言语挺有趣,听着不像是普通的山村居民,或许在这道上混久了,学了一套说词。

    “姐不是鬼!”沈冰瞪他一眼。

    “小的又错了,大姐你别介意……”

    “我有那么老吗,你找抽是不是?”

    汗,这丫头也是的,你要嫌人叫姐不合适,那就别自称姐啊,浪费时间。

    当下我问他是哪里人,为什么要做这种缺德的勾当。挖坟掘墓,天理不容的,就不怕遭报应?

    张金生叹口气跟我们说,他住在据这儿不远的一个小镇上,世代农民,要是有办法,谁会选择干这行。大多倒斗的,都是为了生计原因,谁不知道被抓住是要判刑的。再说邙山附近盗墓成风,很多人打工不挣钱后,都千方百计的拜师傅,要打盗墓的主意。

    据他所说,在这里倒斗的高手数不胜数,很多都是祖传下来的绝活。但不敢明目张胆的收徒,这也要托关系,拜个师傅那要很多钱的。不过一旦被师傅收进门,以后吃喝就不用愁了。靠着邙山上扎堆的古墓,一辈子不用多,陶腾出几件值钱的明器,那就发了。

    我们问他弄到几件值钱的东西了,他摇着满是灰土的脑袋跟我们诉苦,不是说倒斗一定就能挣钱。邙山上的斗虽然多,可是经历了千百年盗墓贼的挖掘,有的都是空墓,还有的里面设置了机关进不去。他干了八年,也就挣个零花钱,平时还要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

    听他说的不像是假话,盗墓贼传说的很神奇,其实仔细想想,全不是那回事。因为他们大件拿不了,就像汉墓,那里面的铜鼎等一类大物件,一是不易带出来,二是不易出手。小物件都给前人摸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肯定不值什么钱。

    我点点头跟他说:“以后别再干这种缺德事了。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古墓里真有鬼,要不是我用铜钱给打退了,你恐怕早给墓主人陪葬了。”

    这家伙听了脸色顿时一变,瞪着眼珠问:“是不是个女鬼?”

    我一怔,跟沈冰对望一眼,敢情这小子在墓里遇到那只女鬼了。于是点头说:“不错,是个女鬼。”

    他一脸恐慌的拍着胸脯子说:“幸亏我出来的及时,不然真要死在里面了。”

    “你怎么知道里面有女鬼?”沈冰不解的问。

    张金生苦着脸说:“那是一座出了名的凶墓,很多同行兄弟都说那座墓是有进无出,据说里面的女主人阴魂不散,并且墓中还有两只童男童女小粽子,特别厉害。自打以来,从没人敢进去过。我也是盯上这座墓传说的很恐怖,没什么人进去过,里面肯定留有值钱的明器,酝酿了两年之久,今天才敢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