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牛头马面

第六百八十五章 牛头马面

    正在绝望之际,忽地听到前面漆黑之中响起了老祖宗的声音,让我一下心花怒放,从地上跳了起来。

    “傍爷,马爷,请两位看在贫道面子上,放了这孩子吧。”

    傍爷是牛头,马爷就是马面了。牛头生前叫阿傍,所以大家都称为傍爷。至于马面,世人对他知之甚少,就称其为马爷。

    “嘿嘿,真阳子,这个我们做不了主,是察查司判官让我们兄弟两个来勾魂的,请让路吧!”

    由于他们都在黑暗里,我看不到他们只能听声音,听这牛头的语气对老祖宗还是有点顾忌,不然有鬼敢挡勾魂的差役,肯定一巴掌就给打进地狱了。

    “两位爷有话好商量,这孩子已经四进地府,最后一次还被抹除了记忆。再进一次纵然还阳,恐怕会变成痴傻之人。察查司判官那儿,贫道这就去说情,还望两位爷给个面子,先放了她吧。”老祖宗说。

    “没有察查司判官口令,我们弟兄不敢擅作主张。”草,这牛头跟八爷一样固执,不过没八爷可爱。

    “那好,我们一道回地府吧。”老祖宗叹口气说,我一听心里大急,怎么就这么稀松呢,好歹再磨一会儿,说不定就把他们哥俩给磨软了。才要开口,只听老祖宗又说:“我回去找找崔判官,据说在奈何桥上出现过一位冤魂,不愿投胎。孟婆念其可怜,收为义女,这件事我要跟崔判官好好说说去。”

    老祖宗这时候怎么扯到奈何桥了?哦,他可能是在东拉西扯,故意拖延时间找机会。我就闭上嘴巴等消息,一转头,见通玄整个人都傻了,两只眼珠里满是惊愕,他这辈子估计也就见过几只野鬼,哪见过地府鬼差,更别提有鬼魂敢跟牛头马面这么瞎扯了。

    “这个么,我们兄弟对此事也有耳闻。这件事还是我们回地府查查吧,就不劳真阳子真人大驾,您老不是还在闭关吗?”牛头一下子语气低弱,显得特别尊敬。

    草他二大爷,估计这是他们哥俩给做的冤假错案,给老祖宗抓住了小辫吧?

    “那这孩子呢?”老祖宗问。

    “既然真阳子真人亲自求情,我们哥俩怎么也要给您个面子。马弟,放了她咱们回去。真阳子真人,地府再见!”

    牛头话音落后,就见沈冰身子一阵颤抖,我心头一震,她的魂回来了!

    我急忙把她抱起来,冲通玄说道:“快烧一张净身符,调成符水。”

    “哦,好……”通玄被我一叫缓过神来,赶紧拿出一张净身符烧了,把自己带来的水壶拧下盖子倒上水,调入符灰递给我。

    我一边灌沈冰喝下符水,一边冲黑暗叫道:“老祖宗你别走,我还有事呢。”

    “嗯,我来了。”老祖宗阴沉着脸倏然出现在我们身边,吓得通玄手一抖,水壶叮咚落地。老祖宗阴郁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笑意说:“孩子不用怕,我跟你祖师爷有过一面之缘。”

    汗,你还提人家祖师爷,那是多少年老鬼了,生怕不知道你也是成精老鬼。通玄咕咚一声跪在地上,脸绷得紧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神色。

    “老前辈,晚辈跟您磕头了。”这小子还挺乖。

    “嗯,起来吧。”老祖宗在地上盘腿一坐,看着我怀里的沈冰说:“她没有及时喝净身符水,阴煞之气难以清除干净。回到家里,灌她喝一滴法水才能无事。”

    我说老祖宗你在她脑门上摸一下不就成了,记得在地府,他老人家就这么把丁瑞云和沈冰治好的。老祖宗摇头说,那是治疗鬼魂的法子,如今沈冰复活,怎么敢动用鬼阴之气给她治疗,治不好反而会加重阴气。

    老祖宗又让通玄用给他两个师兄脑门上祭一道清灵咒,不过一分钟,通觉和通悟都醒了。通玄又给大师兄推血过宫,帮他恢复元气。

    我问起刚才青冥箭的事,老祖宗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就是因为阳世间出现这道强盛青光,才让他出关来到阳间。正好赶上我这一叫,其实他老人家就在死门口站着呢,马上拦住了牛头马面。

    老祖宗说,正道之中除了茅山之外,共分三个分支,就是紫幽、苍灵和青冥。这原本是属于正一道教的不世出法术名称,因为其中一种法术没有百年道家修为都难以练成,更别说三种齐用了。所以后世弟子便各选其一为本派镇派神术,逐渐就形成了三个分支。我们习家和白云观都属青冥派传人,但太祖爷爷后来另立门户,白云观便成为青冥一支嫡系传人。

    青冥一支虽然千百年都没有人练成青冥之箭,但他们想出了一个另辟奇径的办法,就是魂魄化青冥。但凡有修炼青冥道气四十年修为之上的弟子,死后魂魄可化青冥之气,驻留有道法根基弟子之身。之后每逢月圆之夜,这位弟子便能使出一次青冥箭。只是这股青冥之气再不能像鬼魂一样有神智和言语,亦不能再变回魂魄投胎。

    我听了这话大吃一惊,原来我使出的真是青冥箭,确实是玄真变化而成的。他这种舍身化气的做法,那跟自杀没什么区别,只剩下一股道气留在我身上,魂魄不复存在。我不由叹口气,心里对他既感激又惋惜。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惋惜他这么一位当世道家高人,就此烟消云散。

    老祖宗也跟着唏嘘不已,说他在茅山跟俞松羽谈判了很长时间,并不想动手,因为这个鬼道鬼修非常高深,很难制服。一旦动手,将是玉石俱焚的结果。俞松羽也对他颇为忌惮,一边假意周旋,一边暗地跟术人勾结,收集了最后天女十二枚指甲,杀死那十二个宿命天姬,要重启天女阵。

    在最终关头,玄真迫不得已动手,跟俞松羽斗了个两败俱伤,结果被恶人轻松一刀杀死。我还算来得及时,又没被俞松羽给吓住,否则天女阵重新面世,不仅是我们死无葬身之地,整个茅山正道将会沦陷。

    这个他老人家不说我也猜出怎么回事了,但对于十二枚指甲和宿命天姬还不明白。

    老祖宗说,那十二个新死的道姑,便是轮回几世的宿命天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