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章 奈何桥

第七百章 奈何桥

    伊雨萌和那少妇吓得抱成一团,尖叫不止。

    我眨巴眨巴眼心想总不能束手待毙吧,一撇眼看到地上碎木片中间的铁钉,有了。于是捏个法诀对地上一点,突突突就有几枚铁钉跳起来,然后手腕一转,铁钉“嗒嗒嗒”全钉在地上,排成一排,这叫“鬼脚钉”!

    跟十丈鬼脚钉大同小异,无非是没有涂血,因为这是地府纯阴铁钉,比涂了血威力更大。虽然最终是阻挡不住他们,但总能让我暂缓一时,有时间逃跑。当即一手一个拉住伊雨萌她们俩,掉头拼了命的往西就跑了。

    十六夜游往前追了几步,但遇到鬼脚钉又撤了回来,聚在一块商议。我趁机带着两个妹子斜刺里从房屋之间穿过,跑向中平大街。界河是肯定跑不出的,只有到石碑前碰碰运气,看老祖宗肯不肯放我进来。

    但还没跑到中平大街,就听到后面杀声四起,我草,怕不下有几百号鬼差追着过来了。回头看一眼,差点没吓死,牛头马面、十六夜游以及谭青那帮杂碎都跟在后面。明白了,牛头马面跟谭青他们是一伙儿的,刚才这两个混蛋逃走,把他们搬了过来。

    看这架势,跑不到石碑前我就英勇就义了。

    “习大哥,你自己快跑吧,别管我们了。”伊雨萌这妹子心眼真好,这当口要我独自逃生。哥是那种人吗?

    我拉着她们俩不顾一切的先跑到中平大街上,打算横穿到低等大街,去判官那儿寻找生机。不过刚上路就碰到一只鬼推着一辆独轮车,差点没撞上,不过从上面散发出的臭气,没把我们仨熏死。

    仔细一瞅,原来撞的都是马桶,这是地府清洁工啊。

    这位清洁工抬头看我们一眼,惊讶的叫道:“习风!”

    我一看他不是别人,正是原鬼口管理处处长催你命。他这模样让我感到十分意外,不是去奈何桥看桥去了吗,怎么干起倒马桶的差事了?

    “催处长是你啊,现在没工夫闲聊,我得逃命去。”说着拉着两个妞就要从车子旁边绕过去。

    老催看看那边追过来的鬼差,瞪眼说:“你们逃不掉的,我还是帮你一次吧,快上车。”

    我看看车上这些臭气熏天的马桶,要我们藏在下面,我就不说了,别把这两个妞儿熏坏了。但眼前危急形势,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因为污秽物能遮挡鬼气,我们如果躲在下面,谭青他们不可能发现。

    “好吧,那就谢谢催处长了。”我说着把两个妞儿抡到车上,跟着爬了上去。

    老催急忙把马桶堆到我们身上,又在上面蒙了一层苫布。我们仨头碰头的挤在一块,这会儿两个妞儿身上的香气一点都没有了,闻到鼻子里的全是臭气。她们俩也都皱着眉头,双手紧捂口鼻。

    我们刚躲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声音,他们追过来了。

    “习风这天杀的跑哪去了?”谭青在大叫。

    “明明看到他们跑到中平大街上,怎么突然不见了?”牛头气愤的说道。

    “这不是老催吗?”小路子一阵奸笑。

    “哈哈,以前盛气凌人的催处长,现在倒起马桶来了,这味道不错吧?”谭青笑声中充满了讥讽。众鬼立刻爆出一阵哄笑。

    “让开,别耽搁我干活。”老催没好气的说。

    “等等,你看到习风了吗?不会是把他藏在了车上吧?”牛头问道。

    只听老催说:“哼,我干吗要帮他,要不是因为这小子,我处长还免不了呢。告诉你们吧,他带着两个妞儿往西去了,好像钻进了管理处。”

    “快追。”谭青叫了一声,立时乱糟糟的声音向西去了。

    老催咳嗽两声,小声交代不要乱动也不要出声,我们就感觉独轮车动起来,往前走去。过了没多久,眼前一亮,苫布被老催揭开,搬开马桶要我们下车。这是哪儿啊,不会是到了石碑跟前了吧?

    但下车后一看,有点傻眼,四处一片荒凉,灰蒙蒙的一眼望不到边际,只有不远处有座房舍,而房舍一侧是一条宽阔的大河,河水平静的流淌着,上面架着一条木桥。

    “我们出了九幽大街?”我问老催。

    老催点点头:“不错,这是奈何桥!”

    听了这句我彻底呆住,我没想来这儿,干吗把我们带到奈何桥啊,打算让我们投胎咋地?我明白了,老催刚才不是说因为我才丢的处长官位,他丫的是想报仇,让我投胎就再不能还阳了。

    两个妞儿本来还在捂着鼻子咳嗽,现在一听奈何桥,全都放下手,傻愣愣的看向前面那座在河水之上静默的木桥。在人间,奈何桥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传说,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地方的。还有望乡台、三生石、孟婆迷魂汤,带有三分恐怖,令人七分神往!

    “催处长,过去我没害过你吧,还孝敬你那么多补阴丸,你不会真要害死我吧?”我情绪有点激动的说。

    老催一翻白眼:“放屁,我在这儿看桥,不带你们来这儿,能去什么地方?再说地府有个规矩,唯恐鬼差做人情,没有投胎管理处的令牌,是不许私自接近奈何桥的,躲在这儿比较安全。明白了吧,傻小子?”

    哦,原来老催是一片好心。我连忙赔笑道:“催处长别生气,我刚才不是误会吗,改天我再托鬼给你捎点补阴丸。”

    老催一听连忙摇手:“免了,老子被免职,天天看守奈何桥,还兼职倒马桶,哪有空闲去逛窑子。”说到这儿,瞅了瞅这两个妞儿,一对鬼眼珠里冒出色迷迷的颜色,“不过呢,你要是肯留她们一个陪我看桥,我倒是还用得着那玩意。”

    两个妞儿吓得小脸更加煞白,匆忙躲到我身后。

    “催处长,我这次来就是为带她们回去的,以后有机会我跟你介绍个鬼妞作伴。”我慌忙跟他说,别打上主意,真要霸占一个那就麻烦了。

    “你以为你还回得去啊?”老催一瞪眼珠子,特别恐怖。“地府现在上上下下都被谭青那伙恶鬼给操纵了,行政长官以及崔判官都给架空,新任的管理处处长夺你魂都向他们靠拢,谁会给你通行证?”

    他说的我心底一灰,有点想哭的感觉。但我还有一根救命稻草,摸着鼻子说:“打算求老祖宗从生门把我送回去。”

    “屁,你老祖宗现在据说被bi的躲在行政长官府里闭关,你见得到他吗?再说了,整个地府现在除了奈何桥之外,放生口以及生门全部封死,一概不放鬼魂还阳,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老催狠狠的说道。

    擦,要真是这样,哥们就彻彻底底变成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