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二章 白花谷

第七百三十二章 白花谷

    他说的倒不是瞎话,因为我跟沈冰都看到了那只女鬼,并且看得出那是墓里的主人,也确定那是一座唐代古墓。关于这种凶墓我倒是听说过一些,比如像这种大户人家的墓穴,有的主人生前是个守财奴,死后也不肯让贼偷走自己的陪葬品,所以死后不离坟墓的事比比皆是。

    我问他在下面找到了什么没有,这家伙一撇嘴,刚爬过通往墓墙的转弯处,就发现绳子晃了晃,那还敢下去,慌忙逃了上来。要说这家伙挺机灵,不过有个问题我想不通,于是问他一个人咋挖出那么长的盗洞,要知道古墓往往在地下十几米深处,一个人除非用炸药才能炸出这么深的洞来。

    他一摇头,说盗洞是清末时期当地两位倒斗高手留下的,洞口一直用土封着。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可是从来没人敢来试水。据说,那两位高手中其中一个人是女人,在当地传为佳话。

    女盗墓贼倒是鲜有所闻,不过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唐朝不是还出过女皇帝吗,有啥好奇怪的。哥们要是生在那个年代,说不定也会整个皇帝当当。

    我看着他身上那身老鼠衣,好几个地方都打着补丁,似乎做这行也不是很如意。于是教训他几句,叫他以后不要再干这行了,今天碰到我那是运气好,否则以后就算不被逮住,遇见一只死鬼或是粽子,家里人连个尸首都见不着了。

    张金生耷拉着脑袋不住点头,发誓再不干这行了,本来年龄越来越大,今年都四十五岁了,打算搞完这一次就洗手不干的。

    我把脚抬起来,才要打发他走的时候,忽然心头一动,这家伙经常在山里找斗,肯定对邙山各个地方非常熟悉,就问他知不知道红河谷。

    张金生歪着脑袋思索半天说:“红河谷没听说过,距这里十几里外倒是有个白花谷……”

    沈冰听错了,以为是百花谷呢,一瞪眼问:“你不是蒙我们的吧,里面是不是还住着老顽童?”

    “老顽童是谁?”

    “老顽童就是周伯通了,一听就知道你没看过神雕侠侣。”沈冰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说。

    汗,一个倒斗的没看过神雕侠侣很奇怪吗?不过也是啊,那里边可是有古墓派的。

    折腾半夜,眼看天快亮了,也没了睡意,就打算让张金生带路,领我们去白花谷看看。收拾好东西后,天刚好蒙蒙亮,但张金生似乎有些犹豫,在原地转圈,没丝毫开路的意思。

    我问咋了,是不是往那边走离家有点远,不愿意带我们去?

    他连忙摇手说不是这意思,而是听人们说,白花谷是邙山一大神秘之处,时有时无,据说只有在牡丹开花季节才会出现,而花一谢,这个秘谷就会消失,非常诡异。他也只是听说,从来没去过,并且还听人说,那里生活着一群旧时代的人,有着奇特的风俗,擅闯山谷的人,都会被割下身体某个部位以作惩罚。

    哦,原来这样啊,我跟沈冰面面相觑,这家伙是在担心被惩罚的事。我摸着鼻子想了想,白花谷如此神秘,会不会与红花谷有关系呢?再说老祖宗当是不是说错了很难说,还是过去瞧瞧吧。

    “你只管把我们带到地头就行,不会让你跟着进去的。”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那好,咱们启程吧。再说,也未必找得到不是。”张金生嘿嘿笑道。

    就沿着谷底往前走,张金生指着前面的山头说,翻过前面一个山头,再过两片树林,就是白花谷了。那片地形险恶,阴气较重,不适合葬人,如果葬人的话,恐怕会变粽子。倒斗的行家多少都懂点风水,不然不能准确找到墓穴的位置。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份宝贵遗产,反倒是给他们利用了。

    他所说的地形险恶,阴气较重,估计是片养尸地。邙山风水好,不是说处处都会好,但凡什么事物都分阴阳两极,利弊相连。既有适合安葬的极佳风水宝地,就会有凶煞之极的养尸地。

    这就奇怪了,既是养尸地,怎么可能住人呢?人在阴煞之地是住不了多久的,让我隐隐感到一股不祥的预感。

    路上沈冰问他,怎么叫白花谷,听名字就不吉利。

    张金生跟我们说,这白花谷原来是一片风水很好的地方,种满了牡丹花,一到开花季节,千奇百艳,什么颜色都有。可是听说一个女子受到天大的冤屈死在那里,一夜之间,山谷中的花全变成了白色,并且连降三天暴雨。有人说这是冤魂的眼泪,几乎把整个山谷都淹没了,可见冤情有多大。

    后来,山谷中的牡丹逐渐凋零枯萎,生存下来的不到原先的三分之一,到了开花季节,开的也是白花,就被人们称作白花谷。自打这以后,花一落山谷中的居民就奇异消失,变成了一片阴森森的空地,寸草不生。可到开花季节时,山谷又一夜之间焕发生机,出现了房屋人烟,谷中开满白花。

    他说的我大白天都觉得背脊上冒凉气,那不是都成鬼民了吗?开白花是为了祭奠冤魂亡灵的,而祭奠完毕后,又都消失不见,太诡异了。

    说是十几里路,但翻山越岭,又趟树林又绕道的,走了整整一天。

    “到了,前面就是。”出了一片树林之后,张金生指着前面说,在太阳底下他都显得有些害怕,眼珠里满是畏惧神色。

    我们往前一看,不由心里一寒,果然是片养尸地!

    前面一片广阔的山谷,三面环山,山坡上郁郁葱葱,一派勃然生机。可是一到谷底就变得光秃秃的,一棵草都没有,没有半点生气。这还在其次,满山谷的阳光,都没遮住往上蒸腾而起的阴寒之气,站在谷口我们就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两位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回来的时候到记得来曹庄镇做客,让我报答一下二位的救命恩情。”张金生说完这番诚恳的话,跟我们道别往回走了。

    我们俩站在阴风阵阵吹来的谷口,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这片地形比小官村煞气可重的多,我怕沈冰会抵挡不住。再说开花季节已过,白花谷消失,我们进去也白搭啊,那又不是什么世外桃源,还能有什么秘密入口等着我发现。

    “我感觉心惊肉跳的,咱们不如去别地方找红花谷吧。”沈冰抱着身子说。

    既然都来了,就这么马上离开,觉得有点心有不甘。于是跟沈冰说:“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瞧瞧。你别跟着过来,里面阴气太重。”

    沈冰很听话的点头说:“我肯定不进去。”

    我拿出一张驱邪符贴在胸口上,大踏步走进山谷中。这一进去,谷里谷外犹如两个世界,立刻一阵寒气袭体,冻的我全身打个冷战。不过再往前一看,草他二大爷的,白花,满山谷都是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