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三章 被困忘川河

第七百零三章 被困忘川河

    三个家伙拼命跑到跟前,催着我们赶紧上桥躲一躲。我问他们这是咋了,七爷喘着气说,行政长官听信谗言,纵容谭青他们,发动整个地府鬼魂闹事,十帅除了他们哥俩之外,全都倒向他们这边,地府头号鬼物崔判官也给拉出去在大街上批斗,其他三个司的判官都明哲保身,谁都不敢出声,地府已经形势大乱。

    我一听就愣住了,这他娘地府也搞啊?“这帮恶鬼不好压制,不是有我老祖宗吗,他老人家呢?”我问道。

    “在后面呢,别说废话了,快上桥!”八爷大声催促,匆忙往桥边奔过去。

    看见了,我老祖宗跑过来了,模样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浑身衣服也是千疮百孔,头发都烧的稀稀落落的。跑到我跟前叫道:“小风,你怎么还上桥?快走!”不由分说,拉着我就跑到桥上去了。

    这时候白欣语和伊雨萌跟着跑过来,她们看到黑白无常,吓得是浑身发抖,靠在栏杆上一动不敢动。

    跑上奈何桥的时候,看到了桥口一座石碑,上面写着血红三个大字“奈何桥”,而石碑对面有一块斑斑血迹的大石,上面写着三个血字:“三生石”!

    木桥修建的古香古色,充满了厚重的沧桑感。栏杆上雕刻工艺非常精巧,整齐的木板上散发着木材的香气,不过也混杂着马桶的臭味。据说奈何桥是鲁班修建而成的,我感觉这个传说不靠谱,因为没有留下任何文字供后世考证。

    我们上了桥,咋不见孟婆和那个小芸出来赶我们啊?我往那边房舍看了看,老祖宗看穿了我心思,跟我说:“别怕,我来时跟孟婆打了招呼的,她暂时借这个地方让我们躲避。一会儿还会让小芸送吃的来。”

    七爷八爷瞪着来时方向急的不住搓手,七爷满面担忧的说:“真人,我们躲在桥上也不是个事,崔判官不能不管哪。”

    老催一撇嘴:“先顾住自己小命再说吧,还管那么多。”

    八爷一瞪眼道:“你是不是对崔判官还怀恨在心?”

    老催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看两个美女了。我有点明白了,他这处长位子搞不好是崔判官给拿掉的。

    老祖宗摸摸胡子说:“先暂时躲过这一难,我们再想对策。”

    八爷“唉”重重叹口气,不过也无可奈何,跟七爷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满脸的愁容。

    我扯了扯老祖宗身上这身破烂衣服问他:“老祖宗,谁这么大本事,把你老人家弄成这样的?”

    老祖宗脸上一红,惭愧的说:“别提了,行政长官现在不信任我,反而相信那些叛逆。牛头马面擅自将照魂井打开,从聻境引出俞松羽的魂魄。这个老家伙在聻境走一遭,变得更加厉害,我对付不了。”

    我不由大吃一惊,俞松羽这老杂碎原来没魂飞魄散,去了聻境,又被牛头马面给放了出来。这的确麻烦了!

    正在这时,就听前面一阵叫喊声,一群鬼魂突然出现在视线里,都从奈何桥入口闯进来了。杀声震天,听的我心旌摇动,差点没从桥上掉下去。一看为首一只恶鬼正是老杂碎俞松羽,后面跟着谭青他们一伙儿,牛头马面、十六夜游都在其中。

    草他二大爷的,这帮混蛋聚在一块,恐怕那是地府最厉害的一支队伍了,鬼道加阴帅,难怪威震阴阳两界的崔判官都敢批斗。

    “习关,你到奈何桥上还有什么退路,难道要投胎吗?”老杂碎阴测测的冷笑道。当他看清我也在桥上,立刻须眉皆张,大声怒道:“习风你个小王八蛋,正愁找你不到,你却自动进地府了,今天必叫你魂飞魄散!”

    我一看这架势,心说完了完了,这被堵在桥上,跳下去会淹死,跑过去一样是死。因为我们没有投胎管理处安排,过去阳间没有对应出生的婴儿,等于孤魂入阳,必死无疑。

    不过要说还是老祖宗镇定,挥起破烂的衣袖往身后一背,面不改色的说道:“你若有本事上桥,我真阳子就立刻跳入忘川河淹死!”

    我差点没哭了,人家都跑到桥口了,还怎么上不了桥,你老人家是给吓糊涂了吧?

    诶,奇异的情形发生了,这帮恶鬼跑到跟前,奈何桥忽然间从河边开始到我们脚下这段木板消失了,泛起粼粼波光,变成了断桥。有两只小鬼没收住脚一下踏空,掉进河里就沉了底,水面上翻出几个水花,形成一个个涟漪往外扩散。

    俞松羽他们吓得赶紧往后退,顾道然还不服气,飞身而起想要扑上奈何桥,谁知忘川河就像有巨大的吸引力一样,让他急速垂直下坠,噗通一声摔进河里,跟前面几只小鬼一样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这帮杂碎各个脸上变色,连我都想不到忘川河有这样的玄机,能耐再大你也飞不上桥。

    “忘川河曾淹死无数野鬼,冤魂无数,怨气冲天,被称为第二聻境。谁敢踏上一步,必会死无葬身之地!”老祖宗冷冷说道。

    谭青气的一咬牙,转头冲着那边房舍叫道:“孟婆,我们不跟你一个老太婆一般见识,但你要是帮着他们,就别怪我们不留情面了!”

    话音刚落,那边的房舍突然消失,情景相当诡异。只听一阵苍老的声音在上空响起:“地府之乱,乃为定数,终会平息。忘川河为地府一方净土,得天道护佑,人鬼不能犯,如若胆敢放肆,忘川河水定扬波上岸!”

    我抬头看着灰蒙蒙的空中,听声音估计这是孟婆在说话了。她老人家没想到这么厉害,能够在地府隐身,根本不怕这帮杂碎闹事,听她意思翻脸会让忘川河水漫地府。不过那样恐怕就会伤害无辜鬼魂了,她应该不会这么做。

    “你个老太婆别不识好歹,如果水漫地府,淹死的不止是我们,那样你将是触犯天道,会下地狱的!”谭青指着上空骂道。

    俞松羽一声冷笑道:“我们回去,将奈何桥一切出路堵死,看他们能在这儿缩到什么时候!”

    他们这帮杂碎一时撤的干干净净,四下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老祖宗和七爷八爷都叹口气,一脸的愁色。

    我比你们更愁,这倒霉催的,怎么赶上这时候进地府。当时没过界河的时候,就该听七爷八爷劝告回去的,这倒好,别说回去了,能不能保住小命都成问题。老祖宗也是的,你不是很牛逼吗,怎么就斗不过老杂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