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毛天师之女

第七百二十六章 毛天师之女

    这位小姐倒是没岔气,她先起来帮着把沈冰扶起,我也很丢人的像乌龟翻身一样爬起来。张云峰和老族长逃走,还有顾老板和管太平呢,他们在哪儿?我和沈冰跑出去,挨着房间搜过去,在最后两间房屋内,从床下找到了顾老板、管太平和白欣语的无头尸以及郑宇陶老婆和小舅子的尸体。

    顾老板和管太平都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我急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现在死这么多人,不报警是不行了,于是又打电话报了警。好在沈冰虽然不是警察了,但县城警局知道她的背景,所以很客气的把我们请到警局录口供。

    这期间我给曲陌打个电话,她说孩子已经复活,现在跟着我老妈,带着其他五个孩子一块都被带到了警局。

    孩子被父母认领带走,他们当然是皆大欢喜,可是我们一家以及曲陌,都有拐卖人口的嫌疑,暂时扣押在警局内。扣押的地方并不是监狱,而是看在沈冰的面子上,关进她曾经住过的宿舍。

    老妈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称赞我和沈冰做的对,让六个孩子重新有了生命,那是一件天大的功德。

    我心说孩子的事好说,这死了五个人就不好办了,并且杀人凶手死的死,逃的逃,剩下一个还躺在医院里,不知死活。万一管太平一死,别说真相难搞清楚,连他的死都有可能落在我们头上。

    这帮县城警察,真不知道能否查出案子真相,给哥们一个清白。

    为了不使老妈担心,我跟沈冰都装的很轻松,先问曲陌怎么回来了。曲陌告诉我们,她出国只不过是个借口,其实一直都躲在家里。因为父母看出了我们是干什么的,经常出门去外面冒险,就下了死命令,跟我们隔断一切来往,包括王子俊,否则就断绝父女关系。

    曲陌也是无奈下选择了出国这个托词,骗了我们一回。但她还是无时无刻的惦记着我们,有时候偷偷溜出来,远远的瞅瞅陆飞店铺就回去了。这次连着两天发现店铺门关着,她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昨晚打算偷偷去镇上找我,结果在县城边上碰到我和沈冰正往县城去,就跟着回来了。

    哦,原来这么回事,要说天下父母心,哪有父母能容忍自己女儿跟一群阴阳先生到处疯呢,也就无父无母的沈冰吧。她父母如果在身边,估计一百十二个不会同意跟着我。

    曲陌问起王子俊,我说因为你不在,可能出去散心了。曲陌叹口气,脸上一副既无奈又落寞的表情。

    沉默了片刻后,沈冰问我怎么知道郑宇陶和白欣语在尚城镇,又怎么看破郑宇陶就是张云峰的。

    说起察觉是张云峰的事,开始并不知道,还是后来看到易魂珠才反应过来的。你想这世上能做掉魂的天师并不多,况且那时管太平受了重伤,是不可能做这种法事的,联想这件事的源头,所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个狗杂碎。我真是佩服他,居然又从地府跑出来,都赶上我的本事了。

    至于他们怎么会躲在镇上,是很简单的。我们既然发现管太平偷走白欣语,那绝对不会再躲在志源县,又在郑宇陶老婆这个母老虎的威逼下,就会选择一个我们容易忽略的地方,就是尚城镇的产业。

    这个地方最危险,也是最安全,他们在赌我不可能知道这些产业是郑宇陶的。可是我早在印子叔嘴里打听到了这个消息,而想到这条线索,是来自冯公子这条利益链。当时帮范小兵是为了在尚城镇安cha一枚钉子,能更好的对付我们习家。而在郑宇陶豪宅地下室发现了黑珍珠,那么说他们应该是一条道上的人。

    从死耗子嘴里说出地下室还有个看似当官的人,更加印证了这个想法,我猜那是雅雪的混蛋老爸,凌佩强!

    一说到这儿,曲陌和沈冰同时吃惊。

    老妈反正也听不明白我们说什么,被几个小崽子折腾一夜,此刻累的躺在床上呼呼睡着了。

    我接着跟她们讲,凌佩强跟张云峰一直暗中勾结,所以说,他出现在郑宇陶家里并不奇怪。再从当时老阎店铺地下室赵成实杀死乐维的话里想象出,赵成实要得到的东西是黑珍珠,而被凌佩强带着逃的不知所踪,原来一直躲在县城,就在我身边居然没发觉,这也多少让哥们特别没面子。

    我猜想他们之间能挂上钩,起始在于郑宇陶老婆家。母老虎父亲是县城领导,身为省城厅长的凌佩强,要想在尚城镇做什么手脚,当然通过政治方面会比较容易。后来凌佩强越狱,就黑珍珠藏带到了郑宇陶家,那是很高明的一招棋,正所谓最危险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绝不会想到黑珍珠会藏在距离我们十几里的县城内。

    至于这些黑珍珠原来藏在哪儿,为什么会最终落在凌佩强手上,我就想不通了。

    后来范小兵死后,郑宇陶夫妇把尚城镇以及他们在县城合作的生意全部吞并。但毛天师的女儿却不甘于母亲为此丧命,而最后财产都落在了郑宇陶夫妇手里。

    我说到这儿,沈冰打断问:“谁是毛天师女儿?”

    “白欣语啊。”

    “你怎么知道的?”这次是曲陌和沈冰同时发问。

    我一笑告诉他们,那是从管太平那句自称师伯上猜出来的。我一直看着白欣语眉宇之间,隐隐有些毛天师的影子,但天下相貌相同的人太多了,所以开始只是个疑问,没往深处想。而她变成飞头煞后,就管太平这句师伯给点醒,她肯定是毛天师女儿,不然不可能拥有一身邪术,还要杀死我和沈冰。

    沈冰挠挠头看着我说:“你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么复杂的事情你都能想得出来,不是白欣语在地府告诉你的吧?”

    我嗤之以鼻的说:“她一心想要整死我,怎么可能告诉我真相?在地府她就一个劲的勾引我……”说到这儿发现哥们跟沈冰在一块时间一长,我都学会她说漏嘴的毛病了。赶紧打住,偷眼瞧着沈冰。

    她脸色一寒问:“你是不是上钩了?”

    “怎么可能,就算我有那心思,旁边不是还有伊雨萌和老催吗?你要不信,问问伊雨萌就知道了。”吓得我拼命解释。

    沈冰白我一眼:“哼哼……”

    “你鼻炎又犯了?”

    “你才鼻炎呢,快接着往下说,不准卖关子。”沈冰没好气的说。

    晕倒,那是我卖关子吗,是你打断的。好吧,我现在不敢跟你较真,算你厉害。

    我又接着说,毛天师和管太平在他们生意上肯定都有份,不然谁跟地府向冯公子传递供品?所以说毛天师死后,留下这么一个女儿,一分钱没得到,心里能平衡吗,于是就勾引郑宇陶做了他小老婆。

    沈冰又打断问:“你怎么知道人家一分没得到?”

    “我猜的。”

    “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