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小雪奇异失踪

第七百二十八章 小雪奇异失踪

    有管太平的供词,我们洗清了杀人嫌疑,并且在偷盗孩子的事上,供词里也有说,是因为我们不是真正投胎宿魂,加上我一解释,说是把孩子弄过来,那是为了让他们投胎的。办案警察包括局长头都大了。

    一个个捂着脑袋,这报告咋写啊,这种投错胎又换回来的事,你说司法程序上能认可吗?

    不过他们不敢不信,尖头鬼的事,把这些警察都吓破了胆子,以及去年在这间宿舍隔壁发生的那件命案,谁敢不信世上没鬼?

    天黑时分,我们被无罪释放,正赶上陆飞和麻云曦从山西回来,并且孙柯南和伊雨萌跟着过来道谢。我心说谢啥啊,要不是因为沈冰,伊雨萌也不会死,说起来我们挺内疚的。

    曲陌没让陆飞看见,也特意交代不要告诉他们,匆忙回家了。

    我和沈冰累的要死,就让陆飞晚上在县城款待这两位客人,我们先去医院看望顾老板,再打算回家睡觉。谁知病房内空无一人,顾老板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离去,护士都不清楚。这人真是个奇人,处处透着古怪,到现在也没搞清他真实背景。不过,他可是从小保护沈冰长大的人,又跟我老爸,让我感觉绝对是个好人。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陆飞和麻云曦来了,他们说孙柯南和伊雨萌两个人因为临时家里有事,坐凌晨的火车走了。我心说正好,免了很多客套麻烦,再说孙柯南那小子见了沈冰总是色迷迷,也免得我上火。

    谁知说完这个,麻云曦又说要回湘西,沈冰一下就急了,拉着她的手问为什么啊,是不是小陆欺负你了?

    麻云曦脸上微微一红,不敢跟我目光相接,只是说住惯山区的人,在平原不习惯,再说远离母亲坟墓心里不安,要回去住上一些日子。过段时间想我们时候,再过来看我们。

    沈冰疑惑不解的问:“你们不是要结婚吗,你这一走,小陆怎么办?”

    “我当然跟着去倒cha门了。嘿嘿。”陆飞挠头笑道。

    我明白麻云曦想避开我,那就随他们去吧。陆飞可能还想着去找曲陌,这个不用担心,他手里没多少钱,外国是去不起的,很快就会回来。

    他们走后,我心情有点失落,虽然说我对麻云曦没什么想法,可是这姑娘身世也太凄惨了。本来想让她走出冰冷的山洞,住在这儿彼此有个照应,谁知还是因为我的关系逃回去。唉,你说我这个土包子有什么好的,得到这么多美女的亲睐。

    失落之余,心里忽然有些暗暗得意。

    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后,又出事了。草他二大爷的,就不能让我舒服上一年半载的。

    一天夜里,刘珊抱着小六和周建涛跑到店铺,说小雪失踪了。他们找遍了十里八乡,可就是没找到一点下落,晚上就急着找我想办法。

    我吃惊的问,孩子是咋丢的?

    他们说今天早上起来后,发现床上少了小雪,可能是在睡梦之中被人偷走的。我劝他们别急,既然第一次我能救回她,就能救回她第二次。我让他们夫妻俩先回家,有什么发现随时通知我。

    等他们一走,我马上叫出了死耗子,它伸着小懒腰打了两个哈欠,让我更是怒火上冲,你丫的原来每天睡懒觉不去巡夜,导致小雪被偷,恨不得一巴掌把它拍个稀巴烂。

    “你这两天是不是没去巡夜,小雪被偷了你知不知道?”我怒不可遏的叫道。

    死耗子闻言吃了一惊,随即一脸无辜的说:“去巡夜了啊,每天天亮鸡叫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放屁。”我现在也不管它什吗大神,直接就骂上了。“你刚才分明在睡觉,一叫就出来了,一看就没去巡夜!”

    死耗子立马瞪大眼珠子:“你个小王八蛋,吃了豹子胆了,居然敢骂本大神。我告诉你,我打哈欠是因为困,压根就没睡觉。你一叫我就出来,是我速度快,有镜子这条捷径,明白了吗笨蛋!”

    擦,又骂我笨蛋。

    “那小雪是怎么丢的?”

    “我还纳闷呢,你等着我,容我老人家好好去想想。”它瞪我一眼缩回镜子里。

    又去想想,你就明说那是找弟兄们帮忙不得了,真是死要面子。

    我忽然想起今天是六月十五,月圆之夜,何不找老祖宗出来想想办法。他老人家的牌位自从拿到店铺,一直就没拿回去。于是在牌位前烧上香,喊了两声老祖宗。

    老祖宗很快在香烟中现身,笑眯眯的问:“小风找我什么事啊?”

    “小雪失踪了!”我焦急的回答说。

    老祖宗的脸唰的就沉下去,双眉紧皱,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凌晨。镜子神说巡夜并没有发现,可是早上刘珊说孩子不见了。”

    老祖宗摸着胡子想了想,忽然瞪大眼睛说:“不好,这是小雪自己爬出去的。我忘了今天是六月十五,这是她……唉,我老糊涂了,你快去河南邙山把她找回来。”

    我一愣说:“老祖宗,你这次是不是真糊涂了,小雪咋会爬那么远,都到邙山了?”要说爬到村头我还信。

    “唉,你有所不知,她是受到映月的勾引,天亮时自己爬出家门,然后给人带走了。”老祖宗急着说。

    “啥叫映月啊,三潭映月?”我问。

    “别问这么多了,快去邙山红花谷,小雪就在谷中。切记到了此地,对那里的人或是邪祟,一概不能得罪。哎呀,我得赶紧回去跟……”他老人家说到这儿,已经消失,声音也跟着掐断,他是要跟谁说去?

    老祖宗刚走,死耗子出来了,愁眉苦脸的说:“小雪是自己爬出去的,可不关我老人家的事。但去了哪里,我老人家不敢说,你问你老祖宗去吧。”哧溜就逃回镜子里去了。

    草他二大爷的,好像这红花谷是天道禁忌似的,死耗子连个屁都不敢放,老祖宗都不肯多说,还让我连那里的邪祟都不能得罪,那我去玩个毛啊。这纯粹是只能他们玩我,我还不能出声,擦,搞的我像小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