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章 地府漏洞

第七百一十章 地府漏洞

    他们一走,我就问谁不在了。因为我感觉这两个混蛋偷的是我们其中一人,那声啼哭,就像一种暗示2c故意在引他们过去。

    “我在。”沈冰小声说。

    我知道你在,你在我南边呢,丢孩子的地方是西北,老祖宗和七爷八爷都在那边。

    她说完之后,老祖宗、七爷八爷、老催都报了信。就差伊雨萌和白欣语了,不过,紧跟着伊雨萌也开了口:“抱走的可能是白欣语。”

    怎么会是她呢?我不由皱起眉头。想伸手摸摸鼻子,可是小手没啥力气,就抬到脸上又耷拉下去了。不过我猛地想到刚才那个死鬼,恐怕也是为白欣语来的。我急忙跟老祖宗说:“老祖宗,会不会是谭青他们从地府传出信来,派恶鬼收拾我们的?”

    老祖宗还没开口,七爷说道:“不可能吧,地府大乱,行政长官下令封闭所有出入口径。此刻死鬼不能入地府,而地府之中鬼魂也出不来,怎么可能传的出信息?”

    “托梦呢?”沈冰问。

    “托梦也是不能。”老祖宗说,“但还有个漏洞,七爷八爷可能有所不知。”

    “哦,愿闻其详。”七爷八爷异口同声道。

    “望乡台!”老祖宗说。

    “对,这个地方我们倒是忽略了。”七爷八爷说。

    我好奇的问:“望乡台怎么是地府漏洞了?”

    老祖宗叹口气说:“地府虽然封禁所有出入口径,但奈何桥一方却不敢擅动,那的确是受天道护佑之地,行政长官都不敢下令。谭青他们可能利用望乡台这个唯一能通往人世间的途径,传递了我们出生的信息。”

    原来这样,可是我还有些不明白,像我们现在生气这么微弱,别说一只野鬼,就算一只野狗都能把我们全都咬死了。而这只死鬼为毛却没对我们动手,反而被我瞪了一眼吓跑了呢?

    老祖宗听到我这个疑问,跟我解释说,因为我们是没有投胎指标的,而这些孩子早已被投胎管理处划定了人选,可是这当口投胎管理处停办,投胎鬼魂过不了奈何桥,算是被我们抢占了他们的宿胎。但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投胎,这叫做“借胎还魂”,带着从地府来的一切记忆和能力。

    只不过被封禁在弱小的婴儿体中,无法使出任何鬼术。不过,要是宿体被杀,我们就可破茧而出,又会变成跟之前一样的鬼魂,能够任意到人间任何地方或是返回地府。这等于借出生破解了孤魂入阳的危局。

    所以那只野鬼是知道我们厉害的,万一杀死孩子,我们就会从中脱困,不说别人,就七爷八爷就能让他再死个十七八回。

    沈冰听到这儿,好奇的问:“老祖宗的意思是说,只要孩子死了,我们就能变回从前的样子?”

    “对,孩子只不过是我们借胎还魂的一个寄生宿体。他的真正宿魂如果过桥,在一个时辰内不能再进这个孩子的身,那就会魂飞魄散。唉,可是我们现在又没办法出去,让我也好生为难。”老祖宗叹道。

    “老祖宗,现在地府不可能放行,不必担心这些孩子的宿魂。我们目前可不可以用掉魂的办法,从孩子身上出去,然后想办法进入地府,等平息地府大乱后,再跟放行的宿魂掉魂让他们真正投胎?”我突发奇想的问道。

    老祖宗苦笑道:“行倒是可行,可是掉魂是需要修为较高的天师亲自主持,况且跟哪儿去找五个人为我们掉魂?”

    这倒是,我想让小陆帮忙,可是这小子未必能做得来,再说也不可能找到五个人换我们出去。这咋办,总不能占了别人的宿胎,地府总有平乱的时候,那五个宿魂满怀重新做人期望过了奈何桥,却发现不能投胎,最终还会被我们害死,想想都觉得是种罪过。

    “你就知道瞎出主意,这次终于被老祖宗给识破奸计了吧?”沈冰幸灾乐祸的笑道。

    晕倒,我啥时候瞎出过主意,再说这也不是奸计啊,你个臭丫头乱捅词。

    “你有高明主意倒是出一个,别跟着瞎说。”我没好气的说道。

    沈冰哼了一声说:“我当然有高明主意,用起魂大法啊,我们都跑出去,然后把孩子放在保温箱里……”

    她没说完我就如同眼前看到了一道曙光,立马兴奋的问老祖宗:“老祖宗,这个法子能用吧?”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老祖宗惊喜的说。

    他老人家这么说,那就是这主意能用。没想到我们几个无论哪个拉出来都比沈冰脑子灵光,反倒是都想的过于复杂,反而不如一根筋的她,想出这么一个简单的主意管用。

    “哈,哈,哈,怎么样,土包子,现在你该承认不如我聪明了吧?”沈冰得意的笑道。

    我被挤兑的一翻白眼说:“你聪明个毛,现在大家都是还吃不上奶的婴儿,你倒是跟我变张黄符出来?”

    “呃……”

    “唉,大伙儿睡吧。”老祖宗闷闷不乐的说。

    主意是想到了,可是却不能使,你说让人多郁闷吧。我闭上眼睛,心说只能拼人品了,万一小陆和麻云曦哪个有点小病啥的,会来医院,天巧被我碰上。嗯,那比中彩票几率还要低,听老祖宗的睡吧,不如做个好梦来的实在。

    到了天亮,护士mm进来好几个,听她们叽叽喳喳的说,要抱我们去找妈妈吃奶。本来生下来过个半个小时左右就该让婴儿吃到母ru的,那样也有利于母ru分泌。可是好像这些母亲都似乎出了点什么毛病,或许是因为我们不是真正投胎宿魂,才会给她们带来伤害,就没让我们见妈妈,倒是夜里喂了几次奶瓶,大伙儿吃的那个高兴啊。

    可惜抱我的不是那个护士mm了,心里有点失望。大伙儿被抱出去后,各奔病房,在走廊里,忽然就看到了刘珊。她抱着小雪,周建涛站在一边,抱着小六。我看见他们高兴的心差点没炸开,真是他乡遇故知,三伏天遇鹅毛大雪,大雪天遇煤炭啊。

    我草,这一高兴,心里都开始胡说八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