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一章 等来的是仇人

第七百一十一章 等来的是仇人

    巧的是,护士mm抱着我跟刘珊擦肩而过,可是在这短暂时间内,我怎么才能跟刘珊传递信息呢?几乎是不可能的,我的心一时又跌落到了谷底,刚才白高兴了。不过正在这时,护士mm又被同事叫住,询问一个病人的情况,于是停住了脚步。

    我们跟刘珊之间近在咫尺,我不由心头又重新燃起了起希望,可是我也不敢出声啊,否则满走廊都是人,还不吓趴下几个?

    心里怦怦跳着,脑袋用力转动一下,护士mm下意识的把我往上抱了抱,让我脑袋正好趴在她的肩头上。

    这下距离刘珊又近了很多,特别是她的耳朵,于是用小手捂住嘴巴轻声叫道:“刘珊,刘珊!”

    刘珊和护士同时转头,因为声音发自她们两人耳朵之间,不过护士mm却没看我,只是转头看看四周,又转回头跟同事说起话来。

    而刘珊却四处张望几眼后,最终把目光落在我脸上。我使劲的跟她挤眉弄眼,小声说:“我是习风,不要叫……”我看她听到我是习风这四个字后,张大了嘴吧就要惊叫的模样,赶紧跟出言阻止。

    护士此刻好像跟同事正聊重要的事情,没有注意到我的语声。

    刘珊一下捂住嘴,那种惊恐的神色,简直比大白天见到鬼都可怕!

    “通知小陆今晚来医院育婴室找我,带上起魂符和蜡烛……”

    刚说到这儿,周建涛拉了刘珊一把:“轮到我们了,快进去。”刘珊一边随着他走过去,一边慌张的点头。她怀里的小雪忽然竖起脑袋瓜,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盯着笑了。

    我觉得有意思,这丫头居然能看出是我,太神奇了吧?于是也跟她笑笑,正巧这时候,护士mm说完话,抱着我往前去了。

    我们吃完奶都被抱回育婴室,护士mm在屋子里忙了一阵子后离开,沈冰格格小声笑道:“我妈妈长的真漂亮。”

    擦,提啥不好,非提这个,我吃奶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吃的。虽说儿不嫌母丑,可是哥们不是这位妈妈真正儿子,这奶吃的有点反胃。

    “那你以后跟她过吧,我们今晚就能走喽。”我得意的说。

    此话一出,老祖宗他们一齐愕然问道:“怎么了?”

    我笑道:“刚才见到一个熟人,把消息传了出去,小陆今晚应该会找过来,我们今晚就有机会用起魂大法出去。”

    “真的假的?”沈冰语气中满是不信。

    “当然真的,刚才遇到了刘珊,小雪还冲我一个劲笑呢。”

    “太好了,太好了,土包子你终于立了一大功。”沈冰欢呼道。

    “没你的事,你就跟你漂亮妈妈长大吧。我会经常去看你,等你二十年后,我都四十多岁,你说老牛吃嫩草,那感觉多爽啊。”我说着忍不住吃吃的笑起来。

    “呸,爽你个大头鬼。好,你要吃嫩草是吧,那你别后悔,今晚姐真不走了。”沈冰气呼呼的说。

    我听了这话还真有些担心,这丫头有时候是说到做到的,万一真不走,别到时候嫩草吃不成,让我一个人干靠一辈子。

    这一天在迫切的等待中缓慢的度过,就如过了一年那么久,总算看到了窗外天色慢慢暗下来,屋子里亮起灯,夜终于到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深夜,屋子里的灯光忽然熄灭。我心头一动,是不是陆飞来了?这小子是个聪明人,跟着我干过破坏电力的事,这样有利于偷东西。擦,哥们之前可不是做贼去了。

    育婴室房门吱呀呀在黑暗中慢慢打开,我心头一震,转动着脑袋瓜往那边看过去。沈冰似乎想说话,才发出一丝声音,我连忙嘘了一声,还是谨慎点好,万一是管太平跟谭青他们蛇鼠一窝,听了白欣语的陈述,今晚过来杀我们那就糟了。

    但依稀中看到一条瘦弱矮小的身影窜进来,非常的机敏灵活。我不由倒吸口凉气,身上毛都竖起来了。来的不是陆飞也不是管太平,是赵成实!

    他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别说这么没踩高跷做伪装了。

    这个时候他偷偷摸摸的来到这儿,不用猜也知道是从地府得到信息,是杀我们来的。老祖宗、七爷八爷和我一死,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看着他手上拿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就知道是黒木盘。杀我们用这玩意最方便了,黑线一弹,我们就不由自主的给控制,然后给他收进封鬼容器内,剩下的就看他要怎么处置我们,要红烧还是清炖,搞不好还会油炸!

    不过我们只要不出声,他还是不可能发现我们的,因为此刻我们的魂魄被婴儿生气所包裹,他除非弄只鬼来,透过灵识来辨认。就像昨晚那只死鬼一样,就能认得出我们。

    赵成实在各个小床之间转来转去,一时也看不出门道,站在屋子中央呆站了片刻,忽然拿出一样东西一抖,一条黑气缓缓飘出,随之一股阴冷的气息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早知道老混蛋不是吃素的,肯定会是使这么一手。我不禁一下子把心悬了起来,砰砰跳个不停。

    就见这条黑气逐渐化成了一只鬼影,落在地上后转着脑袋四处张望,最终把目光定格在我的小床上。我心头突地一跳,今晚估计再瞪他一眼,就不管用了。正在担心之际,这只死鬼轻飘飘的飘到床前,探出鬼脑袋瞧着我。

    赵成实也跟着走过来,隐隐看到他一脸的狰狞神色。

    这只鬼是陈明。尽管眼前一团漆黑,可是他那双鬼眼珠我认识,闪烁着淡绿的光泽,充满了无穷的怨恨。我心说完了完了,这混蛋肯定恨我把小雪夺回去,不会给我留下生路的。

    我明知死到临头,也没必要假装了,而是含有怒气的瞪着他,心说不管怎么说,老子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的死可以说跟我有关,但如果没有我在黄山救你,你能活到被张云峰杀死的时候吗?人不报恩可以,但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赵成实已经从陈明的举动上看出了异常,伸出右手掐住我的小脖子,立刻让我就感到一阵窒息。草他二大爷的,这粉嫩粉嫩的小脖子,能经得住他这手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