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章 千鬼姬

第六百七十章 千鬼姬

    草他二大爷的,连天雷地火符都敢碰,那我是真的该哭了,这简直就是阴间的滚刀肉,死鬼泼妇中的战斗机!

    我盯着这群可怕的鬼脸,心思飞转,想着破解的办法。对付发鬼,茅山古籍上只有一种法子,就是用天雷地火把头发烧光,那么鬼面失去灵力根源,也就变成了普通恶鬼,很容易降服。

    可是符没了,再画来不及啊。

    我眼睛在它们脸上转来转去,擦,为什么是十二个?那些坟莫非……

    转头再去看坟头,在鬼气丛生的黑雾中,一片坟头十分清晰的能够看到,一数正好十二个。这个数目跟天女阵暗合,又出现在破道观之前阻拦我们,那肯定是老杂碎搞出的天女阵雏形!

    坛子村阴宅壁画中的那些美少女,恐怕就是它们变化而出的。

    因为开始碰到这个叫小金的死三八,根本没感受到她身上一丝鬼气,我觉得那是因为鬼指甲的功效,使得她跟真人一样正常。但不露原形,鬼术是会受到限制的,就像当初在阴宅里,它们最后变成恶鬼噬咬付雪漫,那才是真身显露,跟眼前的情形一样,它们本来面目是发鬼,再加上在家门口,鬼力威不可挡!

    既然正宗茅山术里没有破解办法,只能往大无量术里搜寻了。现在发现,以邪制邪挺管用。

    正想着,发鬼不给时间了,各个瞪着血红眼珠,长发犹如千万条练蛇一般,朝我们两个激射而至。如果给缠上,非被活活勒死不可。我反手拉住沈冰往后急退,撒出铜钱布成铜钱阵,咒语还没念完,就见头发早把铜钱给卷住。

    “嗤嗤”头发上冒起青烟,但猛力往外一甩,八枚铜钱往各个不同方向甩飞。

    这一下暂时为我们抵挡了对方攻势,我此刻心急火燎,大无量术也想遍了,对付发鬼没招!

    正在这时,沈冰“啊”惊叫一声,我心头一惊,急忙回头,只见她跳着脚在蹦,指着地上叫:“老鼠!”

    晕倒,你说一只老鼠有什么可怕的,比发鬼还可怕吗?女孩就是胆子小,什么蟑螂老鼠能把她们吓死。

    不过你别说,我脑子里忽然就是灵光一闪,记得老爸曾经跟我讲过,似乎是发鬼怕老鼠。因为发鬼这种玩意,世间非常稀少,老爸也就一点而过,我也没用心记。现在想起来,记忆有点模糊。

    火燃眉毛了,还管他是不是,先试试再说。可是地上这只老鼠哧溜一下跑的无影无踪,靠,抓不到啊,我可没猫那么快速度。但立刻想起大无量术中有一种引鼠法,那是祸害人用的,只不过是个小窍门,不用符就是几句简单的咒语。不过前提必须附近有老鼠洞,你要到人民大会堂估计用这玩意就不好使了。

    “嘶嘶……”发鬼第二波攻势袭到,我先抓起一束香念了火铃咒。通天大火只是把铺天盖地而来的长发末梢烧的卷曲,并没伤了元气。

    可这也足以让发鬼有所忌惮,收回鬼发,给我一个暂时喘息的机会。

    我急忙捏个指诀,大声念道:“吾有摄心真言诀,敕令地鼠出洞阕。如若来顺吾,神鬼可停诀。如造不顺吾,山石可开裂。地鼠出行,吾奉三山九侯律令赦!”

    咒语一毕,就听四面八方传来“簌簌”爬行声,沈冰顿时就“嗷嗷”尖叫了几下,跳着脚叫道:“老鼠又来了,好多啊!”

    本来发鬼才要张发进行第三波攻势,突然看到成群结队的老鼠从四周涌过来,顿时一个个脸上都变了色。发鬼怕老鼠是什么原理我也搞不懂,要怪就怪当时没记住老爸讲的那些。但这些都不重要,能破发鬼就成了。

    这些老鼠恐怕不下几百只,它们长期居于地下,吸收地气精华,有个别名叫“地精”,所以根本不怕鬼阴风。并且好像就是发鬼的克星,冲着这十二张鬼脸就爬过去了。

    发鬼相互之间彼此对望一眼,气的咬牙切齿,又用狠戾的目光瞪向我。我还以为它们是不是又有其它厉害的招数使出来,哪知长发一阵剧烈颤抖,瞬间散开,随风飘远。老鼠呼啦一下,调转方向,跟着头发追去。

    十二张鬼脸蓦地分开,化成十二条黑气,各自迅速钻入一座座坟中。

    风势停歇,树声停止,四周浓重的鬼气也渐渐消退,露出天边一弯明月!

    沈冰抹了把头上汗珠,踮脚打量老鼠追去的方向,拍拍胸脯说:“千万别回来。”

    我大大松了口气,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瓜,看看四周,坟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拿手电来回寻找,也没看到影子。看来这十二座山坟不在这儿,估计就在附近,是临时用来对付我们移到跟前的。

    “我们还去不去找破道观?”沈冰估计是被发鬼吓破胆了,弱弱的问我。

    我摸着鼻子想了想,现在十二发鬼被打退,那对方肯定会在破道观摆下陷阱等着我去。我不如给他来个迂回战术,先偷袭了这十二发鬼,引他们出洞,然后趁破道观空虚再直捣黄龙!

    “不去破道观,去找这十二座坟。”

    找坟就容易了,拿出罗盘,念了咒语,看着海底指针,不住转动搜寻坟地阴气。最后指向左前方,我冲沈冰一甩脑袋,大步朝那边走去。这个方向没有路,满地荆棘,本来破破烂烂的衣服,变的更加破烂。

    “你带的什么路啊,诚心刮破我衣服要过眼瘾是吧?”沈冰撅嘴说。

    我嘿嘿一笑,如果我真有这心,念一遍解带咒,比这好使多了。

    “对了,那个发鬼是怎么回事啊,看你刚才紧张的熊样。”沈冰问道。

    晕,我紧张归紧张,啥时候出现熊样了?臭丫头就知道寒碜我。

    我跟她解释说,发鬼这个词是出自日本,还有两个别名,叫邪门姬和千鬼姬。但其实小日本的历史文化来自哪儿啊,还不是来自我们中国?所以像他们所谓的百鬼,那都是从我们老祖宗那儿抄袭过去的。

    我们老祖宗也称这种鬼叫发鬼或是千鬼姬,那在茅山古籍里是有记载的。传说女人生前因嫉妒别人比自己美丽,死后便会怨念丛生,见到漂亮的女孩便会杀死,并且以她们的血来沐浴保养鬼体。并将杀死的鬼脑袋藏于长发之下,越藏越多,就被称为千鬼姬!