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改地气

第六百九十五章 改地气

    我们吃过饭后先去陆飞的店铺休息,他的小店除了开张时来过一次,一直都没来过。店铺位于县城西街一个僻静的街巷内,匾额上写着“福星馆”三个大字,里面经营的道家用品,比老阎铺子里的都全。

    要说陆飞这小子会做生意,不光有道家用品,还有佛家用品,像观音像、佛祖像、佛珠、木鱼等等应有尽有。因为信佛的人也比较多,所以增加了这些用品后,生意比之前红火了一倍有余。

    铺子里面有个倒座,隔成两个小单间,算是他和麻云曦的卧室。因为有麻云曦帮他打理店铺,里面打扫的非常洁净,物品摆放的井井有条。

    我看着这些东西笑道:“你小子行啊,现在赚不少钱了吧?”

    陆飞撇着嘴说:“我这才几天啊,哪有什么钱。这不玩命的赚银子,打算在县城买套房子。”说着话偷偷看向麻云曦。

    我看了这情景,心里有数了,知道这小子肯定定了心xing,打算买房子跟麻云曦结婚用。所以他现在对赚钱是如饥似渴,要不怎么会玩命要赚郑老板那十万块。

    “看好房子了吗?我先帮你买下来,以后有钱了再还我。”我抬头打量着货架上的佛像说。

    “房子是看好了,不过我们打算自力更生,啥时候有钱啥时候买。”陆飞嘿嘿笑道。

    麻云曦跟着说:“这里房价很贵,空气又不好,我说让他跟我回湘西,他还不乐意。”

    “不是不好。”陆飞挠头一脸忸怩神色,“那不成了倒cha门了吗?”

    我和沈冰一听当场笑喷。

    我们在福星馆带到夜里十一点多,我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叫陆飞带齐家伙出门。我来的时候包里就带了点睛笔和铜钱,其余的啥都没带。沈冰和麻云曦要跟着我们去,我心想这儿可不比乡下那么僻静,人多容易暴露目标,就骗她们俩动地气的事,最忌女人在场,还是别去了。

    沈冰转眼骨碌碌转了珠对我说:“怎么觉得你都是在骗我,不过不去就不去了,我正好跟云曦学几手蛊术。以后你再敢骗我,就让你尝尝金蚕蛊的厉害!”

    我和陆飞一笑出门,也不用开车,县城巴掌大的地方,这儿距离郑家不是很远。十几分钟后,就步行到了郑家门外。此刻快十二点了,郑家大院内黑漆漆的,看样子都睡觉了,四周也不见有行人出现,正好利于我们动手。于是让陆飞拿出在店铺刻好字涂了朱砂的青砖,用罗盘定位。

    动地气其实不过是改变五行生克挪移八卦卦位的一种方法,跟当年用过的反冲局有共通之处。

    说起来复杂,做起来挺容易,这都是普通风水师不敢尝试的,因为一旦地气改变,万一有什么偏差,那就会搞成一座凶宅的。

    围着郑家大院用罗盘每定好一个位置,就让陆飞用小铲子挖个小坑,八个方位定好,就往下深挖一尺,每个坑内埋上一张符,那是八卦移位符。而真正的龙头位置当然改变大门的地方,要用青砖刻字,上面刻的是“巽入坤宫,一切奉行”八个大字,朱砂描绘,外加一道符,埋入坑内。

    这样东四宅的巽门五子登科宅,就变成了西四宅坤门延年长寿宅。

    搞完这些拍拍双手,跟陆飞小声笑道:“知道怎么改地气了吧?”

    这小子抓耳挠腮的说:“知道了,以后我糊弄人的时候又多了项本事。”

    我听了这句差点没晕倒,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什么糊弄人,这可是正宗风水术。”

    “嘿嘿,知道了习哥,我不是开玩笑的么。”这小子摸着脑袋傻笑,“咱们去夜市吃个夜宵,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我们收拾了东西,把埋坑的地方用脚踏平,这才往回走。但刚走出没多远,我忽然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身边飘过去,不由打个激灵。陆飞也转头看我一眼,他似乎也感应到了。我们俩相互使个眼色,往前匆匆走几步钻进一个漆黑的胡同口内。

    陆飞摸出两片艾叶递给我一片,我先用点睛笔开了阴阳眼才把艾叶贴脑门上。从胡同口探头往外偷瞧,就见路灯下一团黑气正快速向郑家大院移近,到了跟前,从原本西南角五鬼的方位飘进去。

    我心说不对啊,宅子已经改了地气,风水局就位,不可能再招惹邪祟了,怎么还有恶鬼过来?心里正嘀咕着,就见那团黑气又从原处窜了出来,四处来回游荡,看样子想进去又不敢的架势。

    明白了,这是在改变地气之前招惹的邪祟,结果这死鬼来了之后发现无机可乘就出来了。估计正在纳闷,怎么就进不去了。嘿嘿,让这死玩意郁闷去吧,我们走。冲陆飞一甩头就要沿着这条巷子回去。

    谁知转头一瞬间,眼角余光瞥见一对死鬼从巷口飘过,模样挺特殊,让我生出好奇心,又拉住陆飞,回头去瞧看。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眼珠掉出来,来的是牛头马面!

    上次见他们哥俩就看到了两只脑袋,现在他们整个身子都暴露在视线内,跟七爷八爷一样,都穿着地府特有的西装制服,脑袋却极不相称,太他妈丑陋了。

    “咋了?”陆飞小声问。

    我跟他挥挥手,示意别出声,眼珠盯着这两位鬼差,看他们要去干吗。陆飞也伸着脑袋往外看,但他毛都看不到一根。

    牛头马面轻飘飘的来到郑家大门外,刚才那团黑气吓得哧溜就跑了,这两个家伙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冷笑,飞身入户。我心里感觉不妙,他们跟七爷八爷都是一样的勾魂的鬼差,这个时辰来这儿,那不是来收鬼的吗?

    要死的会是谁呢?郑老板还是他小老婆?

    牛头马面进去后,夜色依旧平静祥和,路灯光投在地上,散发出昏红的光晕,一切都没丝毫改变。

    可是不过一分钟之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郑家大院内传出,让我们感到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