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八章 育婴室鬼影

第七百零八章 育婴室鬼影

    在地上一站,发觉双腿一软,差点没跌倒,气息越来越微弱,眼前直冒金星,恐怕再迟片刻,我们估计就烟消云散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女医生和两个小护士,只听医生说:“预产期才过了几天而已,不用怕,这种情况很正常的。”

    其中一个小护士小声问:“石主任,整个妇产科病房的孕妇都过了预产期,这正常吗?”

    石主任用手肘轻轻捣了一下护士,跟孕妇笑道:“我还有事,待会儿再过来看看。”

    地府现在大乱,各个职能部门全部关闭,地府不投胎,这些孕妇不过预产期才怪。恐怕就是剖腹产,拿出的也是死婴。我跟沈冰一使眼色,她冲左边那个长的模样清纯的孕妇努努嘴,选中了这个目标。

    我再看看右边这个,差点没趴下,长的跟凤姐似的。不过哥们得把好处让给沈冰啊,盼着她将来跟这个长相清纯的妈妈一样漂亮。我们闭上眼睛一纵身,冲着大肚子撞去。

    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逐渐恢复了意识,睁开眼一团漆黑,就听有人七嘴八舌的大叫:“快,快叫石主任。怎么说来就来了,刚才还没动静的。”

    跟着听到外面又有人叫:“石主任,那边又有几个孕妇临盆……”

    一时四周跟炸了窝似的,不多时,我就觉得一阵眩晕,好似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一样,永不停止的往下坠落。眼前忽然一亮,看到一张可爱的脸蛋,正闪动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充满了甜甜的笑意。

    是一个漂亮的护士mm。

    “你看这个小家伙多可爱,他在盯着我看呢。”

    “孩子怎么不哭,快拍打脚心。”

    “哦!”

    草他二大爷的,立马感觉头下脚上的被提起来,有人在我脚心拍打,痛的我不由自主的发出哭叫声。

    “哇……哇……”

    哦,哥们这已经是生下来成婴儿了。就是不知道我是男孩还是女孩,想看看下面,但脑袋没力气啊,再说现在还倒立着呢。不过看到了对面病床边,一个护士mm也抱着一个婴儿正在拍脚心,哈哈,那是沈冰吧!

    我们哭出来后,护士才放心的把我们重新抱好,我脑袋正好靠在她柔软的胸脯子上,那个惬意啊。这可不是哥们存心占便宜,是送上门来的,不占都不行。

    我和沈冰都给送进了育婴室,里面是一张张小床,摆放的非常有秩序。我们刚刚放在床上,又有几个护士mm送进来五个,我心想这不用猜也是老祖宗和七爷八爷他们。抬头看着天花板,越想越觉得的新鲜,越想越有趣,我们都变成了婴儿,并且是同时出生,那以后我跟老祖宗就成哥们了吧?

    擦,这辈分岂不是乱套了!

    等护士走了以后,我挣扎了几下,翻不过身,没办法,这小身子骨太弱了,我有劲没地儿使。

    “土包子……土包子……”

    沈冰跟我隔了一个床位,在那边小声叫呢。你说我们投胎是带着前世记忆过来的,声音都没变。万一她要是变成男孩,这不成娘娘腔了吗。不过我也担心,我万一是个女孩,那就是男人婆。

    “叫什么叫,你没看满屋子小朋友吗,别把他们吓着。”我没好气说。

    “他们又听不懂,你怕什么?”

    “习大哥,冰姐,你们原来早就进来了。”伊雨萌高兴的问。她距离我们远点,隔着好几个床位。

    “你们都别出声,万一有人进来可就麻烦了。”老祖宗担心的说道。

    本来我才要开口,就闭住了嘴巴。护士mm要是进来,听到我们几个这么说话,不吓死也得吓晕。你说你见过刚出生就能说话的孩子吗,还满口大人口气,并且还是好几个,那还不是活见鬼了。

    正好这个时候有护士进来,给我们每个新生婴儿测体温,然后采血。你说也奇怪啊,我们说话时都是原来的话语声,但耳朵上被采血时痛的哭叫就是哇哇的,很稚嫩,这种感觉很熟悉,也很美好,勾起了我曾经失去记忆的婴儿时代的感觉。

    “草……”老催可能受不了痛骂了一声,吓得护士手里医用盘子叮当落地。

    我们几个同时止住哭声,都在静听那边消息。老催可能知道闯祸了,没敢再说话,只是拼命的哇哇哭叫。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听到护士从地上捡起盘子说:“吓死我了,这孩子不会是真说话了吧?”

    我侧眼看过去,能看到护士mm摸着脑袋往下看半天,最终一笑自言自语说:“可能这两天太忙了,出现了幻听。”说完抱着盘子走出了育婴室。

    沈冰立刻气道:“刚才是那个混蛋出声的?”

    “是我,你就别骂了,我知道错了。”老催语气里充满了惭愧。

    “以后大家注意点就行了。”七爷说。

    我打个哈欠说:“折腾两天没睡觉,我睡了,晚安。”

    “你们之间谁有打呼噜的没,要是有就不准睡觉。”沈冰说。

    大家都说没有,唯独老催带着哭腔说:“我打呼噜。”

    “打呼噜就别睡呗。”

    “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先给你们值班,等你们睡够了再跟我放哨。”老催挺会想办法。

    “一会儿等我们睡醒了再说。”沈冰吃吃笑道。

    这一说睡,大伙儿立刻都进入梦乡了,听着他们呼呼的鼻息声,都睡的挺香,可是我脑子里在想着烦心事马上睡不着,真这么认命做别人孩子,长大了叫别人爸爸妈妈,太闹心了这个。

    不过到底身子板弱,不想睡都不行,不过一会儿,也就酣然入梦。梦到什么呢,当然有我老妈,有陆飞、王子俊、曲陌和麻云曦。发现他们都过来了,全围在小床跟前,跟看猴子一样。老妈垂着泪,陆飞他们在一边劝慰。

    忽然间,一声啼哭,把我惊醒了,睁开眼一团漆黑,不知道啥时候护士把灯给关了。这声啼哭引起连锁反应,满屋子的婴儿都哭起来了。

    这也正常,我又闭上眼睛,但蓦地感到一阵阴冷的气息在屋子里弥漫,感觉冷森森的。不对,凭我多年经验,这是闹鬼了。连忙又睁开眼睛,转动眼珠来回瞧视,擦,看到了一条幽暗的黑影正在小床中间游走。

    草他二大爷的,果然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