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四章 原来是他

第七百一十四章 原来是他

    “习哥怎么办?”陆飞望着门口焦急的问。

    我跟麻云曦对望一眼,她忽地把头转开了,似乎带着几分羞涩。现在警察也来了,肯定是为追查被盗婴儿的事。他们还不算让人头疼,这难对付的是赵成实!

    “小陆你跟云曦一块带着小白旗,让尖头鬼把警察引开,我去对付这只恶鬼。”我急忙走到屋角,把经常准备在这儿的备用包背起来。

    “孩子呢?”麻云曦眨动着动人的美眸问。

    “你抱着他,等尖头鬼把警察引开,就快速把孩子送到另一个医院,放进保温箱。”

    “嗯,好的。”

    麻云曦答应一声,拔了电热毯cha头,现在毯子应该很热,能够保会儿温。陆飞从包里拿出小白旗,擦,这小子早把这东西带在他身上了。

    打开门板后,我首先跑出去,撒出铜钱,然后匆忙顺着小街往西就跑。这只死鬼果然冲我来的,跟在后面紧追不舍。铜钱阵被我带在身后,这死玩意也不敢过分靠近。我们往前跑了一段路,听到后面警车刹车声,然后就传来一阵尖叫,尖头鬼出动了!

    这玩意做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那些脓包警察,哪经得起他折腾。

    我心里没了包袱,往前跑的更快,不多时就到了镇外,窜上河堤。我是故意跑到这儿来的,因为想到了河水。虽然说水利阴气,对鬼魂有利,但在水中,就跟人一样,行动上都会受到一些限制。就像熟识水性的蛙人,在水里怎么也不可能像在岸上活动那么方便。

    “噗通”一下,我跳进河里,正赶上现在是炎热夏季,清凉的河水冲刷掉一身热汗,感到无比的惬意。

    霎时间,身子周围的水波,忽然变冷。死鬼跟着入水了,就在旁边不远处。我急忙咬破手指,迅速在水中画出一道驱鬼符,然后往前快速游走。

    往前游出十几米,发现河水愈来愈冷,让我感觉不对劲。猛然间想起,偷身鬼代术是从魍魉十二变中化出,都是来自于水中,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这两天脑子里全是怎么复活的事,把一切都忘的干干净净,竟然犯了低级错误。偷身鬼代源于水中,那么在水里就如同如鱼得水,哥们还觉得自己水性好,借机脱身呢,没料到自投罗网。

    急忙双脚一踢,用力往上浮起,谁知河水变得沉重粘稠,犹如胶水,踢脚都觉得很费力,更别说浮出水面了。身子就像被牢牢的黏住,只往上微微拱了一下就不能再动。这还不算怎么样,河水在逐渐变得冰冷刺骨之际,同时更加的沉重,似乎四周是四面墙壁,正在慢慢往中间挤压,迫的我有些喘不过气。

    这一惊非同小可,对方使出了杀手,要活生生的把我挤死在水内!

    匆忙又画出两道符,结果无济于事,血符瞬间散开,慢慢消失不见。我不由张大嘴巴,咕嘟就喝了一口水,差点没把我呛死。四周的水波还在不断的往中间压迫,我感觉身子已经快给挤扁,脑袋都变形了。

    草他二大爷的,这要是不死,脑袋不知道能否复原啊。整天竖着颗扁脑袋瓜,还怎么见人。

    接下来手足不能动弹,身体遭受着惨痛的挤压,再加上在水里时间一久,憋的那口气也消耗光了,感觉整个身子要爆裂开来。就跟吹大了的气球用双手一拍,“啪”一响哥们就完了。

    正在满心惶恐之际,忽然间这股巨大的压力就消失了,并且河水也变得逐渐温暖,感觉舒服多了。赶紧手脚并用,浮出水面,张开嘴巴呼呼的喘着粗气,这会儿脑袋还觉得胀的难受,眼前直冒金星。

    本来已经存了必死之心,怎么赵成实突然放过我,让我着实感到匪夷所思,难道是陈明又救了我一次?我想有这个可能,在医院要不是他放我一马,我那粉嫩的小脖子肯定被赵成实捏成肉泥。

    这次我却猜错了,因为游到岸边的时候,发现一个人坐在河堤上,还伸手拉了我一把。在月光下,依稀辨认出他是顾老板,气喘吁吁的,刚才好像做过剧烈活动。他略微臃肿的身子在不住起伏,脸上那道伤疤在月光下尤其显得狰狞骇人。

    “顾老板,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发觉遇到他就有点脑残,问的都是屁话,估计他是为救我而来的。

    “咳咳,我要不来,你就做了水鬼。”顾老板气息不畅的说。

    “谢谢顾老板,你咋知道我遇到了危险,会跑到这儿来救我?”我好奇的坐在他身边问道。

    顾老板喘了几口气,从不苟言笑的脸孔上出现一丝笑意,说道:“上次我受伤回到省城静养了几天,担心你对付不了偷身鬼代,所以就又回来看看。没想到刚到镇外就看到你拼命逃跑,于是就跟了过来,也算你走运。”

    我一愣,我跟老爸跟他之间只不过是买卖关系,他为什么会对我的安危这么热心?

    顾老板似乎从我的表情上看穿我的心思,嘿嘿笑道:“我跟你父亲是过命的交情。当年我们哥俩在省城肩并肩的跟敌人做斗,后来,我还帮他照看沈冰一直长大……”

    “啊”我不由惊呼一声,没想到这个暗中保护沈冰的人,就是他!

    “你现在是不是遇到了麻烦?”顾老板问。

    我点点头,既然他是老爸的生死之交,并且刚才又救了我的命,就毫不隐瞒的把这次去地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顾老板一言不发的听完,脸上忽然出现一丝神秘的笑容,跟我说:“你知道你们习家炼出的黑珍珠还有个秘密吗?”

    我一怔:“不知道,什么秘密?”不就是鬼牙炼出的,集齐百颗能提取百鬼邪气,能够制作魅宝吗?这个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他应该知道的,估计是另有说法吧。

    顾老板脸色一时沉下来说:“我跟你老爸曾经发现了一个黑珍珠的天大秘密,所以当时决定,不跟任何人说。可是没想到,赵成实还是从中找出了线索,近几年一直暗中找人收黑珍珠。老阎给你提供的这个古董商,其实把黑珍珠全都卖给了赵成实。这件事,连老阎都不知道,还以为是个正经商人。”

    我更是吃惊,赵成实这混蛋真是深藏不露,连老阎都骗过了,连忙问:“到底这黑珍珠里还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