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八十三章 鬼厉之术

第六百八十三章 鬼厉之术

    鬼厉与厉鬼虽然字同,但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鬼厉术是恶鬼最为凶猛残忍的一种鬼术,主要是以噬血变形,死尸惊煞为主,相当凶狠。狂吸四肢躯干血液上脑,将脑袋胀破,使它们鬼脸从中滋生,达到其魂魄与死尸融为一体的这么一个目的。

    要知道鬼魂在阳间属于一股飘泊的烟气,如同被剥了壳的鸡蛋,再厉害也容易被除掉。但如果借宿于死尸体中,就像穿了一层盔甲,来去纵横无往而不利。比如惊煞厉鬼一样,主要是因为鬼魂在死尸内,凶猛程度就非同一般。并且是自己尸身,有源源不断的尸灵之气供给,消耗不完的鬼气。

    它们一旦与死尸融为一体,那就跟惊煞厉鬼情形差相仿佛,不过要比惊煞厉鬼厉害得多,因它们不但数量多况且个个是得道多年的发鬼!

    我当时就怔在当地,这玩意哥们真没辙了,估计就算玄真不死,恐怕也没什么好法子,除非用三才阵。就像刚才我聚集道家气场一样,将通悟鼓胀的脸孔强压复原,使气血回流,然后用“青冥箭”从通悟眉心射入,将这群死三八来个串糖葫芦,保管一个个出不了通悟身子就化成青烟,被通悟身体给吸收了。

    可是别说青冥箭,就是三才阵现在都搞不成,通觉受伤不能摆阵,何况青冥箭这种法术,那不是高级了,那是超高级,没有百年的道家修为根本就别妄想练成这种令人神往的法术。我估摸着,我太祖爷爷曾经可能练成过,老祖宗恐怕都有点悬。

    通觉捂着伤口跑过来,痛的满头大汗,惊声叫道:“鬼厉之术!”

    通玄虽然法术不怎么样,可毕竟是正宗茅山弟子,也看出门道,焦急的冲师兄说:“这怎么办?”

    通觉一把握住我手臂激动的叫道:“习师傅,求你务必帮贫道一把,救我师弟!”

    我心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没用的,难道哥们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但我着实没什么把握,就算能摆三才阵,可并不能有十足把握bi出死三八,如果跟斗灵一样耗下去,搞不好大家会全军覆没。

    跟通觉点点头,我又摸着鼻子想办法。通玄可能以为我还在记仇,一咬牙说:“我们何必求他,不过一介山野村夫,能有什么本事。”

    我心里这个好气,抬头看着他冷笑说:“我要是有办法救你师兄呢?”

    “如果真能救我师兄,还是那句话,我跟你磕头叫爷爷!”这小子一脸坚决的神色。

    “好,就冲你这声爷爷,我一定会把通悟救了。”我回答的也非常果断。

    “你……卑鄙小人,占道爷便宜……”

    通觉皱眉道:“通玄,少说两句,听习师傅怎么安排。”

    通玄看了一眼师兄,愤愤不平的闭住嘴巴。

    我心想还是先救人要紧,至于后面会不会把我们全都拖累致死,那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想到这儿大声叫道:“摆三才阵!”

    通觉一点头,拔出桃木剑,首先占了人位,可见要把主持阵法天位留给我。可是通玄这混蛋却一步踏前,居然抢先占了天位,把地位留给我。草他二大爷的,哥们这会儿没工夫跟他怄气,赶紧摆好阵法是正经,转身占了地位。

    天位为阵法主持者,带动阵法变化,好在通玄是茅山弟子,对这种阵法演变非常熟悉,马上挺剑启动阵法。三人相互变位,将通悟围在中间,两把桃木剑一把铜钱剑,踏罡步斗,捏诀念咒,跟刚才我自个舞剑威力大了不止两三倍。

    阵中道气丛生,立刻就把通悟鼓胀的冬瓜脸给压回少许,但他眼珠中的绿光却越来越盛。正证明死三八们现在跟我们使出全力,就跟掰手腕一样开始较量了。

    鬼厉术纵然厉害,但毕竟是邪不压正,有两个正宗茅山弟子跟我搭档,很快道气厚积,将通悟的脸孔慢慢恢复成原状。我不由心里松了口气,看这架势,死三八是没机会耗死我们,倒是我们有机会把它们bi出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耐心一点就会成功。

    但通玄这小子脾气急躁,加上三才阵变化快速,剑舞不停,通觉没多大会儿就撑不住了,满脸大汗,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通玄一咬牙,挥剑就刺向通悟胸口,二大爷,这次你知道不刺人灵窍了?

    他这种冒失的行为,让我和通觉同时大吃一惊,现在形势对我们来说是特别有利,死三八们被困在三才阵里,出不去也不敢反扑,因为它们一动,阵法就会随之变化,会挖好坑等着它们送上门。现在出手等于破坏了阵法,给对方送了一份大礼。

    可是我们三人分处三个方位,阻拦来不及,急的我们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砰”地一声,通玄被打飞回去,铜钱剑也散落成一片片铜钱,洒落了一地。正好这小子从我头顶飞过,我往上一纵身把他抓住,迅速将他放在地上,递给他这把桃木剑。然后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铜钱,加上我口袋里的,一边跑向天位,一边用红绳串起铜钱,咬破手指,在铜钱上涂血,随之抖成一把铜钱剑,干净利落的做成。

    “沉住气,继续摆阵!”我冲满脸羞惭的通玄叫了一句,舞剑带动他们师兄弟俩变阵。

    可是通觉步伐踉跄,眼看支持不了多久,让我心里也开始没底了。要是他一趴下,大伙儿那就等死吧。我回头看了沈冰一眼,她还昏迷着,不然她倒是勉强能补充个数。

    “这样下去,你们必死无疑!”玄真老牛鼻子又在我耳朵边发出警告。

    我唉了一声,还用你说,哥们早就心知肚明,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我没开口,玄真又说:“我前几天从你老祖宗那儿学到一个‘魂魄化青冥’的绝世法术,今天就用我的魂魄帮你度过这个难关!”

    听了这话我一怔,什么意思,难道用你的魂魄当做青冥箭去射杀十二只死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