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二章 做鬼是永恒的

第七百零二章 做鬼是永恒的

    我闭着眼睛揪着鼻子想啊,你说这件事从表面看是十分简单,无非是大老婆要“清君侧”,把小老婆弄死,让丈夫回到自己身边。可是就这么简单的事,牛头马面为毛会掺和进去呢?而现如今地府几乎成了谭青这伙恶鬼的天下,刚才从他们一起来追我的情况上看,牛头马面跟他们都穿一条裤子了,那白欣语的死,隐隐然就与他们有关了。

    这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又想起了陆飞早上被郑老板大老婆叫过去的事,这似乎跟白欣语所说有些抵触,大老婆只是不让改风水,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晚上要白欣语死呢?难道,我们改地气的事,她知道了?

    我们可是偷偷摸摸进行的,除非白欣语自己把风声透露出去,不然对方是绝不会知道。我看这个白欣语不是个白痴,她为了保命,找我的事恐怕连郑老板都不会告诉。应该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另有原因。

    唉,不管是为啥,总之红颜多薄命啊。我睁开眼看看正在跟伊雨萌低声聊天的白欣语,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可怜。

    “小萌,你是怎么死的?”我一直忽略了她,现在才想起来问她的死因。

    “我也不知道,到了山西刚下火车,就无缘无故的晕倒了,醒过来发现进了地府。”伊雨萌一脸迷茫的说。

    这个肯定是牛头马面下的手,就算白天他们动手,地府就不管了?那日游干吗去了?草他二大爷,都是一丘之貉。

    这地府十帅,乃是鬼王、日游、夜游、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这伙鬼差以鬼王为首,他虽然挂了王字,但地位并不高,只不过比一般鬼差身份高点罢了。据说那是一个真正贪得无厌的祸害精,因为犯事被镇压在邙山,听说被一个叫柳晖的除灵师给杀死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无常不用说了,就是七爷八爷,是十帅里心眼最好的两个。无常和牛头马面是负责人间勾魂,而后面的都是掌管动物阴魂。豹尾管禽兽,鸟嘴管飞禽,鱼鳃管水中生物,黄蜂管昆虫。

    日游跟夜游一样职责,只不过是白天巡查人间。但他们居然就没发现牛头马面滥杀好人做替死鬼,这丫就是不作为。

    伊雨萌忽然流下眼泪,哭了起来。我以为她是觉得死的冤,就连忙劝慰她不要怕,我会救她还阳的。哪知她摇头说,这会儿不知道孙柯南该有多伤心,并且自己尸体又在异地,可让他怎么办。

    听了这话,我又开始担心,孙柯南可千万别把伊雨萌尸体就地火化了,否则我就算找到机会,可是尸体化成灰烬,那还什么阳。

    地府里不分昼夜,鬼是什么时候困就什么时候睡觉。我们折腾了半天,都是一天没睡觉了,感觉特别困,伊雨萌靠在白欣语身上不多时睡着。而我算计着时间,现在早天亮了,不知道沈冰他们该怎么为我担心呢,哪还有心思睡觉。

    白欣语望着平静的忘川河,呆呆出神。

    “不困吗?”我问她。

    她摇摇头没说话,脸上是一种凄然的神色。

    “咱们如果还不了阳,投胎的话,你想来世做什么?”反正也睡不着,就跟美女聊天吧,虽然是只女鬼,但哥们眼下也是鬼了。你说鬼看鬼就像黑人看黑人一样,挺顺眼的。

    “我想做一只小鸟,能够任意飞翔,不受人世间的烦恼所困。”

    嗯,这是很多人的想法,生活就像个牢笼,把自己牢牢的困在里面,无法脱身。唉,其实飞鸟就没烦恼吗?我觉得一样的,为觅不到食而担忧,为冬来春去要南北迁徙,想来想去,就属住在地府哪儿都不去感觉安心。就跟马大文似的,有钱就逛逛窑子喝喝小酒,没钱缩在窝里睡觉。

    “你呢?”白欣语转头跟我一笑。

    “我……没想过有来世。不能还阳,我就定居地府吧。”

    “为什么?”她眨动漂亮的美眸,带有两分天真的问。

    她这么问我真答不上来,要说飞鸟都有烦恼,岂不是给她头上泼冷水?我摸了摸鼻子说:“因为投胎转世是短暂的,做鬼却可以永恒。”

    “好深奥哦,很有哲理,就像快乐是短暂,痛苦是永恒一样的道理。”白欣语带有崇敬的神色看着我,让哥们有点不好意思。她又接着问:“那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最大的心愿当然是还阳,不能让沈冰为我担心。可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伟大,吁口气道:“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们还阳,哪怕我下地狱也值得。”

    “你真是好人。”白欣语感动的说,“当初我闭眼之前的一瞥,没看错人。如果我们真的不能还阳,那我就陪你住在地府吧。”

    我一听心里就是一荡,啥意思,你不会是看上哥了吧?这个我心里可是有人的,尴尬一笑道:“清冷寂寞的地府不适合你这种女孩居住的,你到时还是投胎吧。”

    “有你还怎么会寂寞。”白欣语跟我说话时,丝毫没有腼腆的神态,非常大方,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呃,我去看看老催马桶洗好了没。”吓得我不敢再往下接招,起身拍拍屁股逃向忘川河边。

    结果,我跟老催背靠背在河边睡了一觉,醒过来感觉满鼻子都是臭味。我埋怨他怎么非要在忘川河洗马桶,就不能界河洗。老催还振振有词的说,自己工作范围就是中平大街上的马桶跟看奈何桥,去界河那是找挨罚。反正过奈何桥的都是蜻蜓点水一样就过去了,没人会在意的。

    可是据我所知,自打老催在忘川河边洗马桶后,人间出生的婴儿都有股子臭味,都是被他害的。

    老催又去中平大街倒马桶了,他走时吩咐过,不要接近奈何桥,孟婆发现了会被推进河内淹死的。我又不敢回到白欣语身边,万一她又勾引我咋办,哥们定力不怎么好。就这么坐在河边闻着臭气发呆。

    忽然间听到身后传来老催的大叫声,回头一看,草,他推着小车慌忙往这奔跑,吐着舌头活脱像只被穷追猛打的野狗。他后面还跟着七爷八爷,一个个衣服破破烂烂,鼻青脸肿,相当狼狈。

    我心说咋了,这是给谁打的,地府还有鬼敢惹他们兄弟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