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九章 夜半惊魂

第七百零九章 夜半惊魂

    新出生的婴儿由于生气比较弱,所以能看到邪祟。就像用点睛笔开阴阳眼,用的是阴木,真正的原理是降低灵窍上的阳气,是一个道理。好比人生病的时候,特别是垂危在即的病人,生气减弱,最易发现邪祟,而在身体健康的成人,因生气旺盛,鬼魂不敢近体,也就看不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尽管育婴室没开灯一团漆黑,但依旧能在黑暗中看到邪祟的影踪,这就是婴儿的特殊之处。我看到了那个死玩意,估计老祖宗和沈冰他们应该也都看到了。我们只是静观待变,没有一个敢开口。

    婴儿齐哭的阵势非常浩大,惊动了护士,进门来查看。但护士在墙壁上按了几下开关,灯就是不亮。她还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打不开灯啊?”说着话又出去了,似乎去找手电。

    就在这个时候,老催突然叫了一声:“啊,谁捏老子蛋蛋?”

    汗,这混蛋又开口说话,真恨不得跳过去扁他一顿。

    我斜眼看见那条鬼影,就站在老催的跟前,捏他蛋蛋的好像就是这死玩意吧?我不禁好奇,这什么东西,半夜摸进育婴室,跟孩子开什么玩笑,那地方能捏吗,捏坏了咋办?

    这只死鬼显然被孩子开口说话吓了一大跳,哧溜一下向旁飘走了。不过又跑到了沈冰小床跟前。虽然脖子没什么力气,简单的转头还是能做到的,稍微的朝那边侧侧脑袋,看见那只鬼影,向沈冰小床伸出了鬼爪子。

    沈冰立刻就“哇”的哭了起来,声音是冲着我来的,草,那是我的,你要是敢碰一下,老子跟你玩命!

    正巧这时护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手电,就见那死鬼倏然收手,逃进光照不及的黑暗里。在护士mm的呵护下,哭声渐止,最终归于平息。她在屋子里又待了片刻,见没什么动静,就出去了。

    护士刚出门把门带上,死鬼又出现了,这次没再去找沈冰,而是飘到了西北方向,记得伊雨萌和白欣语在那边。

    我心里不由大急,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死鬼跑到那边后,突然间就发出一声婴啼,估计不是伊雨萌就是白欣语哭了。这下倒好,刚刚安静的屋子,再次沸腾起来。护士那是刚走没久,回来的也挺快,马上又推门进来。死鬼又立刻逃到了黑暗深处,倒是挺机灵。

    她无奈的说道:“小宝贝们,你们就别哭了,求求你们了。”一边说一边拿着手电走过来,挨着床位安抚婴儿。

    当她走到我的小床跟前,看着我愣住:“这个宝宝好乖哦,都没哭。”

    这个护士mm正是我刚生下来抱我的那位,长相很清纯,跟伊雨萌一样的委婉动人。我对她心生好感,不由自主的对她笑了一笑。

    “好有趣,你会笑了。”护士mm顾不上去安慰其他孩子,伸手把我抱起来。

    那哥们也毫不客气的把脑袋拱在她胸脯上,哎呀,真是太享受了。忽然间肚子有点饿,砸吧砸吧嘴唇,看着她高耸的胸脯流下哈喇子。

    “小宝宝你太逗了,还流口水。可惜阿姨没有奶,要不然就喂你吃奶奶。”

    我眨眨眼,心说没奶要不干吃两口也行啊。草,哥们心里太邪恶了,感觉自己这种想法相当恶劣,相当无耻,不过真要我吃奶的话,哥们宁肯一恶再恶,一耻再耻!

    可能是护士mm对我爱不释手,让那只死鬼等的不耐烦了,从黑暗中悄悄溜出来,就站在她的一侧,瞪着狰狞的鬼眼珠子,伸出鬼爪就要叉向护士mm的脖子。

    我吓了一大跳,急忙往后用力仰身,小脑袋瓜顿时向后垂下去。这下可把护士mm吓坏了,赶紧顺着我的下垂之势,慢慢的把我放在小床上。

    她弯下腰正好躲过死鬼的爪子,把那死玩意可气的不得了,瞪眼又向她脖子上袭来。这次我就没辙了,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女孩送死,于是狠狠瞪着死鬼,龇牙裂目,就要大叫一声。

    谁知死鬼看到我这副急眼模样,吓得浑身打个颤,伸出去的爪子立马收回去,快速的向西北方飘走了。我也就把到嗓子眼的叫声给咽了下去。

    “宝宝怎么了?”护士mm见我这副表情,吓得慌了神,在我身上轻轻的拍着。

    我一咧嘴冲又笑了,她这才如释重负般的吁口气,伸手在头上擦了把冷汗,又哄了我两句,走向其他小床。

    护士mm再次把孩子们哄睡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外走,不过到我床前停了下,跟我笑笑才出了门。看样子对我挺喜欢,可惜哥们是婴儿,丝毫没有什么成就感。

    这次护士出去之后,那只死鬼直接就出现西北方向,只听白欣语轻声呼叫:“习风大哥,快来救我!”

    “怎么了?”我是明知故问,但哥们也只能问问,要我救你也得能走的过去啊。

    “大胆孽障,你若敢杀害无辜婴儿,定叫你下油锅地狱!”八爷忍无可忍的出声威吓。

    那只死鬼吓得一哆嗦说:“各位爷,我不动你们还不行吗?”

    他话音刚落,育婴室门又开了。我们各个都闭住了嘴巴,我心说难道护士mm听到了我们说话声又进来了?极力歪着脑袋往门口看,哦,不是护士mm,好像是两个男人。没拿手电,进来后,慌忙把门关上,蹑手蹑脚的往前走,跟做贼似的。

    死鬼一见这两个人进来,吓得一溜烟从窗口逃出去。

    “哼,果然有鬼到这儿,幸亏咱们来的及时。小宝,你打开手电,快找人。”

    我一怔,是管太平这个老王八蛋!

    他们怎么会来,让我感到特别的匪夷所思。我们刚生下来育婴室就闹鬼,然后他们跟着来了,这到底咋回事啊。

    眼前一亮,只见小宝打开了一把手电,映照出他们师徒俩的嘴脸。小宝拿手电四处照看,忽地听到西北那边传来一声轻啼,瞬即就消失了。我心里一动,这哭的有点不伦不类,好像跟暗号似的,谁啊?

    他们师徒两个马上走向那个方向,只听老家伙高兴的轻声叫道:“是他,快把手电给我,把他抱走。”跟着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就看到了小宝怀里多了一个孩子。他们随即把手电关闭,又蹑手蹑脚的溜出了育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