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章 盗墓贼

第七百三十章 盗墓贼

    我们就带了一个帐篷,就地扎好,心里想着今晚会不会结束哥们童子时代?但我那德行立马被沈冰看破,瞪着眼警告,抱着她睡觉是可以,如果敢越雷池一步,就让我睡外面去。我也不跟她顶嘴,你说荒山野外,孤男寡女抱在一块睡觉,那不是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吗?

    嘿嘿,咱们就看今晚谁的意志力更坚强。

    趁着天还亮,沈冰去拾干柴,我去打猎。运气还不错,用铜钱打着两只野兔。本来盯上一只山鸡,但这玩意会飞,我勒个去的,撒出一大把铜钱,都没打中,回来没敢告诉沈冰,以免让她笑话。

    距离帐篷不远有条小溪,我去溪边把野兔剥皮清洗内脏,沈冰已经点燃了篝火,此刻天色逐渐暗下来。

    本来炎热的夏季,在这山谷中却没有一丝酷热,感受着清凉的轻风,非常凉爽惬意。我们俩肩靠肩坐在草地上,用树枝串起的野兔在篝火上烧烤着,油脂被烤的滴在火焰上,发出滋滋声响,透出一股股扑鼻的肉香。

    这意境简直太美妙了,没喝酒都感觉有点醉人。我们一时都不说话,静静享受着这份安静。

    “土包子……”

    “嗯。”

    “你说以后咱们住在这里多好,远离人世尘嚣,无忧无虑…”沈冰说着闭上眼睛,陶醉了。

    我一笑,但没开口,因为不想破坏她美好的遐想。住惯都市的人群,都想避往世外桃源,而山野村民却向往繁华的都市。对于我这个土包子来说,虽然对生活环境并没有什么追求,但身上却压着一份责任,由不得我去追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能不管小雪和魏子陵,能舍弃祖传鬼事专门店,避居山野享受清福吗?

    “哎呀,烤糊了……”

    我们同时闻到了一股烤焦的糊味,沈冰急忙睁开眼,把烤的有点发黑的野兔拿回来。

    “你爱吃兔子头,还喜欢吃大腿,这些给你。”她对我的嗜好是了如指掌,拧下兔头和两撇大腿递给我,烫得她不住吹手指。

    我拧开一个小瓶二锅头,如此美丽的夜景,如此香喷喷的兔肉,不喝点酒,那不是很没意境吗。酒不敢多喝,二两足够。感觉这顿篝火野餐非常的舒服,沈冰满足的把头枕在我肩头上,整个身子都依靠过来。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不知不觉,竟然都睡着了。

    草,还想着干柴烈火,结果啥事都没发生。

    半夜山谷中风大,把我们俩全冻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就往帐篷里爬去。谁知这个时候,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嚓嚓……”听起来像是挖土,又像是动物在抓挠什么。我们不由清醒了几分,转头看着四周,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这声音听起来很远,要不是我们在下风头,随风传来,也不可能听得到。心想山里的动物多,说不定是挖洞,我们没必要瞎操心,还是睡吧。刚要钻进帐篷,沈冰却轻轻扯了我一把,指着西南方向小声说:“你看,那儿似乎有亮光。”

    我揉了揉眼睛,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果然,有一点亮光在黑暗中时隐时现。

    “不会是鬼火吧?”我说。

    “别吓我好不好?”沈冰撅嘴嗔道。

    “切,你见鬼无数,鬼火怕个毛啊?”

    “不知怎么回事,我恢复记忆之后,发现胆子越来越小了。”沈冰讪讪说道。

    可能她想起之前太多恐怖的回忆,把现在建立起来的信心给摧毁掉,我握住她的小手说:“我带你练胆去。”说着起身要往那边走。

    “别啊,你不是说老祖宗吩咐不要动这里的邪祟吗,万一是只鬼,打又不能打,那不是自找摧残么?”沈冰往后扯着身子说。

    说的是挺有理,可是这又不是红花谷,百无禁忌。再说已经看到那边有古怪,要是装作没看见,这觉也不会睡踏实。

    “你忘了我带着黑豆的吗,含一颗在嘴里。”

    我拿出两颗黑豆给她一颗自己含进嘴里一颗,然后念咒焚符。我们是彼此可以看到对方的,就是不知道这不正规的煮黑豆,是否真的隐身了。我们俩从帐篷里拿了背包,猫着腰往前溜过去。

    那点亮光仍旧不断闪现,但距离特别远,好在我们是逆风行走,不怕对方听到脚步声。往前走了大约十分钟,眼看接近亮光,忽然亮光再不出现。好像察觉我们来了,躲藏了起来。我摸了摸鼻子,难道哥们这煮黑豆做的太水了,没能隐身,让邪祟发现我们了?

    不过要是退回去,就显得我们胆怯,更容易遭到对方攻击,还不如大着胆子往前去看看。于是硬着头皮又往前走,爬上一道斜坡,扒开一丛草,记着刚才亮光就在这个地方的。可现在黑漆漆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估计真是鬼火之类,已经熄灭了。

    邙山坟墓太多,出现鬼火再平常不过,我松了口气,就要拿出手电确定四周是不是真的没什么异,常然后回去。这时又听到了一丝声音,好像来自于地下。我拉着沈冰赶紧蹲在草丛里,伸着脑袋四处寻摸。

    最后发现声音就在我们身前,伸手往前摸到了一堆泥土,触手柔软,像是刚刚被人挖掘出来的。我心头一动,隐隐猜到了什么,往前探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这是个盗洞。因为有光亮从下面隐约透出,在上面是绝对看不到的。

    我摸到了洞口边的绳索,抓在手里晃了晃。不过多大会儿,就见下面灯光越来越亮,一条黑影顶着一盏头灯上来了。动作是相当麻利,一看就是有经验的盗墓贼。这家伙穿着一身紧窄的老鼠衣,一下窜出洞口,紧张的左右瞧看。脸上眉毛全是土,活脱像只大老鼠一般。

    我和沈冰在灯光下对望一眼,黑豆起作用了,他看不到我们。我更是大发童心,悄悄走到他一侧,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拍,马上闪身躲开。

    吓得这家伙跳着身来回转动,额头上汗珠像瀑布一样往下流淌,那张猥琐的小脸就别提有多惨白了。

    最后没看到有人,这家伙咕咚跪在地上,颤声道:“小的也是为生活所迫,多有冒犯,请多多恕罪,放我一条生路,以后再不敢动您的墓穴了。”

    沈冰看到他那副怂样,伸手捂住嘴唇,险些笑出声。

    我也觉得有趣,这玩意偷人坟墓,那是有损阴德的事,今儿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不可。才要开口,忽然间就看到一缕淡淡的黑气从盗洞口冉冉飘起,让我心头一紧,坟墓里真有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