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要脸不要命

第六百七十一章 要脸不要命

    这一片坟地极其隐秘,在陡峭山坡之上,被一片长草包围,在下面看根本不会发现上面有坟头。而且这么艰险的陡坡,几乎难以攀爬,要不是从罗盘上定位,确定坟头就在上面,我们也不会冒险上去。

    刚刚上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前面有动静。我急忙关了手电,扯了一把沈冰,蹲在草丛之中。透过草丛缝隙往前看,现在月光又变得非常暗淡,可能与山坟阴气有关,眼前一片朦朦胧胧,隐约有人在这片坟头之间晃动。

    此刻山风又起,吹在身上有些冰凉,草,又是鬼阴风,不过没之前那么凶猛。

    眼前蓦地一亮,有人打开了手电,是三个道士。仔细再看,是通觉、通悟和通玄他们哥仨。通觉受伤很重,还能爬到这儿,牛鼻子不要小命了?

    见他们三人正聚精会神的商量什么,我怕突然开口把他们吓着,还是先躲一会儿看他要干吗,应该跟我来意相同,搞定这十二个坟头的。

    “是通觉,我们要不要过去?”沈冰趴在我肩头上小声问。

    我摇摇头。忽然感觉脖子上滑腻腻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落上去了。我疑神疑鬼的转过头,靠,是一只鬼虫!

    但我没敢出声,一是怕惊动了他们哥仨,而是怕吓到沈冰,只是捏个剑诀,快速把刚刚钻入脖子一半的鬼虫给划拉下去。然后伸头在沈冰身上以及我们俩周围找了一遍,确定只有这么一只鬼虫,才拔出桃木剑,一边轻声念着咒语,一边在我们围着我们两个画了个圆圈。

    现在阴风吹的长草发出簌簌声响,我拔剑画圈,全被这声音淹没了。

    “怎么了?”沈冰惊诧的问。

    我才要开口,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我们急忙抬头,却看不到他们三个人影,就看到手电光芒。我们站起身,这才发现有个倒在地上,其他两个蹲在地上手忙脚乱的。

    “快,师弟你快打开收鬼坛,我来帮通悟驱邪!”通觉焦急的叫道。

    “哦,可是背包怎么都打不开……啊,鬼虫!”通玄失声惊叫,在惨怖阴风之中显得特别惊心!

    可能是大批鬼虫来了,不然不可能让这家伙害怕成这样,因为风声的掩盖,就很难听到虫子的爬行声。我跟沈冰说:“你拿好八卦镜,蹲在这儿别动。”掏出一束香,匆忙跑过去。

    “谁?”通觉大声喝问。

    “我!”我跟着答道。

    “你是谁?”

    靠,服了你,连我声音都忘了。“我是习风!”说着已经跑到跟前,这时候看到坟头上爬满了鬼虫,各个昂着瘆人的鬼脸,让我忍不住浑身打个冷颤。通觉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通玄正在念咒焚符,在身周布阵。鬼虫一时爬到跟前打转,不敢冲进来。

    我看着躺在地上紧闭眼睛的通悟,问通觉:“他怎么了?”

    “他被发鬼的头发钻进喉咙了。”通觉说着不住搓手,一副焦急的神色。

    我说:“不怕,灌他尿液,会把鬼发吐出来的。”

    通觉和通玄同时一愣,继而通玄怒道:“你胡说什么,乡野匹夫,只会瞎出主意。”

    草他二大爷的,哥们是乡野匹夫不错,可是对付中邪一类情况,我们习家偏方很多。灌尿是最笨的一种方法,也最为管用。因为鬼发不同于鬼魂入体,用驱鬼的办法赶不出来,会被发鬼操纵缠住五脏六腑非给绞碎了不可。而鬼体毛发最怕污秽物,一碰这玩意就失去了鬼气。

    我不理会这小子,而是盯着通觉。他一皱眉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说道:“你这办法不知管用不管用,再说这事传到别派弟子耳中,我们还怎么抬得起头?”

    晕,你们是要面子还是要命啊,牛鼻子就是迂腐,修道把脑袋修傻了。

    “好,当我没说。我帮你们驱退鬼虫吧。”我说着拿出天雷地火符,然后把香cha在地上。

    “那个,灌尿真管用吗?”通觉半信半疑的又问我一句。

    我差点没趴下,亏你还修炼道术,鬼怕污秽物的事难道就不知道?我点点头,跟他说:“如果不管用,我也喝泡尿。”

    “师弟,那你就听他的,给通悟灌……吧。”

    “不行,我们修道之人岂可遭受饮尿之辱。”通玄怒气冲冲的瞪着我,似乎怪我带坏了他师兄。

    我懒得理他,那你们要脸就别要命,跟我瞪什么眼,死牛鼻子。我把符摆好,正好这时坟头上冒起屡屡黑气,看样子十二只发鬼要出来了,们集体二大爷,全烧死你们!

    “天雷隐隐撞金锺,神雷威烈摧帡蒙。龙雷震动地火红,烧尽邪魔无尘踪。急急如律令!”

    “啊,你要用天……”他们两个同时惊声大叫。

    他们话还没说完,那束香呼地燃起一团火焰,天雷地火符跟烧着。就听头顶“喀喇喇”打了一记焦雷,劈断了附近一棵大树,震的我心头一颤。香头上的火焰顿时笔直的往前烧出,一下将周围的鬼虫吞噬,形成一片火海!

    “吱吱……”

    惨叫声四起,声势非常浩大,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啊。听的我们心惊肉跳,并伴有发鬼的尖叫声。大功告成,鬼虫全灭,发鬼报销!

    沈冰急匆匆的跑过来,捂着耳朵说:“太吓人了。”

    我握住她的小手安慰一下,然后对通觉说:“我们赶快撤,恐怕对方要来报仇。”

    “哼,在茅山之上,怕他们什么?”通玄这小子一看鬼虫全部被烧着,完全没了怕意,拿出我是道士我怕谁那副牛逼样。

    “对,你两个师兄就是在茅山上被敌人暗算的。你们不撤我撤了,拜拜。”我拉住沈冰就要走。

    “等等,习师傅别跟我师弟一般见识,帮我们一把吧。”通觉在后面叫道。

    此刻他们三个之中有两个伤号,不靠我帮忙,就凭只会耍牛逼的通玄,怎么带两个师兄走。此刻通玄似乎被我那句讽刺给搞的满脸通红,也不做声,弯腰抱起通悟。我上前把通觉拉起来背在身上,往原路下山。

    但刚往下走了几步,忽然前面“澎”地烧起一把火,瞬间火苗子飞窜,将四周树木花草全都燃着了!

    我心头一紧,阴木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