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童子咒引鬼

第六百七十二章 童子咒引鬼

    通觉和通玄怎能不知道阴木之火的厉害,通玄立刻把通悟放在地上,叫道:“师兄,咱们摆两仪甘露阵……”

    “好,习师傅快把我放下来。”

    我差点没笑喷,这时候还有时间让你们摆什么甘露阵,开塞露都不好使。但我还是把通觉放下地,然后叫道:“沈冰转头。”

    “干吗?啊,你又脱裤子……”沈冰大叫一声。

    不脱裤子等烧死啊?你说沈冰一根筋,现在又搭上两头蠢驴,我算是倒霉透顶。一泡尿把火灭了,提起裤子把通觉背起来,冲沈冰甩下头,快步往下跑。好在上山艰难,下去的时候就顺利,陡峭的地方抱着通觉往下滑。

    来的时候用了半个小时,到下面就用了十多分钟。一到平地上,就把通觉放下来,让大伙儿集体关闭手电,然后一人发了一片艾叶贴在眉心上。我蹑了手足往右跑了几米,在地上轻轻挖了个小坑,拿出一团红绳打个活扣埋在里面,然后拉着这条红绳回到原地。

    “你又玩什么把戏?”沈冰小声问我。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掏出一张黄纸撕开折成一个小人,咬破手指在上面点了一滴血。然后放在地上,捏个法诀,轻声念了两句咒语,纸人突地从地上跳起来,往前一蹦一蹦的窜走了。

    “这个好玩,回去教我啊。”沈冰眉花眼笑的说。

    我点点头,伸出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噤声。通觉和通玄两个知道我在引鬼,但这办法他们从来没见过,都瞪大眼珠,满是好奇的神色。

    我心想你们见过啥啊,还茅山道士,鄙视你们。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没见识,因为这是大无量术里的邪派小把戏,专门引鬼用的。我现在发觉,这邪术越来越好使了。虽然是邪术,那要看分什么人使用,在好人手中会功德无量,而术人亦会用正宗道法,一样不是用来害人的?

    我们都屏住呼吸盯着纸人蹦跳出十几米,就在这时,从一棵大树后探出一只尖溜溜的脑袋,月光照在上面,发出黑亮光泽,特别的阴森诡异。

    沈冰一下捂住嘴巴,她还没见到过这只狡猾的死鬼,通觉和通玄也都眼珠瞪的更大。

    我指诀往右一拐,纸人跟着转弯,这只死鬼猫着腰探着两只手在后面跟着,一副唯恐被前面发现的模样,特别滑稽。纸人点了血祭了童子咒,在鬼眼中就变成了一个令死鬼馋涎欲滴的小灵童。

    在我们人的眼睛里,分辨不出小孩有什么不同。而在鬼眼中,一眼就看出哪个具有灵气的灵童,吃了会增长灵力的。这个死鬼既然玩鬼网又玩阴木之火,对灵童肯定倍加的喜欢。这一发现了灵童,把我们全都抛到了脑后。

    而具有灵气的童子,是不容易捕捉到的,所以这死玩意特别的小心谨慎。刚好纸人跳到我挖好的陷阱上,它就追到了,猛地往前一扑。一把抓住纸人,高兴的都笑出了声。

    “桀桀……嗷……”它跟着又是一声怪叫,为毛?被我一扯红绳,绳扣破土而出,正好套在它的手上。这都是算计好了的,就算它不扑这下,一脚踩上去,照样套上它的脚。

    这死玩意是相当的机灵,马上就烧了一把阴木之火,将红绳烧断。可是距离我们只不过几米的距离,在扯红绳之际我人已经往前窜出去了。红绳一断,我也扑倒跟前。正好红绳被瞬间焚烧成灰烬熄灭,我一把扭住这死玩意的胳膊,把早准备好了的镇鬼符啪地贴它胸口上。

    它“啊”又惨叫一声,用力挣扎一下,挣脱我的手,往前就跑。这死玩意太强悍了,就算是厉鬼胸口上贴了镇鬼符,也会乖乖被封住不动,它居然还能往前跑!

    不过我也太高估它了,就往前跑了几步,噗通一下栽倒在地上。我跟着跑过去,在它后背上又来一张镇鬼符。回头冲着看傻眼的通玄小声叫道:“拿你的收鬼坛过来。”

    “哦,来了,来了。通玄提着背包跑过来,丢在我面前。

    “拿出来啊。”我心说你没看哥们正扭着死鬼手臂,腾不出手吗?我遇上你这种蠢货,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刚才背包就打不开了,我估计是被恶鬼封住了。”这小子还煞有介事的跟我解释。

    我气的差点喷他一脸圣水,背包里装的是道家法器,哪只鬼有胆子动它啊?我越看他脑袋越大,最后给他一句评语:“蠢驴脖子上长猪头!”

    沈冰一溜小跑过来,拿手电照着背包拉链,整理几下就拉开了:“是拉链压了边,当然打不开。”

    通玄满脸通红的不住挠头,又忘了从里面拿出收鬼坛。被我催了一句,手忙脚乱的赶紧把东西掏出来递给我。收鬼坛就是一只手炉那么大的小瓷罐,在烧制的时候就刻了镇鬼咒语,然后又用朱砂描绘,就具有封鬼的法力了。

    我让沈冰把坛子盖揭开,对准这死鬼就要收了它。

    “爷,我什么都说,你别收我……呜呜,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爷就饶了我吧!”这死玩意竟然拿出电视里老套的求饶台词来糊弄我。

    “你说什么啊你,我又没问呢。”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

    “爷,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保证一字不落的告诉你。”这死玩意生前肯定是个做生意的,并且是个奸商,嘴皮子特油滑啊。

    这种东西一般不会对主人忠心,肯定能问出实话。于是问他:“你主人是谁?”

    “蓝登!”

    二大爷,还拉登呢,我手上一使劲,这小滑头惨叫一声:“爷,我没说谎,你干吗下狠手啊?”

    看样子不是说瞎话,就问他:“蓝登是谁?”

    “蓝登就是蓝登,我就知道叫什么名其余的就不知道……哎呦,爷,我说的实话,主人的名字我还是偷偷听到的,我到现在连自己叫什么都想不起。他这人可狠了,从不让我见到真面目,就指挥我出去害人。”这小滑头胳膊差点被我扭成了麻花,痛的是满头大汗。

    “他现在在哪儿你总知道吧?”我问。

    “知道,知道,他们去了昨晚那个水潭。”

    我心头一惊,这十二个发鬼被我用地火烧死,还去那里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