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二章 逃出医院

第七百一十二章 逃出医院

    正当我感到喉咙被捏碎,魂魄要出窍之际,陈明忽然摇摇头飘走了。赵成实随即放开了大手,我也赶忙做戏哭了起来。这一哭,把整个屋子的婴儿惊醒,一时间齐哭乱叫,在漆黑之中显得特别响亮。

    赵成实焦急的跟陈明说:“快找他们!”

    陈明“嗯”了一声,往前飘过去。到了老催那边停下,说道:“这个孩子体内有只鬼!”

    赵成实快速奔过去就要下手,只听老催急道:“***,也不睁开狗眼瞧瞧,我这只鬼是谁,老子可是鬼口管理处处长,你们还想不想投胎了?”

    鬼口管理处长这个招牌还是挺响亮的,凡是吃天师饭的,没有不害怕的。赵成实看样子当时愣了一下,但跟着说道:“哼,你现在不过是个倒马桶看奈何桥的小鬼,还嚣张什么?”

    “那我们黑白无常呢?”八爷忍不住开口了。

    陈明一听这句话,吓得哧溜就往门口逃走。赵成实也是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虽然说七爷八爷现在失势,但谁敢保证他们魂魄出了孩子身体,能跟野鬼一样受黒木盘cao控?他们可是地府十帅排名第二的主儿,那绝对不是好惹的。

    正在这时,一个护士mm推门进来,这次是拿着手电的,一下看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吓得惊声叫道:“是谁?”

    赵成实转过头冲躲在门侧的陈明使个眼色,陈明突然探出头露出了一张特别惨厉的鬼脸,这小子真够缺德,吓得护士mm张大了口连叫都没来得急叫出声,就咕咚软倒在地上。

    手电吧嗒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往屋子中心。

    这时忽然有两条黑影从门外窜进来,其中一个蹲在地上查看护士,另一个挺起一根黑乎乎的东西小声念道:“朱雀凌光,神威内张。山源四镇,鬼兵逃亡……”

    草,是陆飞!

    他手里拿着的是桃木剑,只见咒语没念完,陈明早往后逃走,飘向了窗口。

    赵成实冷哼一声,飞身往门口扑过去,手里忽地多了一把尺许长的尖刀,在滚落地上的手电光映照下,闪闪发着寒光,让我不由升起一股担忧。论身手,陆飞不如这个老混蛋,况且赵成实手里又有刀子,我担心陆飞会遭遇不测。

    “是你……”陆飞惊讶的看着对方,急忙闪身躲开这一刀。

    赵成实也不言语,站稳脚跟后,急速往前捅了几刀。看这几下子,那不是瞎捅的,都是杀人的功夫。陆飞立刻就相形见绌,躲开两刀后,最后一刀把胸口前衣服划开一道口子,好在没受伤。

    我们一时看得惊心动魄,都忘记了出声。

    眼见赵成实虚晃一刀,骗过陆飞,手腕一转,尖刀刺向他的小腹。陆飞已经来不及躲闪,马上就要中招,我张大了口就要发出叫声。这时忽然间一道人影窜进他们之间,出手帮陆飞抵挡了致命一击,还将赵成实手里的尖刀夺下。

    我不由看得神驰目眩,这哪来的高手啊,能一招就夺了赵成实的兵刃,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仔细一看,原来是麻云曦。要说她功夫虽然不错,但也不可能这么威猛,让我都有点不敢相信。可能是赵成实没见过麻云曦的身手,她可是轻功卓绝,这么突然插进来,让赵成实乱了阵脚,连刀子都被夺走了。

    赵成实刀子被夺有些胆寒了,门口被堵住,只有掉头往回跑,陆飞和麻云曦跟着追过去,谁知他这是声东击西之计,在小床之间绕个圈子兜回来,夺门逃走。他可不敢跟陈明一样穿窗而出,我记得这好像是八楼!

    陆飞这小子歪着头冲门口竖起中指,一脸的鄙视神色。擦,你也甭神气,要不是麻云曦救你,你小子估计这会儿早躺地上了。

    沈冰此时好像说了句什么,可是四周哭叫声太大给淹没了。我准备跟他大声打招呼,可是就在这时,听到外面走廊上发出护士的叫喊声,似乎在外面偷偷看的了里面情形,在外面示警叫人。

    陆飞和麻云曦慌忙跑进小床之间,从地上捡起手电,这时沈冰还有老催叫了两声,但夹杂在哭叫声中不是很明显。他们先是转头看了一下,然后又转回头看到离他们最近的我,于是奔了过来。

    陆飞一把将我抱起来说:“这孩子不哭,说不定会是习风。”

    “我听那边好像有叫声。”麻云曦指着老催的方向说。

    “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快走。”陆飞拉着她的手臂往门口疾奔。

    我们刚出门,就看到一伙儿人急匆匆的跑过来,有医生护士还有两个保安。麻云曦一甩右手,不知用了什么蛊术,立刻眼前出现一片银光,笼罩了整个走廊,对面看不到人。他们俩趁机抱着我匆忙从人缝中挤过,几步就奔出了走廊,跑进了楼梯。

    他们来时早就预谋好了的,出了医院大门,往左一转跑进一条漆黑的小巷内。汽车停在这儿,陆飞打开车门,麻云曦飞快跳上,陆飞开车扬长而去。

    我为了避免他们分心,始终没出声,现在悬着的一颗心也落下来,准备开口的时候,忽然听麻云曦说:“陆飞,你是不是不想救出习风?”

    听了这话让我都感到有些错愕,她怎么会这么问,我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

    “你怎么这么想,要不然我们跑医院做贼干吗来了?”陆飞笑着摇头。

    麻云曦脸子一冷说:“明明听到那边有人发出叫声,你为什么要抱一个不出声的孩子走?”

    对啊,她这分析让我也觉得陆飞有问题,难道这小子真是别有用心,不想让我回来?不会被管太平买通,为了钱吧?我吃惊的盯着陆飞,更不敢开口。

    陆飞还是那副笑嘻嘻的神色说:“云曦你咋了,别开玩笑好不好。我是听到了有人叫,可是我的直觉,那不是习风。你看这孩子多不正常,整个屋子婴儿都在哭,唯独他不出声,那不是习风会是谁?”

    放你的狗臭屁,你没看见还有几个孩子也都没哭吗?沈冰就在他们身后,转头就能看见的。

    “可是刘珊告诉我们,习风是会说话的,这个孩子从开始到现在,始终都没开口,你怎么就认定他是习风?”麻云曦仍旧冷言冷语,让我开始觉得她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云曦,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当时情况紧急,哪有时间分辨,先抱走一个再说啊。”陆飞挠挠头说。

    他说的也没错,如果当时那种紧急情况下,再去按照声音寻找,恐怕门都出不去。先抱走一个看看,如果不是再偷偷换回去,对谁都没什么损失。

    谁知麻云曦哼了一声说:“我怀疑你不想让习风回来,你为了要跟我结婚,就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

    我听了这话,更是如坠五里云雾,找不到北了,你们结婚跟我有嘛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