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死前供词

第七百二十七章 死前供词

    曲陌跟我们说,毛天师确实有个女儿,几年前就出国留学,听说在日本。他们这些徒弟只听说毛天师女儿很漂亮,可是从来没见过本人,毛天师也没让他们见到照片。她很早丧夫,似乎听说丈夫是姓白。我心想难怪白欣语具有高雅的气质,一看就不像县城的女孩,出过国就是不一样。不知道她是不是被培训过nv优知识啊,那么会勾引男人。

    我哈哈笑道:“看看,我猜对了吧。”

    “你那么高兴干嘛,猜对了又没奖品……”沈冰不屑的说。

    我嘿嘿一笑,唯恐她一会儿又催我往下说,于是跟着往下讲自己的推测。

    白欣语可能是因为母亲死的不值才从日本回来,她本身从小应该就跟着母亲练了一身的邪术,加上日本飞头蛮的影响,就练成了飞头煞。

    她千方百计傍上郑宇陶,把这个se鬼迷的晕头转向,还给她建了一座豪宅,并且公开跟老婆决裂。与省城联系的生意,都是他在操作,肯定暗藏了一大笔资金。所以凌佩强从省城带着黑珍珠逃到这里,眼见一个母老虎外加一个大烟鬼似的小舅子,能有什么作为,估计就投靠了郑宇陶。

    母老虎肯定不甘心,但当时因为她要独吞财产,才会在尚城镇生意重新开业时,对老公不满把管太平请了过来。管太平不帮她了,而很多内幕可能需要风水师的帮助,我猜是从那个时候跟赵成实勾搭上的。赵成实是想利用她夺走黑珍珠,她是想铲除白欣语和管太平,两个人各有所得,一拍即合。

    而心思阴险的白欣语,怎么可能让对方得逞。风水局摆错位置,那都是她干出来的,一是想借此在母老虎头上栽赃,二是借此施展飞头煞,要吓死母老虎,然后跟郑宇陶结婚,再跟着把郑宇陶弄死,那这笔丰厚的财产岂不就纳入囊中了吗?

    但她没想到后来我会cha手,帮着陆飞过来收无头鬼,险些就把这个稀有鬼种给打散了魂魄。所以就心生一计,晚上引我去改变风水局,故意让牛头马面跟夜游上演了一处好戏,让我听到伊雨萌当了沈冰替死鬼,而下地府,从而地府八门紧闭,再从聻境引出俞松羽这个老贼,想要把我和老祖宗一举消灭。

    我说的口沫横飞,是相当的过瘾。反正这都是猜出来的,死无对证,还不把她们蒙的一愣一愣的。

    曲陌皱眉问:“白欣语怎么可能有本事调动牛头马面和夜游?还有,既然只是做戏引你下地府,为什么还要自己被杀,差点就无法还魂呢?”

    我立马就张口无语,哥们也不是神仙,这都是推测出来的,曲陌问的这些问题,我只能猜到表面过程,内情我也不知道。

    “可能牛头马面看中她长得漂亮吧,那两个家伙不是啥好东西。”停了半晌,我才想出这么一个够烂的理由。

    “呸,我长的比白欣语还漂亮,为什么牛头马面不来找我?”沈冰皱皱鼻子骂道。

    “你没她迷人不是……”擦,我又说漏嘴了。“那个我是想说,你没她会勾引人。”

    沈冰忽然一笑,笑的特别阴险跟我说:“咱们回到家,我天天让你享受帝皇式待遇,看看我是不是比白欣语迷人?”

    呃,我觉得她是笑里藏刀,那种待遇估计比满清十大酷刑都厉害。“我突然不喜欢帝皇式享受了,咱们还是往下接着说吧。”

    赶紧转移话题,说起白欣语在医院被管太平偷走后,可能发现我太厉害了,不敢再下手对付我,所以就急着设下圈套,杀死管太平徒弟阿宝,故意把母老虎和小康引到尚城镇,栽赃嫁祸。可是这次又被我识破奸计,破坏了这个阴谋,并且将她杀死。

    沈冰问到为什么要杀死阿宝,捆绑管太平,看样子他们之间是翻脸了。而张云峰又是什么时候跑到了郑宇陶身上的,这些问题把我问的答不上来。

    不过下午警察从医院里拿到了一份口供记录,才让我们明白了真相。管太平中午醒过来的,得知警方从监控录像上调出郑宇陶老婆和小舅子是他杀的,于是就坦白交代了一切事情。等他说完这些后,忽然因为伤势发作死了。

    草他二大爷的,幸好他临死招供,不然像白欣语的无头尸以及死在小姐宿舍的郑宇陶就无法解释。一个是当时灯光灭了,我们逃不掉杀人嫌疑,另一个宿舍没装摄像头,就算小姐作证人不是我杀的,那他是怎么死的,总得找出个凶手吧?

    管太平的供词,之前大部分我推测的都是准确的,只是后面的有些出入。还有白欣语练飞头煞,其实真正用意不是吓死母老虎,而是对付赵成实的偷身鬼代。白欣语的死是纯属意外,本来他们商量好,让张云峰请求牛头马面来勾母老虎魂的,谁知道这哥俩看上白欣语的美色,迷惑郑宇陶下手,把她给杀死了。

    这两个杂碎也的确是顺带放风,要引我进地府的,所以就跟夜游在哪儿演了一出戏,然后急匆匆的回地府要享用白欣语这个美人。没想到小路子胃口挺大,两个美女全要了,搞的牛头马面刚把白欣语送进水牢又给提出来,带着她们一块去送到夜游府。

    后来老祖宗带我们认准了县城方向,落进医院,刚投胎,地府就从望乡台传出消息,我们六个从奈何桥出去了。管太平立刻想到了医院,就匆忙赶过来,谁知道赵成实也接到了消息,派鬼去杀白欣语。好在他们去的及时,才避免白欣语丧命。

    张云峰唯恐事情再有变化,改变主意亲自跟郑宇陶掉魂,让白欣语感到一种危机。觉得张云峰想吞了郑家财产,让她一无所得。于是他们翻脸,管太平当然帮着张云峰,就被白欣语出其不意的给打倒,并且杀死阿宝,控制了张云峰。

    当时在包厢里看到白欣语手挽着郑宇陶的手臂,显得很温顺,其实在挟制张云峰,只要他敢有什么动作,立刻飞头变成飞头煞。

    原来这么回事,那后来张云峰请来赵成实的盟友老族长,是为了合力对付白欣语的。没想到老家伙来的有点晚,白欣语都被我们杀死了。至于他用什么办法把办公室尸体和顾老板他们弄进宿舍的,我就想不明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