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勾魂阴谋

第六百九十六章 勾魂阴谋

    听了这惨叫声,我心跳加速,觉得这事匪夷所思。鬼差勾魂,怎么会搞出这么大动静?难道是牛头马面亲自下手,把人杀死了?不可能,因为地府管制也是非常严厉,鬼差只负责勾魂不能害人,况且有日游和夜游巡查,他们是不敢乱来的。

    那么说,是他们按照生死簿对照这个人死亡时间,正好赶上被谋杀,把魂带走。只有这么解释才说得通。

    “习哥,听叫声是个女的,不会是郑老板小老婆吧?”陆飞一脸焦急的问,如果真是这女人被杀,酬金可又泡汤了。

    我也担心这个,刚才的叫声的确是个女人的声音,但郑老板家还雇着女保姆,暂时拿不准是不是他小老婆。我只是摇摇头没做答,在黑暗中又等了半分钟,就见牛头马面中间夹着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女鬼,从院内飘出,沿来路走回正好经过巷口。

    当他们走近看清了这女鬼的模样,我利马惊呆,差点没叫出声来,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果然是郑老板的小老婆,虽然头发遮掩了大半个面孔,但那副娇俏的容姿我是绝对不可能记错的。这种不可多得的尤物怎么会就这么死了,让我心里感觉不是滋味,老天太不公道,怎么不让郑老板这头猪死掉。

    酬金泡汤我倒不在乎,而是觉得这女人可怜,做小三虽然有她的错,可她没害人,反而被害,这就值得同情。现如今世风日下,有钱人包养二奶那比八十年代搞对象都正大光明,并且在世人眼里也见怪不怪,都习以为常了。她们的命运跟做小姐一样,都是为了生存,没什么对与错,错就错在有钱的男人不该花心。

    这么说并不是我为小三正名,而是觉得这是世道变迁所致,道德丢失所为。其实凭心而论,有几个女人真正想做受人唾骂的小三?生活所迫,风气之过啊!

    眼瞅着做了女鬼的少妇走过巷口,我心里实在有些不忍,可是为她要去跟牛头马面理论又觉得荒谬。我凭什么啊?为了酬金么?

    正在这时,就见前面又轻飘飘的来了一只蓝脸的小鬼,同样身穿西装,一看就是地府来的公务员。宽鼻阔口,瞪着一对瘆人的眼珠,跟夜叉似的,手里举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巡夜”两个黑字。

    我心头一动,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夜游神?

    夜游神跟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同属地府十帅之一,负责夜间在阳世游荡巡查的凶神。其实说白了,就是阴间派到阳间的一堆小特务,有十六个之多。据说他们鬼品不咋地,专收集一些人间隐私回去打小报告,各个一肚子坏水,都不是好东西。

    “呦,是二八老兄,这是要去哪儿巡查?”牛头马面停下身子,跟对方打招呼。

    这二八是指夜游一共十六个,二八一十六的意思,对夜游的统称。看来这位小鬼,真是夜游凶神了。我就纳闷,为毛不把他们弄二十四个,来个三八呢?

    “嘿嘿,牛头大哥,你就叫我小路子好了,怎么总是这么客气。两位是来勾魂吗?”这位夜游满脸笑嘻嘻的模样,看着挺可亲的,无非脸面长的凶了点。

    “是啊,奉察查司判官之令,拿此女归案。”马面笑道。

    “两位大哥,别开玩笑好不好,据我所知,此女阳寿未尽,你们这是有什么图谋吧?”小路子脸上浮起一副阴险的笑容。

    牛头面不改色的说:“二八兄你有所不知,因为此女扰破坏郑家夫妻和气,欲图郑家财物,才被察查司定案,临时改了生死簿。”

    小路子用黑驴蹄子一样的鬼手摸了摸下巴颏,围着女鬼转了两圈笑道:“是吗,那我这就回去给禀报上司,看看生死簿上,这个女子到底该不该死。”

    一听此言,牛头马面两个立马脸上变色,他们对望一眼,看样子沉不住气了。牛头嘿嘿一笑道:“二八兄,不,小路子老弟……”擦,什么称呼,真他妈脑残。

    小路子一背手,抬头望天,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

    马面跟着满脸赔笑说:“小路子老弟啊,我们刚拿了一个女鬼要回去交差,模样是十分的俊俏啊。交完差可能会给打下地狱,不过我们哥俩还是有这方便能不让她去的,送到老弟府上怎么样?”

    小路子立刻就换了一个脸色,低下头满脸笑容的说:“那敢情好,货色不错吧?”

    “那当然,你可知道四出地府的沈冰?”

    “知道,知道,这小妞太可爱了,我这就回家等着你们。”小路子一脸淫笑,口水都流出来了。

    草他二大爷的,他们又把沈冰魂给勾走了?我这一惊非同小可,伸手在包里去摸符,老子要用天雷地火跟他们拼了。可是一摸,包是空的,这家伙都没带。

    “先别急着走,不是沈冰……”

    一听这话,我这心立马石头落地,们全体二大爷,开玩笑不带这样的,差点吓我得心脏病。

    “不是沈冰,那是谁?”小路子立刻又沉下脸。

    “跟沈冰一样的漂亮妞。我们不是去拿沈冰归案,结果给真阳子老杂毛给拦住了,回去没法交差,所以就勾了那个叫伊雨萌的女人三魂七魄做替死鬼,搪塞一下判官。”马面一脸奸笑的说。

    “那好,那好,是不是沈冰无所谓,只要漂亮就成。”小路子跟着笑了几声,跟牛头马面挥挥手,闪身不见了。

    牛头摇着脑袋吁口气说:“咱们赶快把这女人带回地府,送进拔舌地狱,让她不能开口。”

    马面点头答应,跟他一块夹起女鬼,往前飘走了。

    牛头最后这句让我感到惊心动魄,郑老板小老婆好像不该死,带走她果然是个阴谋。往地狱里一松,拔掉舌头,那就不怕翻案了,跟毁尸灭迹一个道理。一个小三,值得地府鬼差这么做吗?

    再加上伊雨萌竟然成了沈冰替死鬼,让我心里实在不安,我得去趟地府,一是查清这件阴谋,二是把伊雨萌和这女人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