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一章 白欣语死因

第七百零一章 白欣语死因

    忘川河水平静的缓缓流淌,在我眼中,却有流不完的愁事。

    据老催告诉我们,那边的房舍就是孟婆的居所,他现在是发配到这儿的杂役,根本连个窝都没有,就在地上睡觉。孟婆说这有利于看管奈何桥,怕有鬼偷渡。我勒个去,啥地方都有偷渡的。

    孟婆一般是足不出屋的,她身边有个女孩叫小芸,灌迷魂汤的差事就由她完成。没活儿的时候,小芸都会缩在屋子里不出来。因为他倒了马桶后,会在忘川河边清洗,臭气熏天,小女孩还怎么可能出来。

    老催又回指了指,说那边有个土台,就是人间所谓的望乡台了,投胎之前,鬼魂会被带到那儿望一眼家乡,然后再过奈何桥。

    哦,那就是望乡台啊,看着跟一个坟包差不多,怎么在人间觉得非常神秘的东西,到了眼前都那么不值钱呢?得,还是不聊这个,问起他怎么感觉没多大会就到了奈何桥,不是说九幽大街有十万八千里遥远吗?

    老催说你这就凹凸了,草,地府竟然也流行英文了。

    他说过了石碑,有个奈何桥入口,进去之后马上就会到。但这是需要出入令牌的,如果想一直沿着中平大街走的话,那你十年八年的,未必能走到这儿。

    老催说完去忘川河边洗马桶了,我们就坐在地上发愁。不过说起来,两个妞儿倒不是很犯愁,因为在她们的观念里,死后是绝对不能复活,然后就是投胎做人。既然已经死了,又在奈何桥边,她们还愁什么?

    无非牵挂这一世的情愿未断,俗事未了罢了。

    我看着冷冷清清的奈何桥,心里越发的犯愁。地府大乱,造成各个管理处停工,现在都没有投胎的鬼魂来这儿报道。我们肯定回不去,可是就一直待在这儿吗?

    “先生你贵姓?”那个少妇这时露出迷人的笑容问我。

    汗,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姓名,我还拼了命的要救她还阳,是不是白痴啊。

    “他姓习,叫习风,人可好了。”伊雨萌腼腆一笑,帮我介绍。

    “哈,没想到你还是个特别受女人欢迎的男人。”少妇打趣说。

    “人长得帅没办法,走到哪儿都有女人喜欢。唉。”我托起双腮,心里这个愁啊,开个玩笑都觉得没什么味道,跟凉白开一样淡。

    两个妞儿却捂着嘴笑起来。

    少妇斜着眼问我:“你就不想知道我叫啥?”

    “呃,你叫什么?”她不提我都忘了问。

    少妇浅浅一笑:“我叫白欣语。”

    我点点头,人长的漂亮,名字也好听。可惜这么好的一颗大白菜,被猪拱了。想起郑老板那副暴发户德行,到现在还恶心。

    “你这么漂亮又这么年轻,为什么要做别人小三呢?”我忽然就把心里的疑问问出来了。

    白欣语轻轻一笑,隐隐透着一股凄苦的味道,她跟我说:“我三岁上父亲早逝,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到现在。她为了我,没有再改嫁,送我上大学,别人孩子有的我都有,从来没让我吃过半点苦头。可是她才五十岁,就苍老的像七十岁。因为cao劳过度,患上重病,我求遍了所有亲戚朋友,最终得到的是冷漠和无情。我迫不得已才走这条路,可能比做鸡要好点吧。”

    我听了这番话有些心酸,果然有她的苦衷,不然一个风华正茂的漂亮姑娘,怎么可能会看上郑老板那种猥琐的暴发猪呢。可是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上天赋予她一张傲人的脸蛋,却没给她一个幸福的家庭。

    “白姐,你太可怜了。”伊雨萌捉起她的手,一脸的怜悯。

    “你是怎么死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到底是被谁杀死的。

    “当然是被郑宇陶这个没良心的杀死了。当时他的母夜叉老婆就在跟前,如果不杀死我,他就会被杀。”白欣语凄然说。

    我一皱眉问:“你说清楚当时怎么回事。”

    白欣语跟我说,郑老板起家其实是靠她的老婆,她老婆父亲是老一辈的县领导,在县城非常有影响力。而他的小舅子又因为老子的关系,黑白两道通吃,在县城混的如鱼得水,相当得意。

    郑老板因为一时迷上她,才不顾老婆娘家的压力,跟老婆闹的不可开交。他有这胆,也是近年有钱了才敢这么嚣张。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两年郑宇陶照样也在黑白两道给自己铺了一条路子。所以小舅子想搞他,也没那么容易,如要撕破脸,大家都是县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脸上都不好看。

    他老婆就这么先忍气吞声,但在那座豪宅上,却动了手脚,趁郑老板出外不在家,偷偷把屋顶上的太空楼给挪移了。这事他们一直都没发现,直到家里闹鬼,最终经管太平指点,才知道风水局出了问题。

    靠,听到管太平我就一肚子气,不过这老王八蛋倒也有两把刷子,再说他本身是风水大师,这种小问题还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当郑老板要改屋顶太空楼的时候,他老婆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找上门威胁说,家里是摆了“镇户”(法阵俗称)的,如果太空楼一改,必死一人。郑老板就不敢改了,但白欣语却害怕啊,每天招惹一个无头鬼过来,把她脑袋摘下来到处逛,这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得吓死。所以这才有了悄悄出门寻找我的事,拜托我偷偷把风水局改掉。

    哪知他老婆还是不放心,当晚就带着弟弟和一伙儿黑道上的朋友闯进豪宅。逼着郑老板把白欣语杀死,要不然,就要他血溅当场。郑老板也是个心狠手黑的男人,拿起刀捅死了白欣语。

    原来是这么回事,郑老板这混蛋也够狠心的。不过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这么说她是死于非命,而牛头马面怎么会闻讯赶来勾魂呢?这两个没天良的鬼差自己都承认,这妞儿不该死,他们勾魂那是有所企图,难道是跟郑老板老婆有关系吗?

    不会是又一个类似毛天师的案子,与地府勾结,有什么阴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