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豪宅藏宝

第七百一十六章 豪宅藏宝

    是陆飞和麻云曦回来了,他们怀里还抱着那个孩子,说是把警察吓跑之后,就赶紧开车去县城找医院。可县城除了县医院外,就是一家骨科医院,没有妇产科,他们又开车跑到了邻县医院,结果给赶了出来。医生说这是孩子早死透了,还放什么保温箱。

    我说正好没让这孩子放医院里,先用电热毯保暖,今晚说不定他们的投胎宿魂就能过奈何桥,等在这儿比较保险。

    陆飞和麻云曦见沈冰也复活了,都是大喜,麻云曦在我们两个跟前没表现出任何异常神色。我心想估计他们是信了我的谎话,还装的跟以前一样在做戏。可是我知道了内情,心里感觉特别别扭。

    天亮后,让陆飞和麻云曦先看着店铺,把伊雨萌暂时收进小白旗。我和沈冰回家看看,这次没打招呼两三天没进门,怕老妈担心。其实到底几天我也搞不清了,在地府不分昼夜,让我有点迷糊。老妈倒是习惯我常年在外东奔西跑,又碍着沈冰的面,啥都没说,见沈冰衣服有点脏兮兮的,就数落我该给她买两件新衣服了。

    我心说早买了,在陆飞店铺里放着呢。

    沈冰去洗澡换衣服,我又偷偷溜出去,跑到烧鸡店,正好店里昨天剩了八个烧鸡没卖出去,全部被我打包。又跑烟酒门市买了两瓶低档老白汾,回到店铺里。我让陆飞和麻云曦带着小白旗,这就赶往山西,让伊雨萌还魂。

    “习哥,这都死了两三天了,万一尸体火化了怎么办?”陆飞一脸的担忧。

    “我刚才给孙柯南打过电话了,他说尸体还放在当地殡仪馆,要不怎么会让你们去。”

    “哦,原来这样,那我们去了。”

    他们两个拿了小白旗匆忙出门,不过临走时,麻云曦有意无意的回头望了我一眼,让我觉得心里有些忐忑。

    等他们一出去,我立马关门,请出了死耗子,它一看到八只烧鸡和两瓶老白汾,两只小眼珠放蓝光,哈喇子顺着嘴巴流下去,那模样就像饿了几天的野狼一样。就见它一手抓起一只鸡,疯狂啃了起来,也没察觉少买了两瓶酒。

    “别噎着,慢慢吃。你去郑家看到啥情况了吗?”我这两天啥都没吃,肚子早空了,看着死耗子吃的那个香,肚子开始咕咕叫,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你也饿了吧,我老人家都听到你肚子叫了,你也吃吧。”它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一听这句,那还客气什么,抓起一只烧鸡吃起来,还打开一瓶酒,倒进水杯。我们俩啃着烧鸡,你一口我一口的轮流喝着小酒,感觉特别舒坦。

    一边吃死耗子一边说,凌晨他跑到郑家,整座豪宅空无一人,它在宅子里转了几圈,发现有个地下室,用的是非常高级的电子锁。不过这怎么难得倒它老人家,从缝隙中透入,结果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

    我停下嘴巴,瞪着他问:“啥秘密?”

    谁知死耗子砸吧砸吧嘴唇,斜着小眼珠盯向酒瓶说:“你还差了两瓶酒呢,等补齐了我再告诉你。”

    晕倒,其实我不是故意少买两瓶,而是身上现金不够了,我这人打小不喜欢欠账,所以就少买两瓶。

    “您是大神,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呢,我一会儿就再您买四瓶去。”我tian着脸笑道。

    “别拍我老人家马屁,这不管用,我老人家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白酒是不说秘密。”它摇头晃脑的说着,又啃起烧鸡来。

    正说着,沈冰过来了,一听咋地,死耗子又来老一套,于是一把将它手里的烧鸡夺走。

    “这也别吃了,丢出去喂狗!”沈冰说着将桌上剩下的几个烧鸡一起兜起来就要开门。

    “别,别,我老人家还没吃饱呢。好好,我说,我说。”

    沈冰噗嗤笑了一声,回头把烧鸡又放回桌上。搞的死耗子哭笑不得,让我感觉挺好笑,也就沈冰能治得了它。

    死耗子跟我们说,郑家地下室内,藏着好几十颗黑珍珠,还有一个巨大的炼丹炉。东侧一个角落里隔出一个斗室,有个人住在里面,睡的正香。看这人的外表神态,不像是个看家护院的保安,倒像是个高官或是富商。

    它才要去瞅瞅还有其他东西没有,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赶紧出去了。按照它的话来讲,自己是大神,万一被人发现,大神不请自入,那不是跟梁上君子一个行径么,宁肯死都不能丢了这面子。

    我听了不由吃惊,郑家地下室怎么会藏着那么多黑珍珠?我一年不过做出几颗而已,四年加起来不过十多颗,其余的从哪儿来的?难道从我祖宗起始,炼制出的黑珍珠都被他们收集起来,现在全都落在郑老板手里?

    这简直有点不可想象,你一个倒煤的,怎么会倒起了黑珍珠这么贵重的玩意,并且好几十颗之多?还有那个巨大的炼丹炉,如果不是道家弟子,是不可能会用的,那需要焚符念咒,外加道家修为,一个普通的煤贩子,怎么可能会用这种东西,想想都觉得可笑。

    再者,用炼丹炉要把黑珍珠再炼成什么呢?

    我这一出神,死耗子后面讲的啥没听清楚,就听它说跟着赵成实,跑到了郑老板老婆的居处。这儿是个两层小楼,赵成实功夫很了得,跟壁虎一样爬在墙上,躲在窗户底下往里偷瞧。死耗子就躲在他的身后,两个几乎擦着身子,可是赵成实根本发现不了死耗子。

    屋子里亮着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而郑老板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像个在审的犯人似的。听说话意思,女的是他老婆,男的是他小舅子,一直在bi问,东西藏在哪儿。

    郑老板装聋作哑,低着头就是不出声。

    这时忽然停电,屋子里的灯熄灭了,跟着听到郑老板老婆和小舅子的惊叫声,隔了片刻,灯再亮起的时候,发现郑老板不见了。赵成实急忙滑下墙壁,翻墙出去。然后死耗子就回到了店铺,钻进镜子美美的睡了一大觉。

    我问:“这就完了?”

    “是啊。”死耗子这时把烧鸡吃的也差不多了,伸着懒腰打个哈欠说:“我再回去补个觉。”

    “先别走。”我急了,“你当时为毛不跟着看看谁把郑老板带走了,还有赵成实去哪儿了?”

    “那时天快亮了,大神也不能大白天的跟踪人,让人发现会吓着的。”它振振有词的说。

    我不由心头有气,别跟我提大神好不好,没好气跟它说:“赵成实可是个杀人恶魔,并且一个劲的想害死我,你当时在他后面只要伸下手,就能干掉他,为什么不动手?”

    “大神是不能杀人的,有道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黑白无常就会……”

    草,它跟个鸡婆似的啰里啰嗦的跟我讲起道理了,我气的一挥手:“你还是回去睡觉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