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意外一份真情

第七百一十三章 意外一份真情

    “吱”地一声急刹车,陆飞把车停在了县城郊区外的一条小道旁。

    他霍地转回头一脸猴急的解释:“云曦,我真没这种想法,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我从来就没动过歪脑筋。再说习哥跟我是过命的交情,我要是这样做,那还是人吗?”说着神情相当激动。

    我又被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之间不是眉来眼去,你情我愿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陆飞一厢情愿了呢?

    麻云曦似乎被他这种诚恳的语气给打动,叹口气说:“可能是我多疑了。先回尚城镇吧。”

    陆飞重新发动车子,沿着小路往尚城镇方向开去。车里的气氛一下变得非常沉闷,麻云曦似乎心事重重,抱着我根本就看我一眼,而是眼望着窗外呆呆出神。

    “唉,云曦,你这样过的太苦了吧?”陆飞突然打破沉闷。

    “苦什么?”麻云曦在微弱的光亮下,依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都习惯一个人在山洞独居,又如何不能按捺这份思念?这次真希望习风不要出事,等他回来,我就决定回湘西了。”

    这番话说的我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什么苦,又是什么样的思念,他们俩这是说什么呢?

    陆飞也跟着苦笑:“你拿我当掩护,让别人看不出你喜欢习风,唉,你说我多冤啊,为了你放弃曲陌,不知道多少人以为我是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男。现在你又无缘无故的猜疑我,真让我心肝肺都碎了。”

    我听到这番话,吃惊的瞪大眼珠,不敢相信陆飞说的是真的。一时脑子里全乱了,怎么回事啊,麻云曦竟然喜欢我,并且不想让别人看出来,借陆飞掩护,这,这,让我再捋捋,感觉有点乱。

    麻云曦充满歉意的说:“我可能为习风太过担心,心情激动了点,你不要往心里去。”

    “唉,我不往心里去。我这冤大头功夫练的,真是登峰造极。”陆飞说不往心里去,但嘴上还是发出牢sao。

    “对不起了……”

    “咱们谁跟谁,不用道歉。”陆飞嘿嘿一笑,“等习风回来,你要真回湘西,我就去国外找曲陌。别让王子俊这猴崽子真给得手了。”

    尚城镇到了。车子停在店铺外,他们俩抱着我进了店铺,把门赶紧又关好。我一下看到屋子里支着一口大锅,我和沈冰的身体放在一只大笼屉上,下面还有未燃尽的柴火,冒着烟气。四周围了一圈蜡烛,似乎随时等待我们还阳。

    我心里一酸,要说陆飞这哥们,真是没的说,怎么可能为了得到麻云曦不让我还阳呢。要不是他,麻云曦一个人能做得到吗3f想到这儿就叹了口气。

    他们俩顿时吃了一惊,各自转头问:“谁?”

    陆飞匆忙拔出桃木剑,先去青龙白虎雕像那儿查看,麻云曦抬头看向八卦镇鬼局。

    我心说这个时候就别装了,还是先还了魂再说,医院里还有五个等着我去救呢。于是咳嗽两声说:“是我,那个我睡了一路刚醒过来,发现回店铺……”

    话没说完,吓得他们俩各自惊叫一声,特别是麻云曦,腾一下脸通红,跟熟透的柿子一样。

    “习哥,真的是你?”陆飞说着眼睛都红了,声音都有点哽咽。

    “是我,我还担心刘珊没给你们稍信呢。”

    “你看,你看,我没救错吧?”陆飞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跟麻云曦说。

    麻云曦一脸害羞的把我忽然递给他,嗔道:“别说那么多了,快想办法让他怎么还魂。”然后一个转身,背对我们了。

    陆飞转动眼珠看看他又看看我,小声问:“习哥,你刚才在车上真的睡着了?”

    “是啊,我现在是婴儿,一上车就晃的晕晕乎乎睡着了。”我敢承认没睡着吗,否则麻云曦以后怎么面对我们。

    “那……你就没听到我们说什么?”陆飞还是不放心的问。

    “你们说什么了,跑的那么快,把我脑仁差点颠出来,一上车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哦”陆飞张大口吁口气,拍了拍胸脯子。麻云曦也转回身,一脸好险的神色。我心说他们俩刚才心情都太过激了,都没看到我睁着眼睛呢?草,我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习哥,那你该怎么回到自己身子里去?”陆飞问。

    “用起魂大法就可以。”我说了句,接着跟他解释我是从奈何桥过来的,跟从生门回来基本上一个道理,从孩子体中出去,就能回到自己身子里。

    但我离开这孩子,他的身体倒是个麻烦事,婴儿身子比较羸弱,现在不在医院,我这一离开,他的身子恐怕不过多久就会凉透,难保能坚持到医院进保温箱。不过我忽然想起一个办法,我们北方农村,以前冬天还没有暖气,就一个煤火炉,晚上睡觉一闷火,屋子温度就会降到零度,所以都用电热毯铺在身子底下取暖。

    我让陆飞去敲开镇上一家百货店买电热毯。这些东西虽然在夏天是不摆在货架上,但绝对有存货。因为我们这儿还有很多农民不舍花钱安装暖气,冬天还会用这玩意暖被窝。

    过不多大会儿,陆飞就买回了一条电热毯,跟着麻云曦把我放在桌子上,陆飞把起魂符贴在我脚底。这种法事只有本人才能做,所以念咒由我自己完成。咒语一毕,我发觉从孩子身上出来了,然后在黑漆漆的环境里,看到了烛光圈内我的身体。迫不及待的扑进去,哈哈,哥们终于复活了!

    好热啊,从下面大锅蒸上的热气,熏的后背有些发烫。幸亏他们用的是微火,不然我和沈冰非给蒸熟了不可。我赶紧坐起,从笼屉行下来。他们俩惊喜交集的看着我,尤其是麻云曦眼含着泪珠。

    “别愣着,快把孩子包裹起来。”我急忙叫道。

    两个人一惊,急忙把孩子裹进电热毯内,问我下一步怎么办。能怎么办,当然趁天还没亮,把他们几个从医院整出来,先让沈冰还魂再说。可是当我要开口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从门缝透进来,冻得我们同时打个冷战。

    草他二大爷的,外面有鬼,并且是只凶猛的恶鬼。从这么熟悉的味道来猜,八成是赵成实的偷身鬼代术,驾驭着陈明来了。我慌忙低头去看胸口,用羊血画出的羊儿图案早被蒸汽给弄花了,并且盛放灵信香方的香囊也不见了,不由有点傻眼。

    偏巧这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警笛鸣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