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青冥箭

第六百八十四章 青冥箭

    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觉得一股阴凉之气从后颈钻入,瞬间变成冰冷刺骨的气息,窜到了左手法诀指尖上。感觉这股气息要冲破手指尖,可是就差那么一点劲出不来。我一想是不是我正在凝聚道气于指尖,封住了穴道的原因。

    于是挥动法诀,冲着通悟眉心一指,真气外张,那股冰冷的气息顿时就飞射而出,化成一股青色寒光,使周围气温一下子降低。青光只是一闪,就射入通悟眉心,跟着他张大嘴巴,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惨叫声!

    “大哥哥不要杀我,求你,求你……”小金这个死三八临死之际还想诱惑我,可是声音都变形了,充满了惊悚,听了不由毛骨悚然。

    “你们死有余辜!”我不忿的叫道。

    话声刚落,就见通悟鼻孔中冒出两通青烟,烟气随即化为乌有,“咕咚”一声,通悟闭上双眼仰天跌倒。

    发鬼全部被消灭,我们不由大喜,通悟脸色虽然不好看,但肚腹之间起伏不定,说明还活着。我转头向通觉说:“灌净身符水,休息几天就好了。”

    通觉脸色惨白的笑道:“多亏习……”话没说完,眼睛一闭咕咚也摔倒了。他这是伤了元气,又牵动伤势,就昏过去了。

    一下子两个师兄都昏迷不醒,让通玄这小子慌了神,不知道该先救谁。我告诉他不用怕,两个人谁都没什么大事,先跟通悟灌符水,然后给大师兄推血过宫就好了。这小子现在终于知道我的厉害,不住点头答应。不过就是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估计是打赌输了想赖账。

    我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小子无非脑子蠢了点,又不是坏人,这个赌我也不跟他计较了。转身走向沈冰,心里纳闷,到底这股冰冷的气息射出的青光,是不是青冥箭?要是的话,难道真是玄真鬼魂化成的?反正哥们有自知之明,我压根没那种功力。

    可我就想不通了,鬼魂怎么可能化成道家法气,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打死我都不敢相信。只有等玄真再现身的时候,让他解释一下了。

    来到沈冰身边时,我忽然就傻眼了,因为这群鬼上身,尤其是发鬼这种猛鬼,要马上用净身符驱除残留煞气的。可是刚才只顾帮通悟驱鬼,把沈冰给耽误了,她现在眼睛紧闭,面色苍白如纸,透露出一股死亡的气息。

    我慌忙蹲下身用手在她鼻翼下一探,马上心就是一沉,一股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右手颤颤巍巍的摸上她的胸口,糟糕,没有一点心跳。我心里一阵抽搐,她,她不会是死了吧?想到这儿不由大为惊慌,她本来就有前科,这次再进地府,怕是出不来了。

    急忙给她做人工呼吸,折腾半天,她还是没半点反应,反而体温逐渐下降,恐怕是救过来了。我心里大急,不能再等了,得抓紧去地府要人,不然一会儿她尸体彻底凉透,那就回天乏术。

    “通玄道长,你帮我个忙。”我一边从包里往外掏香烛,一边叫通玄过来帮忙。

    这小子刚好灌通悟喝了符水,正要帮大师兄推血过宫,听我叫他,低着脑袋跟刚过门的新媳妇一样低着头跑过来。

    “习师傅有什么吩咐?”

    “我要用起魂大法进地府,麻烦通玄道长看守指明灯。”我说着把蜡烛排成一圈,抱着沈冰就要躺在中间。

    这小子一听此话就瞪大了眼珠,跟吞了颗大个榴莲差点没噎死那模样,跟我惊讶的说道:“习师傅,进地府那可是传说,听说就算真能回来,也会掉层皮的。再说你为什么要……”他说到这儿,看着我怀里一动不动的沈冰,明白了怎么回事,就闭口不问了。

    我心里这会儿正急得不得了,哪有功夫跟他解释,心说还是正宗茅山弟子,一听进地府就吓成这副怂样,哥们已经是四进四出,再来三次就跟常山赵子龙媲美了。我跟他挥挥手说:“如果我天亮回不来,就把我们尸体送回尚城镇,拜托了。”躺在地上,就要用起魂大法。

    这时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来,身子边的一圈蜡烛齐刷刷的灭了。我慌忙坐起身,不对啊,这个洞密不透风,这风跟哪儿来的?

    我一转头,看到两股黑气从死门方向飘过来,迅速到了八卦图上。草,这两股黑气绝对是死鬼,竟然不怕八卦阵,难道又是两只与此岸花有关的恶鬼?正在纳闷的时候,两股黑气飘到跟前,突然露出两张十分诡异的面孔。

    一看到它们两张脸,我跟通玄都忍不住“啊”的同时惊叫一声。这不是死鬼,是地府鬼差,牛头马面!

    它们的名字估计大家都不陌生,那也是地府著名的鬼差,跟七爷八爷一样令鬼魂闻名丧胆,亦是地府十帅之一。不过两个家伙的脸就不敢恭维了,一个蓝哇哇的牛头,一个灰溜溜的马面,实在丑陋。七爷八爷要是比在它们哥俩跟前,那就是帅哥。

    我心里吃惊,它们同样是勾魂的鬼差,来这儿难道是勾沈冰魂的?

    我还真是猜对了,它们果然是来勾沈冰魂的。两个家伙冷冷的盯我一眼,各伸一只手,就要去抓沈冰。草他二大爷的,这如果一旦被它们拿住了,恐怕没有地府行政长官的命令,怕是不会松开的。

    “等等两位爷。”我把沈冰慌忙挪到一边,躲开它们的爪子。“沈冰天命不到,两位爷就通融一下,回头我送你们百颗补阴丸吧。”

    牛头脸上浮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此女天命到否,你去问察查司判官吧。”

    马面嗖地一下飘到我身后,伸长了手臂在沈冰头上一揪,就见一缕黑气握进他手里,原来沈冰的魂魄还没离开。牛头冲我冷冷一笑,跟马面一甩头,一齐往外飘走。

    我心里急了,可是跟它们动手那是找死,现在谁都指望不上,就想起了老祖宗,管他是不是月圆之夜,有没有拿法瓶,冲着死门方向大声叫道:“老祖宗,快来救命!”

    其实我也知道,叫也没用,老祖宗不可能出现,那不是跟落水之人想要拼命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吗。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牛头马面带着沈冰的魂魄隐入黑暗之中,我的心彻底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