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黑珍珠的秘密

第七百一十五章 黑珍珠的秘密

    我做梦都想不到,黑珍珠里还藏着有关三大禁忌的秘密。太祖爷爷炼制这东西,根本不知道会成为后世一大隐患,其实加上魅宝的事,就是两大隐患了,他老人家要是知道这事,就是饿死也不会再炼这东西。

    不过大祸酿成,我们习家又是靠此谋生,老爸当年发现这个秘密后,因为其他人并不知道,所以并没有停止。这也算他的一个失误吧。

    到底黑珍珠在三大禁忌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它可以代替狼妖,点燃通天灯芯草,点亮天灯照心!

    我忽然想起在梅倌镇,老镇长并没告诉我,当年白灵派那个道士在没有狼妖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能点亮天灯照心。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就是利用黑珍珠,那时候太祖爷爷还没出世,那么说,黑珍珠并不是我们习家的专利,早就有人发明了。

    想到这儿,我越来越觉得不安,这种事太祖爷爷以及习家每一代传人应该都知道的,为毛还不停止炼制黑珍珠,要延续到今天,那不是遗祸后世吗?太祖爷爷当年打着鬼事店铺招牌,收鬼牙炼珍珠,难道也是为了要点亮天灯照心?

    顾老板一直静静看着我,一语不发。等了一会儿,才站起身说:“天不早了,我帮你把你们家老祖宗和七爷八爷他们救出来,你跟你朋友在店铺里等着。”

    “我们一块去吧。”我跟着起来说。

    “不用,这个世上我最相信的拍档是你老爸,他过世之后,我做任何事都是独来独往,不喜欢有人跟着。”说完他跟我笑了笑,忽然往前快步走去,我跟了几步,但瞬即就失去了他的身影。

    我惊讶的望着四周,他的速度快的有点离谱,跟鬼魅一样。草他二大爷的,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啊?自从哥们经历了十二天女阵后,对人鬼区分变得弱智了好多。

    回到店铺,发现街上空荡荡的,陆飞的车也不在,店门关的好好的,估计警察被吓跑,陆飞和麻云曦去找医院送孩子了。我打开店铺门进去,坐在椅子上看着沈冰发了会儿呆。心里一直在想着黑珍珠的事,越想越烦躁,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老祖宗,把这事问明白。

    一回头忽然看见铜镜放在货架上,连忙起身把死耗子请出来。

    “哈……”死耗子打个哈欠,眯着眼跟我说:“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又不拿烧鸡,叫我老人家出来干什吗?”

    “我是查岗,没想到你睡懒觉不去巡夜,以后甭想吃烧鸡了。”我心情不好,跟它也就没好话。

    “你个小混蛋,这几天都不供奉我老人家,我哪有心情去巡夜?”死耗子突然就来了精神,把小眼珠瞪的贼圆。

    我大吃一惊:“你这几天都没巡夜啊,那魏子陵和小雪出了什么差错怎么办?”

    死耗子捋捋小胡须得意笑道:“我老人家自由锦囊妙计,他们不会出问题的。”

    我这才放下心,跟它说:“我现在有个难题要向你请教。”

    死耗子一听立刻翻起白眼,伸出小爪子搓了搓,草,敢情要供品呢。

    “烧鸡现在是没有,明天我会加倍供奉你老人家。咱们都是老朋友了,通融一下嘛。”

    “好,明天我要八只烧鸡,两瓶老白汾。”

    就这点出息,我忍住笑点头,问道:“关于我们老习家的黑珍珠,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秘密?”

    死耗子立马又瞪圆了眼珠,转动几下,忽然摇摇头:“不知道,谁知道谁是小狗!”

    我听了这句,差点没抡起巴掌打你丫的,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吧,还说谁知道是小狗,那不是在骂我吗,哥们是刚刚知道的。不过从他一脸慌忙神色来看,不可能不知道,但它嘴巴是特别严的,如果不想开口,那是无论如何撬不开的。

    对它也没脾气,摸着鼻子想了想,这八个烧鸡和两瓶老白汾也不能浪费了,有了,给它安排个活儿去干。于是跟它说:“你帮我去查查郑宇陶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顺便去瞅瞅他的老婆,还有他的小老婆……”

    “不干,你八个烧鸡就让我干这么多活……”

    “还有两瓶老白汾呢,要是不干,明天啥都木有!”

    死耗子一撇嘴显得特别委屈,苦着脸说:“我老人家遇上你就没占过便宜,算我倒霉,明天再加两瓶老白汾。”不等我是否答应,哧溜就缩回镜子里。

    它刚回去,顾老板回来了,门上响起了三长两短的暗号声。打开门一看,他用床单包了一大包孩子带了回来,真有他的。我才要问他是怎么把老祖宗他们带出来的,有没有惊动医院的人,顾老板抢先说还有急事,有什么事以后见面再说,匆忙离去了。

    我把门关上,老祖宗他们告诉我,这个人真有本事,在医院一个人没惊动,就准确的找到并把他们带了出来。不过听老祖宗和七爷八爷的口气,顾老板不是鬼,我才松口气,庆幸哥们还没走眼。

    听他们说完,我就忙着去找起魂符,这玩意不是经常用,所以没有几张,又找到朱砂画了几道。先让沈冰还魂,她有道法根基,咒语一学就会。魂魄离体后,现在没时间去买电热毯,就先把孩子放在了笼屉上,只不过这玩意没有电热毯让人放心,我唯恐把孩子给蒸坏了。

    沈冰一还魂,从笼屉上跳下来,高兴的不住转身,吐口气说:“姐终于回来了。”

    然后是老祖宗魂魄出窍,七爷八爷和老催还好说,稍加点拨就能运用起魂咒,而轮到伊雨萌就费了点力气。根本没接触过道法的她,足足用了二十分钟才让咒语奇效,成功离开了婴儿身子。

    此刻听到外面一声鸡啼,眼看就要天亮了。

    老祖宗皱眉说:“我和七爷八爷必须要赶快回地府,不然再等上一天,怕会有更多变数。”

    七爷八爷也赞同他的观点,可是我说现在都快天亮了,而地府八门紧闭,你们怎么回去啊。老祖宗微微一笑跟我说,望乡台那个漏洞,他有办法溜进去,这可是地府的机密,连七爷八爷都不知道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拦了,老祖宗回去铁定扫平谭青这帮黑恶势力,我就不用跟着去了。而这些孩子也不用急着送医院,先在笼屉上蒸着,就等老祖宗铲平了谭青一伙儿恶鬼,放宿魂过奈何桥来这儿投胎。

    老祖宗带着七爷八爷和老催出门后,我就急着跟伊雨萌要了孙柯南的手机号。虽然我手机早没电关机,但店铺里有备用电池,急忙打通孙柯南电话。这小子一听伊雨萌还能还魂,高兴的在那头又是哭又是笑的,他对伊雨萌看样子倒是挺真心。幸好这小子不舍心上人,此刻伊雨萌的尸体海风放在当地殡仪馆内。

    刚说到这儿,门外忽地响起一声刹车,让我和沈冰都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