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五入地府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五入地府

    陆飞这小子倒也乖觉,一直都没敢出声,见我表情防松才问:“到底出啥事了?”

    我说先回去,一边走路一边说。路上把事跟他说了一遍,陆飞不住叫苦,指望这次把十万块给找补回来的,没想到又打了水漂。这小子马上要回去,把做好的改地气风水局给收了,反正主顾都死了,不能便宜了郑老板这个王八蛋。

    我说你着哪门子急啊,这不是正想着下趟地府,把那个女人弄回来,你的钱不就有着落了吗?

    陆飞一听这事惊的张大嘴说:“不成,你都四入地府了,这次再去还能回得来吗。钱咱们不要了,牛头马面还是别去招惹的好。”

    我叹口气,哥们怎么不知道这第五次下地府的艰险呢,可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做沈冰的替死鬼连个屁都不放,这辈子能过的安心么?

    路上也不跟他多说废话,回到店铺,把伊雨萌当了替死鬼的事跟沈冰一说,她顿时就愣住了。于是我就提起要下地府,虽然陆飞和麻云曦反对,但沈冰却没出声,坐在椅子上犹豫不决。

    我看看表,现在快一点了,再晚点怕天亮之前回不来。就跟他们说:“不管你们答不答应,这次地府是去定了。”我又看着沈冰说:“咱们做人不能昧良心,不能让人做替死鬼无动于衷啊。”

    沈冰似乎被我给骂醒了,抬头一脸坚决的神色说:“好,我同意你去,并且这次也不跟着你当累赘。记着速去速回,不要逞强。”

    她都答应了,陆飞和麻云曦还有什么好说的。拿出八根蜡烛就在店铺地上摆好,我临走时交代他们,如果天亮回不来,就把尸体带回尚城镇放在店铺内,拆掉货架,露出地府生门入口。我有机会回来,就会托梦给他们,然后跟以前一样把尸体蒸热让我从生门还阳。

    在他们三人担忧的目光下,我闭上眼睛念了起魂咒魂魄离体而出,站在了蜡烛圈外面。这时发现沈冰捂着嘴巴哭了,陆飞和麻云曦在一边劝慰。这丫头哭啥,我不是没死吗,倒像是哭亡夫一样多不吉利。

    我没好气的蹲在她身边,用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

    “啊,有鬼啊!”沈冰吓得往后一缩身。

    “给爷笑一个,快!”

    “哦,是你个死土包子啊。”沈冰扁着嘴埋怨一句,然后咧嘴嘿嘿笑了笑。

    擦,比哭还难看,我还是走吧。转身找到五鬼门一头栽下去,眼前就变了光景,哥又进地府了!

    灰蒙蒙的黄泉路,来一次就觉一次悲伤,有掉泪的感觉。这可是第五次了,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第六次和第七次,我倒是真想破了赵子龙的长坂坡记录,来个地府八进八出。如果这次能回去的话,以后就有机会再来。

    以前来的时候匆忙过去,从来没仔细打量路边啥情形,再说灰蒙蒙的环境里,什么也看不到,所以就忽略了路边原来还有花。

    对,就是彼岸花!

    那是走到路边才能看到的,稀稀落落的生着几朵,没有绿叶,虽然红花怒放,非常鲜艳,但此刻看着却感到无比的邪恶,或许跟环境和心情有关吧。

    还没走到界河边,就见前面飘过来一对瘦长的黑影,是七爷八爷来了。

    见面我还没开口,八爷就沉脸说:“回去!”

    我一愣:“都已经来了,没签证我回得去吗?”

    七爷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跟我说:“习风啊,你这是非要愁死我们哥俩是吧?现在地府整肃却整出了麻烦,闹的四分五裂,行政长官都压不住。你现在要是过了界河,恐怕就会被仇人下了毒手,我们哥俩也保不住你。”

    地府整出事了?难怪牛头马面敢在外面这么胡闹,张三李戴的带替死鬼回地府,还错勾好人魂魄。可我已经都来了,还怎么回去?再说伊雨萌的鬼魂带不走,我也不能走。

    “七爷八爷,实不相瞒,我是来要人……”

    话没说完,就听八爷“呸”的一声,怒道:“混账,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动不动就来地府要人?地府是为你们习家开的啊?”

    靠,这两句骂的我满脸燥热,都不敢抬头看他们了。八爷骂的也没错,我太把我自己当回事了,一个乡野土包子,不知天高地厚,老来地府要人,真以为这地府就是给我们习家开的。

    七爷冲八爷使个眼色,好似怪他骂的太狠了,叹口气跟我说:“趁没过界河,我们哥俩再拼着挨回罚,送你回去。”

    “七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次要不回那两个女人,我就不打算回去了。”我抬头迎着他们俩目光说。

    “你……”八爷气的脸都绿了,“你回不去,魏子陵和小雪谁去保护,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连你老祖宗都要受罚。”

    我一惊,这事怎么还牵连着我老祖宗呢,他没跟我说过啊。我看看七爷问:“真的吗?”

    七爷脸色沉凝的点点头,那就是真的了。

    “没事,有镜子神保护他们,两位爷就放心吧。”

    “镜子神跟其他大神都是一样需要人供奉,你如果以后回不到阳间,没人供奉它烧鸡,它肯定会罢工的。”七爷摇摇头说。

    他们说的不无道理,死耗子那副德行,如果真不供奉它烧鸡百分之二百的罢工。但我就这臭脾气,来了就要把人带走,不然八匹马都拉不回头。

    “没事,我还有个兄弟帮忙照看,到时候我会托梦给他们。”

    “你这小子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走,七哥,不管他了,判官在叫我们呢。”八爷气呼呼的拉着七爷走了。

    “诶,那位判……”我本来想问问他们所说的判官是哪位,是不是崔判官。可这哥俩飘的实在是太快,一眨眼就过界河了。

    地府共有四大判官,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以及崔判官。最厉害的当属崔判官,那是地府头号人物,不,头号鬼物,左手生死簿,右手勾魂笔,那叫一个拉风。并且铁面无私,生xing耿直,连现在改叫行政长官的阎王都让他三分。

    据说钟馗也是判官,但他的事迹大都是传说,具体在地府掌管什么职司,像我们这些乡野小人那就不知道了。我估计这样的鬼物,那肯定是阎王爷一鬼之下万鬼之上的大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